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報告帝少,嬌妻要落跑

更新時間:2019-11-11 15:15:42

報告帝少,嬌妻要落跑 連載中

報告帝少,嬌妻要落跑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北姜 分類:言情 主角:秦暮然帝無玦

主角叫秦暮然帝無玦的小說是《報告帝少,嬌妻要落跑》,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北姜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微博服務器癱瘓那天,秦暮然才后知后覺,自己跟龍城手眼通天的大佬結婚了。她看著照片上的小紅本本,憤怒質問,“二爺,你什么時候偷了我的戶口本!”“做他的嬸嬸,我幫你報仇,不好?”男人將她圈在懷里,安撫貓兒...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報告帝少,嬌妻要落跑 第九章心如鼓擂 免費試讀

“不過什么?”一旁的梁青,立刻追問。

她的情緒顯得有點兒過于激動了,似乎有些失望的樣子,整個病房的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她的身上。

“我是擔心暮然懷上死胎,會受罪呢。”梁青當即反應過來,輕聲解釋道。

醫生點了點頭,回道,“不過現在醫學技術這么發達,只要懷上了,我們就會盡最大的努力幫秦小姐保住孩子,問題不會很大。”

“而且,是越早要孩子越好,秦小姐現在的年齡很適合,若是到了二十八周歲以上,會非常困難。”

要孩子??

秦暮然現在相當懷疑,這醫生是帝老爺子請來的托兒!故意催著她跟帝非恒結婚要寶寶!

“我才二十二歲。”秦暮然想了想,認真地回道,“還有六年呢,而且爺爺先前已經同意了,等我畢業再談婚事。”

醫生面色凝重地回答,“六年是很長,但問題是帝少血型跟您的血型相斥,很難成功懷上,所以,得趁早。”

秦暮然聽著,忍不住微微皺眉。

“這樣,不會拖累了帝家么?這個,是只要用雙方的一點兒血液就能測得出嗎?”一旁梁青,又輕聲開口道。

秦暮然眉頭皺得更深,掃了眼梁青,她這狼子野心,未免也表現得太突出了。

這是要秦楚楚替上她的意思?

一想到秦楚楚,她立刻轉眸,望向站在角落里的秦楚楚。

秦楚楚正呆呆地看著帝非恒,若有所思的樣子。

她站在那兒,穿著一條潔白的連衣裙,一雙干凈的淺藍色高跟鞋,出淤泥而不染,就像以前一樣,怯生生的樣子。

秦暮然還記得自己十一歲那年第一次看到秦楚楚,她也是穿著一件白色的棉布裙,一雙干凈的白色球鞋,剛上初中的年紀,亭亭玉立,笑起來的時候有些靦腆,會臉紅。

就像現在一樣,不小心跟帝非恒觸上了視線,便像受了驚的兔子,臉微微紅地別開了視線。

可以這么說,自從媽媽和爺爺走了之后,秦暮然幾乎沒有感受過家的溫暖。

后來也只有秦楚楚偶爾護著她,正因為如此,在秦家大難臨頭的時候,她才會愿意為了秦楚楚犧牲自己。

沒想到,她曾經最喜歡的家人,現在卻背叛了她。

想起來,真有些諷刺。

她默不作聲盯著二人看了幾眼,忽然低聲開口問,“姐姐,那你覺得呢?”

假如,秦楚楚是真的看上了帝非恒,她可以讓給秦楚楚,她可以完完全全跟秦家和帝家,撇清關系,并且從此以后,老死不相往來。

大不了,就是少了帝非恒這個朋友而已。

“我不知道,這畢竟是你跟非恒兩人的事情,還是聽醫生和家長們的吧......”秦楚楚對于秦暮然忽然的發問,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朝帝非恒看了眼,才猶豫地回道。

秦暮然看著她的樣子,眼神越發的冷淡,反,“真的?你心里真的是這么想的?”

門外,戰修正好要推門而入。

他和輪椅上的帝無玦,都清清楚楚聽到了里面的談話。

他下意識回頭,看了眼帝無玦臉上的表情。

果然,帝無玦的臉色,已經陰沉到暴風雨要降臨的樣子。

很明顯,這是老爺子安排的,老爺子這是要將帝非恒和秦暮然的好事,提上日程了。

里面,秦暮然正要繼續往下說,病房門忽然從外面打開了。

打斷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秦暮然還沒回頭,便察覺到,有一道灼熱的視線,要灼穿她一般,定在了她后背。

不用看她就能猜到,是帝無玦進來了。

“二爺您來了。”門口的人恭恭敬敬地招呼。

秦家的是畢恭畢敬地,站在了一旁,生怕擋了帝無玦進來的道。

帝無玦坐在輪椅上,是戰修推他進來的。

秦暮然回頭,悄悄瞟了他一眼,心里忍不住念著,帝無玦這腿上的該不是黑科技假肢吧?怎么時好時壞?

眼看著帝無玦直接沖著床邊來了,秦暮然下意識往邊上避了下。

好巧不巧,戰修松開了輪椅,往邊上站了站,正好擋住了她的退路。

于是,秦暮然便只能被堵在了床頭柜跟床沿,還有帝無玦輪椅之間的三角區域里。

位置有些尷尬。

帝無玦抬眸掃了她一眼,忽然,微微俯身,朝她湊近了些。

他身形高大,至少有一米九的個子,坐在輪椅上,也只比她矮了半頭。

稍稍靠近些,就是能感受得到他氣息的距離。

他猝不及防的靠近,讓秦暮然避無可避,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之類的魔術,渾身都僵硬得不成樣子。

隨后,眼睜睜地看著他,擦著她的肩膀,將手上的一份檔案袋,遞到了病床上躺著的帝非恒手邊。

直到他收回手,控制著輪椅稍稍后退了半米,秦暮然才悄悄松了口氣。

原來他只是為了給帝非恒遞東西,不是為了靠近她。

心如鼓擂是什么意思,她今天總算體會到了。

而且連著體會到了三次!

車上一次,衛生間一次,加上剛才。

她早晚都要被這個男人嚇出心臟病來!

“前天的檢查結果。”帝無玦面無表情地,再自然不過地,朝帝非恒簡短解釋。

說罷,淡淡掃了眼秦暮然微紅的小臉。

說實話,他就是故意的。

他在門口實在聽不下去了,她要直接把帝非恒讓給秦楚楚,忍氣吞聲委屈自己?真是蠢得可以。

即便秦暮然將來肯定是他的,但是,也絕不能讓秦楚楚占了便宜。

怎么著,也得讓秦楚楚受點兒屈辱才行。

他決不允許,他在乎的女人,受到一丁點的委屈。

因為帝無玦的到來,室內陷入了一片靜謐,終止了方才的話題。

帝無玦不開口說話,誰都不敢吱聲。

一片沉寂間,帝無玦忽然將目光,轉向了秦楚楚,低聲開口道,“護士方才說,秦大小姐是最早到的。”

“該不是,昨晚就在這兒?剛起床?”

帝無玦的問話太過于犀利。

秦楚楚愣了下,立刻慌慌張張地解釋,“帝叔叔開玩笑了,我怎么可能......”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