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滿園花開之農家好女

更新時間:2019-11-11 12:21:54

滿園花開之農家好女 已完結

滿園花開之農家好女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朝兒思 分類:穿越文 主角:蘇沐顏容錦夜

《滿園花開之農家好女》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穿越古代小說,作者是朝兒思,小說主角是蘇沐顏容錦夜,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她奈何一遭穿越穿到土財主家的獨女身上,原主是皇后唯一的嫡女,但她被后妃謀害,流落宮外。如果不是被地主夫妻所救,她早就死翹翹了。穿越后她發現上天厚待給了她靈泉空間,于是她致力于發家致富,培養勢力去報仇,...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滿園花開之農家好女 主角:蘇沐顏容錦夜 08 免費試讀

蘇沐顏揚唇微笑,不動聲色。

這兩個人她有些印象,一個是刑部尚書的兒子叫李泰,另一個是禮部尚書的兒子叫宋問,都是和璃王玩得比較好的紈绔子弟。

容錦承微微皺著眉,“原來三哥還有其他客人,即是如此那我就不打擾了—”

“哎—”璃王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想要離開的容錦承,“五弟你可不能走,哪里還有什么其他客人,這兩個都是我的朋友,一起叫過來給五弟熱鬧熱鬧的,你要是不自在我馬上叫他們走!”

“那倒不必。”容錦承眉頭皺了一下又松開,隨即自己落了座。

他和容錦璃不一樣,素來不喜歡和這些紈绔子弟玩在一起,但是真這么把人轟走未免也太不給刑部尚書和禮部尚書面子了,把人得罪得太徹底對自己也沒什么好處。

蘇沐顏一看容錦承坐了,自己也不等人招呼二話不說也拉了張椅子坐了下去,抄起筷子盯著滿桌的美食兩眼放光!

她沒有察覺到,她落座的同時已經有幾雙目光同時盯著她,都是一臉不敢置信。

這張圓桌坐八個人都不會擠,他們現在六個人已經有兩張相鄰的位子被占,容錦承挑了李泰旁邊的位子,左手邊的位子空著,而蘇沐顏…

看也不看,直接拉開了離她最近的椅子,坐到了宋問旁邊,和容錦承直接隔開了兩個人。

一向削尖了腦袋往靖王身邊鉆的蘇沐顏居然…變性了?

“這個水晶蒸餃不錯,剛端上來的還熱騰著呢,郡主嘗嘗?”左手邊的宋問是個非常有眼力勁的人,一見蘇沐顏那架勢立刻主動招呼了起來,把自己面前的一個小籠屜挪動了蘇沐顏面前。

“謝謝!”蘇沐顏不客氣地接過籠屜,夾起一只水晶蒸餃塞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咳!”璃王一聲咳嗽拉回了眾人的思緒,朝蘇綾月做了個“請”的手勢,“綾月妹妹也坐,沒事的你不要掛心集訓那邊的事情,連五弟自己人都在這里,誰敢議論你的不是?況且綾月妹妹你已經這么出色了,就算不集訓也一定能打得那些小嘍羅滿地找牙!”

蘇綾月笑了一下,正想在蘇沐顏旁邊坐下,誰知突然一道紅影閃過,眨眼過后璃王已經擠到了蘇沐顏旁邊,她只得稍稍往旁邊挪了一下,挨著靖王坐下了。

璃王首先舉杯,“今日這頓飯是要給五弟接風的,這第一杯酒我敬五弟!”

容錦承舉杯回應,“三哥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一會還要去集訓,酒我就不喝了。”

李泰立刻大喇喇地開口,“靖王爺多慮了,我和宋兄一會也是要去集訓的,我們倆也都陪著靖王爺一起喝!”

宋問也幫腔,“所謂小酌怡情大飲傷身,只是一杯的話應該不會有事的。”

言罷幾人先后一仰脖子灌下了一杯,就連蘇綾月見狀也出于禮儀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喝空了。

容錦承面前的酒杯卻仍舊沒動,“我今早起來覺得胃不是很舒服,所以…”

璃王忽的面色一冷,笑道,“怎么?我好心為你接風你連杯酒都不肯喝,怕我當眾毒死你不成?”

空氣瞬間一凝,眾人大氣不敢出。

璃王和靖王的斗爭由來已久,但畢竟那是暗處的事情,明面上大家還是好兄弟,兄友弟恭,和諧得不得了,突然一下把這話擺在明面上講,真是讓人措手不及!

“不,三哥誤會了,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容錦承也是慌忙解釋,同時握著酒杯的手指已經微微僵硬,目光瞥向某處,“我只是…”

差不多了吧!你玩夠了沒有!還不快點來幫我把這杯酒喝掉啊!

