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穿越文 > 第一太監

更新時間:2019-11-08 20:16:38

第一太監 已完結

第一太監

來源:騰文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分類:穿越文 主角:梁薪王昭儀

主角叫梁薪王昭儀的小說是《第一太監》,是作者今晚又打老虎寫的一本穿越古代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貪財好色但卻精通書法書畫的典當行小職員梁薪穿越到北宋深宮之中成為一名沒有凈身的小太監。一方面梁薪惑亂宮闈,另一方面他又深得皇上趙佶的信任,成為皇宮太監第一人。...展開

本書標簽: 虐戀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第一 第九章 皇宮追殺,捅破陰謀 免費試讀

早上,一晚沒睡好覺的梁薪早早起床在御醫院的院子里打太極。這慢吞吞的拳法在一眾御醫看來還不如來得好看。如此拳法要是一般人來打自然會引得御醫們嗤之以鼻,不過由梁薪打出來卻又有些見怪不怪了。

在御醫院眾御醫的眼中梁薪天賦超強的怪才,僅僅跟著陳玉鼎不足半個月的時間,如今的醫術已經不輸于一般的御醫。再加上他平日里一高興就張牙舞爪的大聲叫“嘢!”一生氣就對人豎中指,沒事嘴里總是陰陽怪氣地說著什么“三顆喲喂吃。”或者“矮門搜文瑞”之類的話,所以御醫們將梁薪歸納為怪才一類的人物。

一套太極拳剛剛打完收工,梁薪走到院子旁邊將搭在護欄上的穿上。剛剛穿好衣服梁薪就看見陳玉鼎火急火燎的進來了,周圍的人跟他打招呼他一個都沒理,直接走到梁薪身旁對梁薪說道:“跟我走。”

梁薪有些莫名其妙地跟著陳玉鼎,陳玉鼎帶著梁薪三轉四轉的很快來到了御藥院。小春子見到陳玉鼎和梁薪立刻迎上來準備打招呼,誰知陳玉鼎直接冷然開口說道:“立刻打開藥庫,不要讓任何閑雜人等進入藥庫。”

“是!”小春子見陳玉鼎面色不善沒敢再繼續多言,直接轉身跑進御藥院去打開藥庫大門。

梁薪在陳玉鼎的帶領下走進藥庫,此刻梁薪終于忍不住:“師父出什么事了?”

陳玉鼎走到藥庫角落處抱來一個中醫學習針灸專用的人偶道:“薪兒,為師沒時間給你解釋發生什么事了,并且有些事你不知道反而更安全。如今你什么話都別說認真聽為師將家傳的《玉鼎十三針》傳授給你。”

陳玉鼎說著就掏出一排長短不一的銀針開始傳授他獨步天下的玉鼎十三針針法。在傳授陣法的同時梁薪心中升起濃濃地不安…

果不其然沒多久梁薪就聽見小春子在藥庫外開口大聲質:“這里是藥庫,閑雜人等!”

陳玉鼎抬頭看了藥庫大門一眼,雙目中充滿死灰色黯然嘆息一聲道:“終究是沒時間了。”陳玉鼎從衣袖中取出一本書籍塞到梁薪手中道:“薪兒,為師很高心能收你這么一個徒弟。這玉鼎十三針為師只傳了九針給你,剩余三針你自己慢慢依書體悟吧。記住在以后在宮中行走要萬事小心,處處謹慎…”

砰!藥庫大門被人一腳踢開,小春子最先滾進藥庫里來很明顯被人暴打了一頓。一隊宮中禁軍帶刀沖進藥庫來,其中一人大聲喝道:“陳玉鼎,你涉嫌投毒毒害宮中貴妃娘娘,今次要將你捉拿歸案。”

禁軍們氣勢洶洶地沖過來,梁薪眉頭一皺下意識地跨出一步擋在陳玉鼎面前。陳玉鼎一把將梁薪攔開,冷靜地開口道:“飛鳥盡,良弓藏古皆有之,我跟你們…”

一名禁軍伸手去抓陳玉鼎突然整個人向后彈了出去,那禁軍一下摔到地上就大聲叫道:“他敢拘捕,大家一起上,格殺勿論!”

梁薪雙目瞪圓只見十幾個禁軍一起拔刀出來砍向陳玉鼎,陳玉鼎將眼睛閉上一副認命了的姿態,梁薪終于忍不住了,他怎么能眼睜睜地看著待他猶如嚴師慈父一般的陳玉鼎被人亂刀砍死。

梁薪一把拉開陳玉鼎一腳將一名禁軍踢飛出去,他在現代時從小習練正宗的陳氏太極拳,一身功夫還算不錯。穿越到這北宋之后梁薪一直懈怠練功,今天早上還是第一次打太極。但是令梁薪意外的是他這身體素質不一般般的強,剛剛那一腳僅僅使出七成力就把那禁軍壯漢給踢得倒飛出去了。

梁薪一擊奏功心中信心大增,當下立刻使出一招“攬雀尾”發勁震飛一人,便順勢伸手奪下了一個禁軍手中的大刀。

有刀在手梁薪將一套刀法使得滴水不漏,一個橫批逼退數人后梁薪一把拉著陳玉鼎道:“師父快跑!”

