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之我的1993

更新時間:2019-11-10 14:08:17

重生之我的1993 已完結

重生之我的1993

來源:掌讀520 作者:大漠孤煙 分類:重生 主角:張一鳴王發

主角叫張一鳴王發的小說是《重生之我的1993》,本小說的作者是大漠孤煙傾心創作的一本重生都市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張一鳴的人生,終結在了男人四十一枝花的年齡。再睜眼竟回到三十年前。那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張一鳴將重來的人生過成了詩和遠方,財富和夢想,親情和愛情,他都要。...展開

本書標簽: 未來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之我的1993 第7章 第一桶金 免費試讀

回到家,張一鳴簡單的吃了一口飯就再次扎進了屋子里,一直到晚上十點多,一份詳細的營銷方案出爐了。

因為之前就已經和劉雄談好了交易的條件,第二天一早,王發和張一鳴去了銀行,把一萬塊錢給劉雄匯了過去。

張一鳴知道劉雄是個非常講究信用的人,所以根本就不擔心會出問題,從銀行回來,他就按照計劃好的營銷方案開始準備。

三天后,第一批零部件通過客車發到了通遠縣的貨站,看著包裝的嚴嚴實實的紙箱子,王發激動的眼眶有些發熱。

“你把零件拆開,跟著我一起組裝。”

張一鳴沒有藏私,把安裝的步驟仔仔細細的給王發演示了幾遍,起初王發組裝的速度很慢,還經常出錯,但是連續組裝了幾次之后,就開始熟練起來了。

第二天一早,通遠縣的大街小巷忽然多了幾輛三輪車,車身上都蒙著印有BP機和大發通訊字樣的噴繪布,車把上還綁著擴音喇叭,一遍一遍的播放著事先錄好的促銷廣告語。

大發通訊店的門口,則是站了兩個身材高挑穿著紅色旗袍的年輕美女,地上鋪著地毯,門口還用各種顏色的氣球做了個十分好看的拱門,上面拉著‘大發通訊第一屆通訊節讓利大酬賓’的橫幅。

這些個宣傳手段在未來基本上都是爛大街的,但在這個年代,可是別出心裁的很,從早上開始,就不斷的有人圍在大發通訊的門口看熱鬧,男女老少都有。

張一鳴看到來的人差不多了,讓王發把事先準備好的削土豆皮的削刀當做禮物送給圍觀的人,并且告訴這些人,只要他們幫著宣傳,領來顧客的,但凡成交,就給他們發紅包。

大發通訊店的BP機價格原本就不高,宣傳手段又多,當天,就了七臺,一直到晚上閉店,王發都激動的坐不下。

他真是沒想到,錢竟然這么容易就到手了。

七臺BP機,以前他一個月也賣不出去這么多臺啊,而且,現在,BP機的成本比之前減少了差不多三分之二,刨除各種費用,每臺的凈利潤也在1300多,真的是讓人想都想不到啊!

“小鳴,這是8000塊錢,你先拿去。”

王發忽然點出了一摞鈔票,遞給了張一鳴。

“大發哥,BP機還沒都賣出去,先不用把錢給我,而且,也沒有這么多。”

張一鳴自然推辭。

“你拿著吧,我知道,你小子肯定是需要用錢,反正這錢早晚得分給你,你先拿去應急,剩下的再另算。”

張一鳴沒想到王發竟然會這樣做,心里既意外又覺得感動。

“大發哥,謝謝,那我就先拿著了,我明天一早再過來。”

“還是我送你吧,你個毛小子,再被人惦記上。”

張一鳴想想也是,這么多錢在這年代已經算得上是巨款了,真要是被搶了,那他哭都沒處哭去,這時候可不像是二十年后,天眼遍布大街小巷,真要是被搶了,只能認栽,于是對著王發點點頭。

王發關了店門,把停在旁邊胡同里的摩托推出來。

王發摩托車騎的不算太好,中間有兩次差點翻到馬路牙子上去,張一鳴被驚出了一身冷汗,生怕自己好容易了,再被王發直接給交代了,那就真是千古奇冤了。

在距離自己家還有一條胡同的時候,張一鳴讓王發停了車。

“大發哥,謝謝,天太晚了,我就不請你到家里坐了,明天見啊。”

“行了,你進去吧。”

王發知道,張一鳴這是不想讓自己知道他家住在哪,他也不是個強人所難的人,畢竟現在,即使張一鳴真的有什么問題,他也不怕,再怎么說還有已經組裝好的十三臺BP機在店里呢。

張一鳴回到家的時候,張河山也已經下班了,正坐在沙發上抽旱煙。

“你去哪了?”

張河山的語氣不太好,他聽老婆說了,張一鳴這幾天天天都在外面晃悠,范玲玲一問,就說是去同學家了,但張河山知道,張一鳴根本就沒說實話。

“爸,等會我媽和我奶出來,我有事和你們說。”

張一鳴的身上背著一個軍綠色的斜挎包,王發給他的八千塊錢就裝在里面。

在上一世,這八千塊錢,都不夠他請人在洗浴中心消費一次的,可現在,這八千塊錢卻重如千斤,因為它們不僅僅是錢,還是這個家未來的希望,還是父母和奶奶以及自己新生的希望。

范玲玲和秦芳從廚房出來,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大眼瞪小眼的父子倆。

“鳴鳴回來了,正好,洗洗手吃飯。”

范玲玲能看出來丈夫的心情似乎不太好,至于為什么她也能猜出個大概,這段日子,為了給兒子治病,他到處奔波,身上背負著巨大的經濟壓力,那些借了錢的親戚,這兩天陸續的有人上門來要錢,張河山原本是個從來不跟人張嘴的人,現在竟然被人追著要債,心情不好是很正常的。

“媽,奶奶,你們過來坐,我有話跟你們說。”

范玲玲和秦芳都是一愣,覺得很奇怪,因為他們能感覺到,張一鳴臉上的神色很嚴肅。

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還是按照張一鳴說的,坐在了飯桌旁邊。

張一鳴咳嗽了一聲,緩緩的打開了自己隨身的挎包,一伸手,就把八千塊錢拿出來,放到了桌子上。

屋子里頓時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安靜。

在略微有些昏黃的燈光下,厚厚的一摞淡藍色的百元大鈔泛出異樣的光芒。

“張一鳴,你說,這幾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良久,張河山站了起來,眼睛通紅,舉起來對著張一鳴的食指控制不住的顫抖,聲音也滿是壓抑著的憤怒,好像是一座到了噴發臨界值的火山。

范玲玲從來沒看到丈夫有過這樣駭人的神情,下意識的就往張一鳴的身邊靠過去,盡管她對這突然出現的八千塊錢抱有巨大的懷疑,可是,這并不意味著她就能接受丈夫對兒子可能會進行的責備。

秦芳也是一樣,在張河山站起來的一瞬間,就動作干脆的直接把張一鳴護在了身后。

看著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的舉動,張一鳴的心就像是有溫熱的潮水一波波的蔓延開。

“爸,這桌子上的每一分錢都是干凈的,沒有一分是搶的偷的。”

張一鳴也站了起來,這一幕是在他預料中的,畢竟,換了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辦法相信,一個十六歲的孩子能夠靠著自己的力量在幾天內賺到這么大一筆巨款。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