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真愛難逃

更新時間:2019-11-11 10:34:24

真愛難逃 連載中

真愛難逃

來源:微閱云 作者:紫荊 分類:言情 主角:周寅林顏

主角叫周寅林顏的小說叫《真愛難逃》,是作者紫荊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在未婚夫倒下的那天,我去求了周寅,他只問了我一句:拿你換他的命,你換不換?我沒有選擇,我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真愛難逃 第三章領證 免費試讀

憤怒與羞愧充斥著我的全身,我慌亂地抓了抓頭發,企圖能掩蓋一些,不料這樣的舉動更加引人注目。

在眾人的側目中我倉皇逃出電梯。迎面就撞上了趕來的周寅。

他用黑色風衣裹住我,右手扣住我的后腦勺,笑著說:“這么著急見我?”

醫院大廳人來人往,這樣親熱的戲碼太另類了,我聽到周圍的人都在切切私語,更害怕被熟人看見,畢竟昨天我剛剛和紹成舉行了訂婚禮,至少半個市區的人都知道了吧?

我用力推開周寅,頭也不回地向門口跑去。看見周寅的車,二話不說就坐進了副駕駛。

周寅也隨后進來,帶著一臉得意的笑,“這么害羞啊?”說著他伸過右手要撥弄我的頭發。

我感覺到他的手頓住了,扭頭對上他瞪得大大的眼睛,他又定神看了一下,一把把我的臉撈過去。

他的呼吸噴在我的臉上,一下比一下重,“誰打的?”他咬牙切齒地問。

我一下子反應過來,用力推他的手,好不容易坐正身子,剛想開口。他卻一下子解開了安全帶。

我搶在他要開車門的時候拉住了他,“你要干嘛?”

“我看看是哪個不要命的敢打我老婆!”他眼里迸出火光,從牙縫里蹦出這幾個字。

我知道他的脾氣,生怕他回去,紹成的情況剛剛穩定,不能再出事了。我趕緊說:“你不是要領證嗎?再不去就中午了,難道要等到下午嗎?”

他楞了一下,回過頭看我,帶著不可置信地眼神,“你,是不是怕我回去找他們。”

“是!”我看著他的眼睛,沒有一絲猶豫。

他一拳砸在方向盤上,好半天,他扭頭看向我,“你真的愛梁紹成?”

“愛,如果不愛,我會和他訂婚嗎?”

我的話刺激到了他,他連安全帶都不系了,直接發動車子,竄了出去。

看著沖動的周寅,我想起三年前的我們,那時候他也是這么莽撞,自私又自我,霸道不講理,什么事都是他說了算,其實這樣的周寅讓我很累。

三年過去了,他似乎沒怎么變,還是那么霸道,做事不計后果。

“等一下,”我裝作突然想起來,“我沒有帶戶口簿,戶口簿在我姑姑的別墅那里。”

“我一早就過去拿了。”

我心里一驚,他還真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看來今天是非領證不可了嗎?

到了門口,因為是快到中午了,人不多,只有幾對人在我們前面排隊。

終于輪到了我們,面對著,我突然緊張起來,填表的時候名字都寫錯了。

是位大姐,她探過頭來看著我,說道:“小姑娘,你是不是不舒服,臉色這么白啊?”

“昨天沒睡好,一會兒辦完了回家補覺。”周寅插嘴道。

大姐看看他,又看看我,眼神在我身上來回打量,突然像是發現了什么,她掩嘴偷笑了一下,“哦哦,明白了,趕緊填吧。照片照了嗎?”

我才想起來,我們沒照合照。下意識去看向周寅。

只見周寅淡定的從包里拿出兩張我們的合影,標準的紅底大頭照,我倆身穿白襯衫,笑的歲月靜好的樣子。

“這?”我都不知道他從哪兒變出來的。

他沒有理我,直接交給了那位大姐。

沒想到登記這么快就辦完了,看著鋼印打在紅色的結婚證上,我真的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好像眼前的一切都與我無關一樣,我們沒有父母的見證,沒有一起拍合影,甚至連戶口簿都是他帶來的,我只需要出個面,簽個字,就把結婚證給領了,這一切怎么都像是過家家一樣。

我渾渾噩噩地跟他回到家,剛關上門,我就被他圈在懷里。

我倆的外套被他扔在玄關處,他就那樣直直地抱著我沖向二樓的房間,當他要覆身下來的時候,我本能的別過頭去。

他慢慢撫摸著我發紅的臉頰,我能感到他略帶難受的心疼,他吻著我的下巴,一路到耳垂,就在他要進行下一步時,我阻止了他。

“我從昨天就沒有洗澡,我先去洗一下,好嗎?”

他在我身上一動不動,帶著情欲的熱氣噴到我的耳朵里,“不好,做完再洗,我和你一起洗。”

任何人都無法撼動他的決定,我只能被動承受,昨天的撕裂感再次襲來,我本能的害怕起來,瑟縮著身體。

他的動作比昨天要溫柔許多,一直在找我的敏感點,但我仍舊無法投入。

就在他急不可耐的時候,巨大的敲門聲,把我們倆都嚇了一跳。

我趕緊推他,示意他去外面看看。

他粗喘著氣息在我胸前,似乎有些發怒,無比深邃的眼神望向我,“我都已經進去了!”

我一下子紅了臉,拼命捶打他,罵他混蛋。卻被他一把抓住手腕,直接按在我的頭頂上方。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我怎么混蛋了?嗯?你說。”

臉上似有炭火炙烤著我一般,我剛要罵他,卻聽見門外的動靜更大了。

“周寅!你是要我進去嗎?”

我倆都愣住了,是周寅媽媽譚芳的聲音,我看見他咽了口口水,鼻子里哼出長氣,不情不愿地起來穿衣服。

就在他離開后,我迅速從衣柜里找了一件周寅的T恤穿在身上,躡手躡腳的出了門。

我停在二樓的旋轉樓梯上,剛好能聽見他們在客廳的談話,我側著身子,防止他們發現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探聽什么,但是身體支配著我,我就這樣做了。

過了好久,周寅母親才開口,“你拿了戶口簿,是要干什么?”

“我和顏顏領證了。”

又是長時間的沉默,我能聽到譚芳在竭力壓制自己的怒火而發出粗重的呼吸。

“梁紹成的事跟你有關嗎?”

紹成的事和周寅有關?我一下子豎起了耳朵,生怕遺漏一個字。

“沒有。”周寅答得簡單干脆,語氣透露著不耐煩。

“你覺得我信嗎?”譚芳的語調抬高了好幾度。

“你愛信不信!現在想管我了,早干什么去了?”周寅一下站起來,把譚芳扔在客廳,三步兩步就朝樓上走來。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來不及轉身就和周寅的目光撞到了一起。我順著他的身后,看到了追上來的譚芳。

看到我,她先是楞了一下,隨后是一臉的不屑。或許我根本不值得她廢一句口舌,她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

周寅快步上樓,拉著我的胳膊就往臥室走,我一把甩開,惡狠狠地瞪著他。

“是你害的紹成?”

他的眼神比我還狠,嚇得我倒退幾步,“不是!”

斬釘截鐵的回答,反而讓我有些不敢確定,可能在我心底還是不相信周寅會做出這樣的事吧,就算他再自私,也不能做出傷害人命的事。

但他接下來的話將我當場嚇住,“要是的,我根本不會給他藥!我早讓他死干凈了!你要是不想讓他死快點,最好死心塌地跟我過日子!”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