蘇沐顏感到有道強烈的視線不停地朝她逼射而來,實在是太強烈了,弄得她都不好意思裝不知道了,只得非常不舍地放下筷子抬頭瞄了一眼—

容錦承幽深的目光可怕得像是要!

蘇沐顏一個激靈,迅速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剛才盡顧著吃了,完全沒有留意到你們在說什么,都等我呢吧?真的不好意思啊!”

“蘇沐顏你…”容錦承整個人都木了,他對桂花過敏,這酒是桂花釀他根本沾都不能沾,所有人都不知道,但是蘇沐顏是一定知道的!

她知道,此刻居然沒事人一樣把自己的酒喝了還低頭吃吃吃?故意想報復自己嗎?

蘇沐顏突然低呼了一聲,“你們怎么都不動筷子?就我一個人吃也太不好意思了吧…”

說著微微低下了頭,長睫垂下遮住墨玉一般的眸子,眉眼間那一抹小可憐忽然就一下抓住了人心,令人不由得一陣疼惜。

璃王來不及思考已經忙道,“動筷子!都動筷子!”

李泰和宋問立刻抄起筷子胡亂地夾了菜就往嘴里塞,蘇綾月略一猶豫,也往自己碗里夾了個水晶蒸餃,但是沒有吃。

容錦承那杯酒的問題就這么被胡亂地糊弄過去了,但是靖王殿下不高興,很不高興。

他絲毫沒有覺得蘇沐顏剛才那一通插科打諢幫他解了圍,更覺剛才蘇沐顏的舉動是將他推向危險邊緣的報復,唯自己馬首是瞻的蘇沐顏居然不聽話了?這令他心中一陣煩躁!

“水晶蒸餃沒了啊?要不要再給郡主要一籠過來?”宋問眼尖,立馬發現蘇沐顏面前的籠屜空了。

蘇沐顏笑著搖了搖頭,“不用了,我想吃點別的。”

“哦,那郡主可以嘗嘗這個三鮮豆腐,還有這個如意卷也不錯,這個玫瑰餅甜而不膩,是臨仙樓的招牌點心…”宋問一說起來就滔滔不絕,顯然是臨仙樓的常客。

隔著一個李泰的容錦承輕咳一聲,神色不悅,“不是來給本王接風的嗎?怎么都去招待別人了。”

眾人愣了一秒,李泰反應最快,抄起桌上的酒壺就忙站了起來,“來來來!靖王爺喝酒!喝酒!”

容錦承那一瞬間的臉拉得比馬還長!

蘇沐顏差點沒忍住就當場笑出聲來,對桂花過敏,這酒又剛好是桂花釀,還是臨仙樓的桂花釀,沒個三五年的都不好意思端出來,這一杯下肚容錦承今天恐怕會死得很難看!

還不止如此,蘇沐顏知道容錦承不是怕在眾人面前丟臉,而是怕自己的一個致命弱點暴露在人前,尤其是暴露在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璃王面前,很可能會成為對手今后對付自己的一個契機。

其實今天蘇沐顏倒也不是故意要讓容錦承難堪的,起先她還真的不知道容錦承那么緊張的原因,不過一杯酒下肚記憶里立刻出現了三年前的一幕。

當初蘇沐顏為了討好容錦承特意花了大價錢搞到了江南的金桂獻寶似的送到了靖王府,結果容錦承愣是一個多月沒出門,對外宣稱說是染上了風寒,其實哪里是什么風寒?

蘇沐顏低頭淺嘗了一口桂花釀,掩住唇邊的笑意,滿口生津~

一頓飯吃了一個多時辰,太陽都已經從東方地平線跳到了頭頂掛著,街道不知何時已經人來人往,熙攘非凡。

“喲,有點意思!”忽聽得靠著窗口的李泰說了一句,一臉興味盎然。

“怎么?”璃王立刻被挑起了興趣,探頭朝那個方向眺望了一下,“下面是奴隸市場?怎么聚集了這么多人?”

“嗯,”李泰點點頭,摩拳擦掌,“估計是有什么好貨色!”

雖然這個世界擁有天能的大多是統治階級,但也不是絕對,正如永這樣的豪門也能生出蘇沐顏這種來也一樣,寒門也可能會有天能者出現。

所謂的好貨色,就是這樣擁有天能的奴隸,主人可以用特殊的方法把奴隸身上的能力吸收過來,失去了天能的奴隸當然也會隨之成為一具尸體。

這樣的做法雖然有些殘忍,但是奴隸嘛,誰又會真正去在意這樣一群人的死活?

李泰就是一個比較熱衷于這種事情的人,此刻已經有些按耐不住。

璃王招呼了一聲,“要不…我們也下去湊個熱鬧?”

