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公子爺,夫人又給家里賺錢了

更新時間:2019-11-11 13:19:25

公子爺,夫人又給家里賺錢了 連載中

公子爺,夫人又給家里賺錢了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鳥源 分類:穿越文 主角:葉青羅唐冥

精品小說《公子爺,夫人又給家里賺錢了》是鳥源所編寫的穿越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葉青羅唐冥,書中主要講述了:葉青羅被對手暗害,死去后在另一個朝代復活,閻王說,“地獄滿員了,你可一定要多救些人啊。”穿越成藥館的女掌柜,葉青羅不光要和二叔斗智斗勇。醫圣堂的少東家也時常來騷擾她。葉青羅,“你也是來搶我生意的嗎?”...展開

本書標簽: 異世小說 逆襲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公子爺,夫人又給家里賺錢了 第一章 藥材全枯 免費試讀

一聲槍響炸開在耳邊,葉青羅猛地睜開眼睛,彈坐而起,眼底驚魂未定。

一雙黑瘦的小手握上她的手腕,染著哭腔的童音在耳邊響起:“姐姐,你醒了!藥材鋪的姜老板又來催貨了。娘親都被他們氣哭了,怎么辦啊?”

姐姐?娘親?催貨?

葉青羅仿佛僵硬的機器人一般扭過頭,看著蹲在床前的黑瘦小豆丁,約莫六七歲,鼻子哭得通紅,眼巴巴瞅著她,好不可憐。

“我......”

她不是在去醫學研討會的路上,被死對頭開槍暗殺了嗎?

這又是什么地方?

葉青羅懵了一瞬,腦袋忽然如同炸開一般,陌生的記憶一骨碌涌入腦海:

她穿越了。

原主是葉家村一名藥材店掌柜的女兒,可近日剛剛接下一批供貨訂單,自家種植的藥材卻一夜之間全都枯死。

藥材商姜老板天天上門催貨,今日更是不耐煩地動了粗,將原主推倒在地,磕暈過去,這才有她穿越過來這一出。

消化掉原主的記憶,聽著門外吵吵嚷嚷的聲音,葉青羅揉了揉脹痛的腦袋爬起來,拉著弟弟的手安撫:“別哭了,姐姐會解決的,你待在屋里別亂跑。”

小豆丁葉青文點點頭,抹了一把眼淚,總覺得姐姐有哪里不同了,可是他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只知道她眼底的光特別漂亮,讓人不自覺信服。

葉青羅出了門,只見一身著華麗衣袍的中年男子指著母親的鼻子罵:“說好了今天交貨,你一句藥材死光了就把我打發了,我的損失誰來賠?你今天要是不交出貨來,我就去衙門告你們。”

“姜老板息怒。”葉青羅眸光一沉,連忙上前扶著搖搖欲墜的母親。

她抬眸緊緊盯著肥頭大耳姜老板,皮笑肉不笑地說,“您要的是藥材,咱們好好談便是,何必如此大動干戈?這要真是上了公堂,您今日又是動手又是砸東西,誰先賠償還不一定呢!”

“你個小丫頭腦袋磕傻了吧?”

姜老板揚眉,冷冷地瞪著她,“你們接了單子不給貨,還有理了?真以為我不敢抓你們去公堂挨板子么?”

“阿羅,你別......”

葉母自知理虧,連忙拉住沖動的女兒,低聲勸道:“咱們有錯在先,別得罪了他,真要賠償,到時候連藥材鋪都保不住,這可是你爹大半輩子的心血啊。”

“娘,我不會讓爹的心血毀于一旦的。”

葉青羅拍拍她的手,將葉母攔在身后,挺直腰板信誓旦旦道:“姜老板,按照規矩,交貨日若有意外,可以延期三日,逾期未交,自當按合約賠償。今日是交貨日,但是家里確實出了些情況,您要貨,也得給我們時間重新籌備。三日后必然如期交貨。”

姜老板‘喲呵’了一聲,顯然有些詫異:“這悶丫頭摔了一跤腦子還真靈光了不少。三日后若是我取不到貨,損失可就大了去了。”

“您放心。”葉青羅自信一笑,“若三日內無法交貨,我們任憑處置,照單賠償。”

打發走了姜老板,葉青羅松了一口氣,回身扶著母親:“娘,您沒事吧?”

