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一夢南柯

更新時間:2019-11-09 11:07:29

一夢南柯 連載中

一夢南柯

來源:暴風看書 作者:禰啾 分類:穿越文 主角:溫西言云南柯

小說主角是溫西言云南柯的小說叫做《一夢南柯》,本小說的作者是禰啾所編寫的穿越玄幻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世界突然變得昏昏沉沉,身旁的朋友陌路而行,一個個過路人仿佛成了木偶傀儡般,漠然地向著一個方向走去。怎么回事,我該不會是死了吧??一朝穿越,生活水平直線下降,唉!...展開

本書標簽: 懸疑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一夢南柯 第四章 免費試讀

離開閣樓沒多久,溫西言覺得有些餓,便打算先去后廚偷幾個包子吃再回小木屋。

她躡手躡腳地走到后廚,恰好碰見端著糕點從里面走出來的采薇,溫西言知道她是溫柔芷身邊的丫鬟,平日里對自己也還算不錯,便朝她笑笑。

“四小姐是餓了嗎?要不要嘗嘗這個草餅?”采薇向溫西言行了個禮。

溫西言聽后,目光移向她手上的盤子,草餅以花的形式盤踞在白瓷盤中,個個看上去都十分精致,外皮圓滑軟潤,清香濃郁,內里卻各有不同,有些是黑色,有些又是草綠色。

溫西言看了看,指著一個深紅色的:“這是什么餡的?”

采薇看了一眼,恭敬地回道:“這是紅豆餡的。”

溫西言了然地點點頭,拿起紅豆餡的咬了一口,眼中立刻煥發光芒,她驚訝地看向采薇,道:“這是你做的嗎?可真好吃,Q彈清甜。”

“摳彈?”采薇疑惑道。

溫西言這才發覺自己說錯了,立馬改口道:“額…我的意思是很有彈性很軟。”

采薇似乎被她的樣子逗樂了,輕聲一笑,回道:“若是四小姐喜歡,奴婢下次做了給您送過去,今個,奴婢得先走了。”

“嗯嗯,去吧去吧。”溫西言忙不迭的點點頭,咧著嘴角粲然一笑。

待采薇離開后,溫西言才進了后廚,東找西找,嘴里喃喃道:“一個麻糬怎么滿足的了我呢。”

“哇,有些大家小姐可是一個麻糬便能滿足的哦。”

突然響起的聲音,嚇得溫西言一哆嗦,她連忙停下翻找的動作,看向門口。

說話這人個子很高,雖然是斜靠在門口,卻仍然給人一種頭快要頂到門頂的感覺,溫西言目測了一番,最少也有一米八五以上,他眉目清秀,刀削般的面龐,笑起來時嘴角上揚,露出整齊的大白牙,這樣的笑容如同撥云之日,令人心生暖意,會不由自主得粲然一笑。

不過最吸引眼球的還是那雙大大的眸子,干凈澄澈,溫西言想著這人鐵定沒有見過陰天,因為他的眼中只是晴天的顏色。

溫西言一下子愣住了,呆呆地看著他,不只是因為男子的俊美,更是因為心底涌上來的那股莫名的熟悉感。

而這人似乎意識到什么,立馬收回笑容,板著臉,輕咳一聲,冷聲道:“喂,該回神了,沒有人教過你一直盯著別人看是件很失禮的事嗎?”

溫西言一愣,答道:“還真沒有。”

那人似乎沒想到溫西言會這么說,臉色又冷了幾分,可溫西言卻覺得他臉上隱隱有些赫意,剛想問他是誰,就聽見那人吞吞吐吐地回了句:“哦,那我剛剛教你了。”

不知為何,溫西言看著他這樣,莫名有些想笑,可是看著對方越來越不自然的臉色,還是勉強憋住了,緩了一會兒,才:“你是誰?”

這人看了她一眼,道:“與你無關。”

說完,便轉身飛上屋檐,等溫西言急急忙忙追出來的時候,已經不見那人的身影了。

她撇撇嘴,自言自語道:“真是個奇怪的人。”

說完,溫西言便無奈地搖搖頭,進了后廚繼續做著填飽自己肚子的大事。

等到溫西言吃飽回到小木屋準備休息時,床板已經被的不成樣子。

她嘖嘖嘴,搖頭嘆道:“哎,世界這么美好,你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

說完,又默默地從屋后拿了些茅草,和幾塊不知是誰扔在那兒的木板,鋪在床板上,嘀咕道:“還好我聰明,不然都沒地兒睡了。”

說完便躺床上睡著了。睡夢中溫西言總感覺有什么東西從自己身體中流走,可惜迷糊的大腦并沒有指揮身體做出反應,所以溫西言仍舊安然的睡著。

等到陽光透過屋頂的漏洞,直直的照射在溫西言的臉上時,她才醒了過來。

“奇怪,怎么睡了一覺之后反而更累了?”溫西言揉揉僵硬的脖子,輕聲嘀咕著。

“算了,現在努力修行才是正道。”溫西言閉上眼睛,氣沉丹田。

可是她居然感覺不到任何的玄氣,體內原有的玄氣也比昨天少了許多。

“怎么回事,哪有這樣玩的。”溫西言苦著臉抱怨道,五官自動湊到一塊去,表示著她的不滿。

可惜抱怨也沒有用,當務之急是解決這個問題。溫西言只好閃身來到閣樓,希望能在書里找到原因。

溫西言在閣樓里翻翻找找,終于在一本叫醫毒的書中找到答案。

有一種丹藥,叫散玄丹,食用后,那人將永遠停留在食用時的等級,即便是吸收了玄氣,也會慢慢散失,而且此丹無藥可救,除非脫胎換骨。

“脫胎換骨?”溫西言默默呢喃著這幾個字,她在翻書的時候,好像看到過一種丹藥有這種功效。

這個丹藥叫什么來著?“洗髓丹,沒錯,洗髓丹。”溫西言欣喜的翻找有關洗髓丹的信息。

洗髓丹,以地骨皮,六月雪,夏枯草,一見喜為原料煉化而成。

“煉丹啊。”溫西言余光瞥到屋子中央擺放的丹鼎,“原來不是拿來擺設的啊,可是還要花錢買草藥。”

溫西言皺皺眉,眼中有些惆悵和猶豫:“算了,還是去玄獸森林看看,就算沒有草藥,還能打些玄獸,再把獸丹拿來換些草藥。”

說著,溫西言離開了閣樓,正準備出后門,又想起自己手中沒有武器,便調轉方向去了廚房,拿了點吃的還有一把菜刀,這才出了門,朝玄獸森林走去。

偌大的玄獸森林,被一層迷霧罩住,讓人看不見原貌。時不時傳來的嘶吼聲,更為它增添了幾分威懾。

未知的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溫西言看著眼前的玄獸森林,深呼一口氣,雙手下意識的握緊菜刀,如勇士就義般堅定的向森林走去。

溫西言進入森林之后才發現,那團迷霧只是一個保護罩,用來迷惑外頭的人。

而森林里面卻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溫西言小心翼翼的走在森林里,生怕動作大了,無意中驚擾到哪位玄獸的安眠。

“先在這做個標記,免得到時候迷路了。”溫西言走到一棵樹旁,拿著菜刀在樹上刻下標記。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