容錦承徑自起身,“我看還是不必了吧,已經在這里耽誤太多時間了—”

“一起去看看吧五弟!”璃王更快一步攔在了他面前,笑盈盈地看著他,“說不定會有什么意外收獲呢?”

容錦承略一猶豫,其他幾人都已經紛紛起身,璃王干脆拽了容錦承一把,“反正也已經這個時辰了,去看看也不會怎么樣,五弟你總是這么不合群可不是好事哦~”

奴隸市場在臨仙樓背后的一條街上,剛才李泰的位置剛好就對著這條街,此時果然是人潮涌動,一行六人下來沒走幾步路就被擠散了。

蘇沐顏漫無目的地被人潮推著往前擠,腦子里一團亂七八糟聲音。

“主人!這里好熱鬧好好玩的樣子!我們再往前面一點!再前面一點!”

蘇沐顏右耳上一顆血紅的寶石耳環搖搖晃晃,閃爍著漂亮的色澤,她皺了皺眉,“作為一塊活了七百多年的靈石你能不能稍微有點老人家的樣子?”

“什么老人家?人家才七百三十一歲,在靈石里還很年輕呢!”耳環跳躍了幾下扯得蘇沐顏耳垂疼,忙按住了流炎,并暗暗警告,“再亂動我就把你丟出去!”

“主人~~”軟軟糯糯的聲音無限委屈,七百多歲的火舞流炎也跟過好幾任主人了,哪一個不是將它視若珍寶?怎么偏這個女人一點風情也不解,自己選主的時候是不是稍微沖動了一點啊…

“好!二十三兩銀子成交!”不知不覺蘇沐顏已經擠到了第一排,臺子上的人牙子剛敲定了一筆生意,紅光滿面地忙活著,和買主交賣身契,收銀子,一系列動作利落非常。

蘇沐顏看了一眼剛被轉手邁出去的奴隸,是個十二三歲的小丫頭,倒還有些姿色。

鏘鏘鏘鏘—

人牙子突然敲起了羅,“各位!各位!今天的重頭戲來了,為了抓這家伙可廢了我老大的力氣了!”

人牙子說著走到了一個鐵籠前,那籠子用黑布罩著,一開始就擺在那里,注意的人已經觀察很久了。

蘇沐顏看著那籠子,不知怎么的心里生出了很不舒服的感覺。

黑布的一角被抓住,人牙子猛地一扯,高呼一聲,“五百兩起價!”

黑布掉落,籠子猛地一震!

眾人一陣驚慌慌亂逃竄,但仍有躲避不及的被籠子的震地波掀翻在地,狼狽不已!

雖然事出突然,但蘇沐顏冷靜的頭腦卻沒有受到絲毫波及,震地波襲來的一瞬她輕巧一跳,堪堪避過。

時機、高度,都掌握的相當精準!

同樣是在第一排的,其他人可就沒有這么幸運了,一下子就東倒西歪了一大片,安然無恙站著的蘇沐顏一下子就顯得特別鶴立雞群。

“巧合?”璃王細長的狐貍眼微微瞇起,眸光閃爍,同時長臂一伸,及時抱住了差點被人撞翻的蘇綾月,轉頭微笑,“綾月妹妹沒事吧?”

蘇綾月有些惱怒地避開了璃王的視線,悶聲道,“我沒事!”

像她這樣的高手居然差點在這種地方摔倒著實是丟臉的,更丟臉的是連蘇沐顏都好好地站著,她怎么能摔倒?

其實蘇綾月還是對自己要求太高了,她和蘇沐顏畢竟所處的位置不同,臺上發生了什么蘇沐顏一眼就能看到,但是她處在人群中段,就算再怎么及時反應也避免不了前后左右的人對她的影響。

“沒事就好,看來最后的這個奴隸的確很有意思呵…”璃王眼中興味盎然。

蘇沐顏怔怔的抬著頭,看到碩大的鐵籠子里一團看不清是什么的東西立在那里,勉強可以辨認出依稀的人形,蓬亂打結的頭發,臟污難辨的破敗衣衫,周身充斥著濃重的血腥氣,散發出強大氣勢莫名地令人膽寒!

“大家不要慌張!這個奴隸只是突然見了光不太習慣哈哈…現在已經沒事了!”人牙子手忙腳亂地從地上爬起來,自己剛才都被掀翻出去了,還讓別人不要慌。

說著為了證實自己說的話似的,人牙子大著膽子靠近了幾步,抬腳粗暴地踹了幾下籠子,發出哐哐哐地刺耳聲音,“看吧!現在已經沒事了沒事了—啊!”

一句話沒說完籠子又是猛地一震,一聲震耳欲聾的劇烈嘶吼破籠而出!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