既然占用了原主的身子,她必然會替她照顧好家里的孤兒寡母,不被人欺負了去。

葉母卻是愣神地看著女兒,突然覺得她很陌生:“阿羅,你好像......突然變了很多。”

以前的阿羅性格軟綿綿的,木訥又倔強,哪里會和方才一般能說會道,氣勢十足的?仿佛她從來就是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一般。

葉青羅眸光一閃,忽然抱著母親嘆了一口氣:“娘,不是我變了,是形勢容不得我們不變。您不是也說了,爹雖然去了,可是藥材鋪子是他畢生的心血,弟弟還小,我作為長女,一定要肩負起守護的,自然不能同從前一般任人欺負。”

提起葉父,果然轉移了葉母的主意力,頓時熱淚盈眶。

“阿羅,你長大了,你爹看到會很欣慰的......可是,三天,我們怎么交的上貨?地里的藥材都死光了。”

葉青羅眼眸一瞇:“好端端的藥材怎么會一夜之間死光了呢?這其中必然有什么貓膩,我去地里看看,您別擔心。”

她前世出身百年醫藥世家,在業內也是頗有名氣,前往藥材地里檢查一番,便敏銳地發覺這藥材地是被人打了藥,所以才會在一夜之間枯萎。

再仔細查看,隱約還能發現男子的腳印,按照深淺和干燥程度,作案時間應該是昨夜凌晨時分。

葉青羅彎腰量了一下腳印,僅憑腳碼很難斷定害人者是誰,眼角余光一轉,忽然在一束藥草根部發現了一枚衣服扣子,黑色紐扣,上頭還連著一根擠細的黃棉線。

村里大多數都是自給自足的農民,衣物多為自己縫制的粗麻線,能用的起黃棉線的人不多。

帶著疑慮回了家,剛進門便聽到一道熟悉尖銳的男聲。

“大嫂,你怎么能說我趁火打劫呢?如今你地里的藥材都枯死了,三天之內你上哪兒去補齊這么大一批訂單?你又哪里去找這么多錢補貨?”

葉青羅推開門,笑盈盈地看著男子:“那按照二叔的意思,我們應該怎么辦呢?”

沉著臉的葉母見女兒回來,連忙上前冷聲道:“別聽你二叔胡說,咱們就是死,也不能賣了你爹留下的鋪子,否則百年之后我有什么臉面下去見他?”

“阿羅啊,咱們都是一家人,我還能害你們不成?”葉山生得濃眉虎目,分明是英氣的長相,可偏偏眼底噙著陰謀算計。

他唇角掛著看似溫和的笑,可越笑就越讓人不舒服,宛如搖著尾巴的黃鼠狼,還眼巴巴裝小兔兔騙人。

“只要你們把鋪子與藥材地給了二叔,我那里有路子,能在三天內幫你籌齊藥材交給姜老板,此事不就完美解決了?”

葉青羅安撫性地拍拍母親焦躁的手,微微一笑。

“二叔若真想幫忙,不如先籌齊貨源交給姜老板,錢和貨就當是侄女跟您借的,利息都給您算上,如何?”

葉山的假笑僵住了:“葉青羅,你這話什么意思?嘲諷我算計你們家那點破地和破鋪子?”

“怎么會?二叔盛意拳拳,我只是無福消受罷了。”

葉青羅掃了一眼他身上的黃棉緞衣,小腹上三寸少了一顆黑色的扣子,因為他氣得胸口起伏,甚至可以看到外衣開了縫。

她捏緊了手心里那枚扣子,心底有了定數,不由沉下臉。

“我們家的藥材一夜之間被歹人下藥枯萎,二叔若真有心,不如看在我爹的面子上,幫忙查查看,侄女不勝感激。”

葉山眸光一閃,冷著臉上前一步。

“什么下藥不下藥的?我看你就是不知好歹,沒事找事。哼,既然如此,等三天后你交不上貨被人告上衙門,可別來求我。”

他怒氣沖沖地摔門離開,葉青羅轉身看向他的背影,攤開手里的這一枚扣子,冷聲道:“好一個人面獸心的二叔。”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