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幸孕

更新時間:2019-11-10 11:04:21

幸孕 已完結

幸孕

來源:微閱云 作者:放飛愛的雨夜 分類:言情 主角:寧文清皇甫皓

《幸孕》是由作者放飛愛的雨夜著作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幸孕》精彩節選:丑惡。寧文清腦子里只剩下這個詞語。相愛多年的男朋友,自己從小疼愛的堂妹......這兩個世界上最最親近的人竟然以這樣不堪的方式背叛了自己,既然如此,她也不用再去挽回什么了。轉過身,皇甫皓卻淡然地摟著她...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幸孕 第一章:稀里糊涂的 免費試讀

燈光璀璨而曖昧,將茶幾上的半杯紅酒折射出一種令人炫目的光暈。

寧文清赤身裸體地躺在那張寬大舒適的床上,甜蜜而又期待地等待著男朋友魏澤遠的到來。

這間房間的裝修十分豪華,天花板上懸掛著一盞巨大璀璨的水晶燈,室內一切裝潢都是昂貴的名牌。這么豪華的酒店,向來節儉的兩個人平時是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的。

如果不是今天是他們的戀愛四周年紀念日......

想到這里,寧文清不禁紅了臉,她不由得想起剛才跟魏澤遠通電話時,對方溫柔而意味不明的話語。

“文清,希望今晚我們可以一起度過一個甜蜜而又難忘的夜晚。”

寧文清向來是一個保守的女人,可是她已經認定了魏澤遠是自己摯愛一生的人,反正早晚都會有這一天,那么,早一點兒晚一點兒應該也沒有太大的關系吧。

沉穩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很快,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走進了房間,順勢關上了大燈,整個房間里頓時一片昏暗。

寧文清有些緊張地閉上雙眼,房間里非常安靜,只有彼此的呼吸聲和男人脫衣服的窸窣聲。

“寶貝兒,你身上怎么這么涼?”

那男人很快鉆進被子,緊緊地摟住寧文清,寬厚的手掌在她曼妙的身體上不斷游走。

或許是因為剛才喝了一些酒的緣故,寧文清覺得魏澤遠的聲音聽起來和平時有些不一樣,不過她也顧不上想太多。因為下一秒,男人就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嘴唇,舌尖帶著攻城略地般的狠勁兒在她全身游走,所到之處無不燃起陣陣火焰。

“嗯......”寧文清有些難耐地抱住男人肌肉緊實的背,忐忑而緊張地期待著下一步的到來。

“這就等不及了?”

男人邪魅一笑,在她鎖骨上印上一吻,身體的動作逐漸激烈起來......

昏黃的燈光將那對纏綿的男女照得迷離而曖昧,窗外的夜色也抵擋不住這一室旖旎的風光。

“啊!”

早上七點多鐘正是萬籟俱靜的時刻,房間內歡愛過后曖昧而寧靜的氣氛卻被一聲刺耳的尖叫所打破。

寧文清慌亂地扯著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

“你是誰?為什么會在我的房間!”

強行按下心中的慌亂與無助,寧文清大聲質問著。此時此刻她根本不敢去想魏澤遠,他在哪里?他昨晚為什么沒有來?

他要是知道自己和一個陌生男人......

想到這里,寧文清感覺眼中仿佛有什么液體即將流下來,她將頭一揚,硬生生憋回了滿腔熱淚。

“怎么,想?”

床上的男人此時一邊慢條斯理地穿衣服,一邊一臉漫不經心地看著她,寧文清越看那張臉越覺得眼熟,這個人,這個人不就是經常登上財經新聞的那位,皇甫集團皇甫皓么?

看著寧文清用一種略帶吃驚的神色打量著自己,皇甫皓明白她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了。眉頭微微皺起。

她和別的女人一樣,看中的只是皇甫皓這個名字背后所象征的財富與權勢。

心中暗暗滋生出一股怒氣,皇甫皓冷冰冰地看著寧文清:

“你是誰?是你自己來的,還是有人指使你來討好我?”

“這句話正是我要問你的,你為什么會在我的房間?”

強忍住內心巨大的絕望和恐懼,寧文清強作鎮定地。

皇甫皓皺皺眉頭,心中充滿了厭惡。他向來智商超群,自然很快就想通昨晚的不對勁兒。

那種如同火燒一般難耐的感覺,分明是被下了藥!而下藥的那個人......

皇甫皓危險地瞇起眼睛,眼前赤身裸體的女人,昨晚一夜都在他身下婉轉承歡,而她又是知道自己身份的。

顯而易見,這個女人一定是對自己下了藥,趁機和自己發生關系,想要以此得到些什么。

不屑地看了一眼全身略微顫抖的寧文清,皇甫皓冷笑著從西服口袋里掏出張卡,狠狠地摔在了寧文清的面前:

“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得太多了,不要以為爬上我的床就入得了我的眼。這張卡就當做我買你一夜的價錢,以后別讓我再看見你。”

這樣的羞辱怎么忍得下去!寧文清猛然抬頭,將卡扔到皇甫皓腳邊:

“你把我當什么人了?我不是!”

皇甫皓本來已經準備出門,聽到這句話又冷笑著回過頭,以一種略帶不屑和嘲諷的目光將寧文清上下打量了一邊:

“哦?你看看你的樣子,不是是什么?”

輕地扔下這句話,皇甫皓衣冠楚楚地揚長而去,寧文清被他那句話氣得臉頰通紅,一低頭卻看見自己渾身密密麻麻的吻痕。

是啊,她平白無故地和一個陌生男人上了床,和又有什么兩樣呢?

強撐著身子從床上爬起來穿好衣服,寧文清只覺得全身上下刀割一般的疼痛,她平時滴酒不沾,昨晚為了活躍氣氛喝了些酒,皇甫皓又要得太狠,現在還真有些吃不消。

帶著滿身的傷痕和心中的悲慟走出房間,寧文清這才發現房間的門牌號并不是他們預定的“1102”而是隔壁的“1101”.

這是,連命運都喜歡捉弄自己么?寧文清苦笑,魏澤遠昨晚沒見到自己,估計是以為自己害羞不愿意去,所以自己先回去了吧。

戀愛四年,寧文清一直保守而羞澀,魏澤遠幾次三番地暗示,她只裝作聽不懂,要是魏澤遠知道自己昨晚和一個陌生男人......

痛苦地閉上眼睛,寧文清一遍又一遍在心里安慰自己,魏澤遠的人品是信得過的,只要自己好好跟他解釋,他們還是可以回到從前。

帶著忐忑,恐懼和些微的期盼,寧文清準備先回到家準備換件衣服。剛打開家里的大門就看見一片狼藉,從大門口到臥室,一路蜿蜒的是女人的高跟鞋,男人的襯衫,領帶,以及一整套的蕾絲內衣。

地上那條銀灰色的領帶如同淬了毒的匕首,深深刺痛了蘇岑的雙眼。

那是她拿到第一個月工資后,送給魏澤遠的禮物。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