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靈異 > 九鬼壓棺

更新時間:2019-11-11 17:17:55

九鬼壓棺 連載中

九鬼壓棺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桃花渡 分類:靈異 主角:李北斗程星河

主角是李北斗程星河的書名叫《九鬼壓棺》,本小說的作者是桃花渡創作的靈異故事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剛搬來的女租戶總聽見臥室內有異響,向我求助,我一看監控就讓她立刻搬家.........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九鬼壓棺 第19章 你會望氣 免費試讀

第19章你會望氣

這女的貴為天師府的人,竟然跟鼠須是一路貨?不,更重要的是,他們弄**什么?我要錢沒錢要身份沒身份,難道要倒賣我的腎?一個個一表人才的,怎么比斧頭幫還黑。

還有古玩店老板,好歹算是看著我長大的,我一沒刨他家墳二沒踹他家門,竟然這么坑我。

這時那個女的蹲下來,面無表情的看著我,像是沒拿我當人,而是當什么個物品在觀察—好像是在給我相面。

這一下,她跟的很近,我聞到了一股子木料的香氣,帶著點清冷帶著點神秘,跟她特別相配。

不得不承認,雖然我知道她不是好人,但顏值即正義,她長得是真好看。

但就在這個念頭浮起來的一瞬間,我的右手食指跟同時被一萬根針刺了一樣,炸了似的疼,前頭是疼過幾次,但全沒有這次這么厲害,我沒忍住就慘叫了一聲。

那個女的挑起了眉毛看摁我的人,那幾個人立馬慌了,趕緊自證清白:“不是我弄的不是我弄的。”

我一尋思,索性來了個就坡下驢,戲精附體哀嚎了起來—我已經看好,門的位置就在那女的背后,只要這些大漢一松手,我有信心能找機會竄出去。

小時候老頭兒揍我,我都能從他的鐵掌下滑出去,這幫仗著人多欺負人少的東西算個屁。

果然,那女的開了口:“松開。”

這個聲音......簡直讓人心尖發顫,真好聽!

食指上的疼本來退下去了,但是隨著我這個想法,比特么剛才更疼了一倍,硬要形容的話,就好像指尖**進了轉筆刀里削一樣!

我暴了一腦殼的汗,后槽牙快咬碎了,不過我覺出來,摁著我的手全縮了回去了。

等的就是這一刻,我用最快的速度從地上翻起來,貼著那女的左邊,就往門外躥了過去—我反應一直比普通人快,更何況練過田徑,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攔得住我。

可我萬萬沒想到,那個女的非常輕盈的轉身,用幾乎跟我一樣快的速度攀上了我的胳膊,纖纖細指重重往后一拉,我就看見天花板在我眼前飛過,接著聽到腦勺后一聲脆響,劇痛才蔓延開來,一股子濕意在我頭發下擴散,流血了。

周圍噤若寒蟬,我以仰面八叉的全新姿態,重新躺在了地上,看著頭頂的豪華吊燈,終于明白那些人為什么這么怕這個女的了。

那個女的跟沒事兒人一樣,居高臨下,冷冷的說道:“怎么不喊了?”

張無忌說過一句話,原句記不清楚了,大概意思就是長得好看的女人都不是好鳥,果然沒錯。

那女的蹲下,我看到自己一張臉倒映在了她寒潭似得鳳眼里,她接著說:“我親自問你,那珠子哪里來的?”

“我說是鳥窩里掏出來的,你信嗎?”

她還沒說話,剛才那個審問我的老頭兒冷冷的說道:“胡說八道!蛟珠還能自己飛到鳥窩里?”

蛟珠?真的假的?

三舅姥爺給我講過,蛇成氣候為蛟,蛟成氣候為龍,會修行的動物都有內丹,蛟龍就是靠著修蛟珠化龍的,傳說中這東西吃下去要成仙的!

難不成,夢里的女人給我這個,是對我好?

這時一個一臉精悍的年輕男人冷著臉插嘴:“杜先生,我看這小子嫌疑很重,不如把他帶回去慢慢審。”

我在腦震蕩的余韻里慢慢清醒過來道:“你們瘋了,你們這是犯法的知道嗎!”

那個年輕男人眼神還是很冷:“那種法管不了我們的事。”

這時,我看到這個年輕男人臉上的氣,忍不住說道:“你撩不到喜歡的妹子心火旺,正沒地方發泄呢是不是?我告訴你,人家瞧不就是因為你心胸狹窄,疑心重,沒事不能找找自己原因,少坑害無辜?”

這話一出口,周圍的人全愣了,不可思議的望著那個精悍男人。

那男的表情也變了:“你說什么?”

這男的奸門失火,一片大赤,顯然是求而不得,心焦氣躁想表現,無奈何眉間發烏,我看就是因為這個,人家才不會正眼看他。

那男的頓時很尷尬,周圍的人顯然也心知肚明,都像是忍著笑。

那個被稱為杜先生的女的看著我,忽然說道:“你會望氣?”

這時,外面傳來了一片尖叫聲,還有東西翻倒的聲音,我想起外面是珠寶行,心說難道來劫匪了?

不對......還有一個聲音—窸窸窣窣,物體滑行的聲音!

我一錯眼,從門縫里看見了古玩店里出現過的淡青色,立馬忍著頭痛爬了起來:“有東西進來了!”

話音未落,門咣的一下被沖開,我一瞅,一身雞皮疙瘩全炸起來了。

外面是數不清的蛇!

那些蛇,跟古玩店老板門面里的一樣,顏色各異,數量驚人,上次是蛇地毯,這是是蛇洪水!

而且,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從外面響了起來:“你們誰偷了我的東西,還給我!”