陳玉鼎下意識地跟著梁薪跑出藥庫,二人跑出御藥院后梁薪直接帶著陳玉鼎往迎陽門跑,因為玉寒宮就在迎陽門那里,梁薪想帶著陳玉鼎到那里暫避。

陳玉鼎一把拉住梁薪道:“不能往迎陽門跑,那邊是后苑,我們進去就是甕中之鱉。我們還是往宣佑門跑,只要能闖過宣佑門興許我們還能有一線生機。”

梁薪一想后苑的確不是一個好去處當即點頭道:“好,徒兒聽師父的。”

就在陳玉鼎和梁薪說話的這個空檔里那十幾個禁軍已經追上來了,梁薪拉住陳玉鼎往宣佑門的方向跑去。

跑著跑著陳玉鼎畢竟年邁,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梁薪回過頭準備去扶陳玉鼎,陳玉鼎一把推開梁薪道:“薪兒你快走,不要管為師了。他們只是想要為師的命,你現在跑不會受牽連的。”

梁薪一把將陳玉鼎背起來堅定地說道:“你我師父,我怎么可能丟下你自己跑呢。別說了師父,萬一死了我大不了就重新投胎一次。”希望能死了就能穿回現代吧,以自己現在所學的一身醫術回現代好歹也能混個名醫的名頭當當吧。

“嗖!”一支利箭鉆入陳玉鼎的后背,陳玉鼎整個人抖了一下口中一口鮮血吐在梁薪頸脖之上。梁薪大驚失色放下陳玉鼎后趕緊用銀針封住陳玉鼎胸口幾處大穴,保證陳玉鼎不會因為流血過多而死。

陳玉鼎抓著梁薪地手道:“沒用了,箭已經傷及內腑回天無術了。薪兒,你自己小心…”陳玉鼎虛弱地說完最后一個字后氣絕身亡。梁薪悲傷不已,大叫一聲:“師父!!”

追上來的禁軍中有一人是都頭名叫鄭逍遙。看見陳玉鼎氣絕,鄭逍遙微微松了口氣。再見到梁薪悲痛地抱著陳玉鼎,鄭逍遙目露兇光立刻舉起右手準備讓身后的人禁軍們放箭。

“住手!”一聲尖銳的叫聲傳來,緊接著便是一聲長長地呼聲:“皇上駕到。”

梁薪回頭一看,只見一個穿著龍袍帶著玉珠頂冠的男子正坐在龍攆之上。兩邊身后是長長的儀仗隊,龍攆旁站著一名穿著暗紅色蟒袍的公公。不用猜也能想到剛剛那兩聲呼叫聲就是這位公公發出來的。而這位公公梁薪一看也知道是誰,正是宮中第一人,楊戩。

見到皇上,所有人的第一反應自然就是跪倒在地山呼。但梁薪此時悲傷不已,哪里有閑情逸致行什么跪拜大禮,他就那樣抱著陳玉鼎的尸體心中滿懷傷悲。

“原本今日還想趁興到山做一副《鳳凰山景圖》沒想到竟然遇到如此煞風景的事,罷了罷了,擺駕延福宮吧。”

聽見皇上準備離開梁薪突然福至心靈,他放下陳玉鼎的尸體驀然站起身對著皇上大聲叫道:“皇上,奴才有莫大冤情啟奏。”

“莫大冤情?”趙佶看著梁薪那胸膛挺得直直的模樣頓時感覺有些有趣,他所見到的中從來沒有一個人在他面前挺直過胸膛,于是趙佶問:“說說吧,有何冤情?”

梁薪回憶了一下當初自己和陳玉鼎一起去給喬貴妃診病的經過,此時當初那每一景每一幕,陳玉鼎、喬貴妃、侍女金玉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在梁薪腦中如播放一般清晰地重新掠過。

梁薪捏著雙拳跪倒在地一字一句地道:“回稟圣上,**喬貴妃與人茍且私通珠胎暗結,被我師父陳玉鼎得知此事后喬貴妃派人前來滅口,個中詳情還請圣上明察!”

“大膽!”趙佶用力拍了一下龍攆的扶手,甚少動怒地他此刻像要擇人而食的雄獅。

天子威儀的確不是開玩笑,梁薪也別趙佶那模樣嚇了一跳,不過此時他早已經把心一橫準備拼一把,于是當即抬頭與趙佶對視著說道:“奴才所言句句屬實,如果陛下有所懷疑的話可以馬上去喬貴妃處查看,我相信喬貴妃應該是剛剛服用滑胎藥,此刻前往只需一看就能明白個中究竟。”

趙佶冷冷地看著梁薪。而梁薪也是此刻才發現原來趙佶竟然是個英俊的帝王,纖瘦的臉龐線條柔和,俊朗的五官襯托得他有些書生氣,但皇袍珠冠加身又讓他看起來極具帝王威儀。

趙佶咬著牙,幾乎是一字一句地蹦出來:“擺—駕—玉、喬、宮!”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