門廊外面站著一個細瘦女人的身影,身上帶著淡淡的青氣—三角臉!

雖然情況來的很急,但這些人竟然都能訓練有素的應對,果然是精英,我反應很快,發現窗戶挺大,決定從窗戶外面翻出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從玻璃的反光上,看到那個姓杜的女人有點不對勁兒。

其他的人都在對付蛇,唯獨她臉色蒼白一動不動,雖然像是在努力克制,但是兩只手微微發抖。

她好像很怕蛇。

偏巧就在這個時候,她前面一個人被蛇纏了腳,倒在了地上,其余的蛇順著那倒下的人,就滑到了她腳下。

她也沒有剛才對付我的能耐了,拼命往后退,可身后正是一張桌子,根本退無可退。我還看出來了,她災厄宮一股子黑氣,顯然最近會遇上劫難,難道就是現在這情況?

我也不知道自己咋想的,兩步躥過去,就把她背在身上了。

很久之后每當我回憶起這個決定,都覺得當時可能是吃錯藥了。

而那些蛇跟之前一樣,一碰到我,好像我比它們還毒似得,拼命往后退,又一次給我讓出了一條路。

姓杜的女人難以置信的看著我,我則回身就往窗戶那跑,但姓杜的女人立刻用胳膊勒住我:“等一下!”

我火頭子頓時就上來了,救你是情分,不救你是本分,你還真拿我當馬騎是怎么著?

可還沒等罵出來,我就知道她為什么這么做了—那個珠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掉在了地上,一條蛇正要把珠子給吞下去。

我心說好人做到底,就當我上輩子欠你的吧,于是我一手反按住她的腿,一手撈起了珠子—這個姿勢非常曖昧,我感覺出來,她貼著我的皮膚瞬間就燙了起來。

珠子到手,剩下的天師府的人還被蛇的洪流纏住,我跑到窗戶那,可一伸頭差點罵了娘—我還忘了,這是七樓,跳下去就得血濺當場。

但窗戶下面有個空調外機,正能容一只腳,我要是順著往下踩,說不定還真能逃出去。

于是我就問這個姓杜的:“你有恐高癥嗎?”

她勉強搖了搖頭。

那就好,不過這下手里就攥不了珠子了,反正平時也是不干不凈吃了沒病,就把珠子塞在了嘴里,一手背她一手攀窗,利落的就跳下去了。

結果一拉欄桿,就給我燙了一個哆嗦,好險沒松了手,對了,今天三十五度,鐵欄桿被曬的能烤火腿腸。但我還是咬牙堅持住了—我手上掛的是兩條人命,扛不住也得扛。

姓杜的女人盯著我的手,抿了抿嘴,想說什么,但沒說出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又粗又長的東西冷不丁的從上面垂了下來,是個蛇,正對著我們吐信子—四顆尖牙,是毒蛇。

姓杜的女人頓時一緊張,胳膊一下把我勒緊了,她雖然輕,但好歹也是好幾十斤的分量,我腳底下踩的又不實,一下就帶的我給側翻了下去。

風在我耳邊呼嘯而過,我心里唯一的念頭竟然是很慶幸—幸虧我已經把醫藥費湊夠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只手不知道從哪兒伸了出來,攥在了我的手腕上。

這只手油膩膩的,沾著點椒鹽。

程星河的頭從一面窗戶里探出來,嘴里還嚼著點臘肉。

我大吃一驚:“你怎么來了?”

這貨不是在醫院睡覺嗎?

程星河瞅著我,痛心疾首的說道:“你說話講不講良心,我不是來救你的,還能是來偷臘肉的?”

我看像。

等安全著陸,我的心又提起來了,這女的身手了得,不會還要鐵面無私的抓我吧?我一個人不是對手,不知道加上程星河能不能夠用。

那女的似乎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說道:“你放心,我看出來了—你不像是賊,我信你。”

是啊,天底下哪兒有救捕快的賊呢!算她有點人性。

對了,珠子還在我這,最多我還給她。

可想到了這里,我才傻了眼—,珠子剛才還含在嘴里,什么時候沒的?那玩意兒也不小,我竟然怎么咽的都不知道?

我只得不好意思的說:“要不,等我上廁所上出來再還給你吧,放心,到時我給你沖干凈了。”

姓杜的臉色一青,勉強說道:“不用了,那蛟珠......出不來了。”

我胃里是胃酸,又不是硫酸,按說溶解不了吧?

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江瘸子和我這不到四十天的命,我就問姓杜的:“既然你們來了,那我正好就問問,你們跟九鬼壓棺......”

可這話沒說完,我就覺出程星河偷偷踩了我一腳,顯然是不想讓我說。

咋了?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個機會好嗎?

可姓杜的已經聽出來了:“你也知道九鬼壓棺的事兒?”

我多了個心眼,就模棱兩可的說道:“算是吧,聽說九鬼壓棺底下的東西被你們天師府給放出來了......”

“不是。”姓杜的斬釘截鐵的說道:“那東西確實已經被人帶走了,但我們也正在抓那個人—不知道那人是什么來歷,為了那個東西,連命都不要了。”

我后心頓時涼了—我,就是帶走那個東西的人。于是我就問她這是什么意思?

她就告訴我:“按理說那東西根本出不來—除非有一個特殊命格的人,以自己的身體為容器,把它帶出來,那東西只要在那人的身體棲息四十九天,就以那人的命為血祭,重獲自由了。”

所謂的特殊命格,就是辰年辰月辰日辰時出生的?

我壓住越來越緊的心跳問,那如果找到那個容器,你們怎么辦?

她輕描淡寫的回答:“活埋回九鬼壓棺地,把局修補上。”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