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短篇 > 秘密鮮妻:霸寵一百次

更新時間:2019-11-08 17:55:47

秘密鮮妻:霸寵一百次 連載中

秘密鮮妻:霸寵一百次

來源:奇熱聯盟 作者:焰火 分類:短篇 主角:蘇南音傅子默

主角是蘇南音傅子默的書名叫《秘密鮮妻:霸寵一百次》,是作者焰火最新寫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二十歲生日當天,青梅竹馬的戀人卻將他拱手送人。“為什么?”她傷心欲絕。他殘忍而冰冷的一字一字說道:“因為你是我傅家的仇人!我對你,從未有過愛!”他對她百般折磨,她心灰意冷,終于離開。五年后,她破繭歸...展開

本書標簽: 貴族小說 都市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秘密鮮妻:霸寵一百次 第4章 死給我看 免費試讀

蘇南音從昏睡里醒來,只覺得渾身都疼得厲害,連稍微用力一點呼吸,都會覺得肺部疼得厲害。

病房里光線朦朧,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她轉了轉眸子,看見了不遠處沙發里沉默挺坐的傅子默。

光暈暗淡的落在他挺拔的身形的上,刀削斧刻一般深邃。

蘇南音愣了一下,難道自己昏過去之間看見的傅子默,不是幻覺?

他真的,救了自己。

心里不由一暖,昨天那個冷漠殘忍的子默,一定是她的幻覺。

“子默哥…”蘇南音嗓音有些啞的叫他的名字,強撐著疼痛的身體,艱難的坐起身來。

傅子默緩緩站起身,沉默走近。

蘇南音仰頭看著他,見他面容依舊冰冷的森然,心跳,狠狠一緊。

不安。

“你為什么跳樓?”傅子默開口問她,嗓音里不帶絲毫感情。

蘇南音怔楞望著面前陌生的傅子默,指尖發冷。

傅子默,這是在怪她嗎?

怪她沒有乖乖的聽江哲言的話,怪她如果跳樓死掉,就了他和江家的聯姻。

蘇南音剛剛浮現出來的全部期待,盡數被敲碎。

她抬起睫毛,那雙明澈的眸子倔強的盯著傅子默:“我就算是死,也不要嫁給江哲言,你別想用我去聯姻!”

傅子默垂眼看著她:“寧死也不嫁?”

蘇南音用力道:“對!”

傅子默忽然冷嘲輕笑,修長的指尖指向病房陽臺:“那你死給我看看。”

這里是十七樓,她跳下去,必死無疑。

如果她真的往陽臺上走,那他一定會拉住她。

但如果…她不去,那她之前的跳樓,就只是撒謊。

就像是上次她推她妹妹下樓,自己再滾下去裝可憐一樣,都是做戲。

蘇南音怔住,不可置信的微微撐大了眼睛,她剛剛聽見了什么?

傅子默,叫她死給他看?

他的意思是,她這條命,死不足惜嗎?

蘇南音忍了半響,終究沒能忍住紅了眼圈,嗓音哽咽:“為什么?”

為什么突然會變成這個樣子?明明,前天兩個人還好好的,怎么一天之內,傅子默的態度,就變了個翻天覆地?

傅子默并不回答蘇南音的話,只漠聲說了兩個字:“不敢?”

原來她果真就只是做戲的說說,不是真的要以死抗爭。

蘇南音滿嘴苦澀,用力的將眼眶里的淚水憋回去,忍住聲音里的委屈和哭腔:“傅子默,給我一個理由?你為什么突然就變了?我們之前不是…”

“蘇南音,我在問你話。”傅子默打斷她的話,垂在身側的手指不明顯的繃緊。

蘇南音肩膀輕輕一顫,含著眼淚的眸子睜得更大了,粉唇倔強的抿緊,淚珠子憋不住的順著眼角落下,無辜又可憐。

傅子默艱難的從她身上移開目光,盯著虛空中的一點,加重聲音,再問一遍:“你跳樓,是不是真的因為,寧死也不要嫁給江哲言?”

蘇南音擦掉眼角不爭氣的淚水,咬唇倔強說道:“對,因為我只想…”

嫁給你。

后面三個字還未說出口,就被傅子默有些嘶啞的嗓音打斷。

“蘇南音,我現在也告訴你,你跟江哲言的婚事,除非你真的死了,不然,你除了嫁,沒有其他選擇。”傅子默閉了一下眼瞼,再睜開,直直的盯向蘇南音。

他的話,像是刀子直插蘇南音的心口。

他是來真的。

要么死,要么嫁。

死?

蘇南音看向不遠處的陽臺,被子底下的手指緊緊握拳。

可是,她不甘心。

不甘心就這么不明不白的做了棋子,嫁給其他人,更不甘心,就這么跳樓。

這一切都太莫名其妙了。

“傅子默,你憑什么這么對我?”她抬眸看著他,眼底蒙著一層悲傷的水色。

傅子默不自然繃緊的手指,緩緩放松了,落在蘇南音身上的眸光,如海面風暴一般,暗沉,卻又危險。

“蘇南音,你果然不是真的求死,你跳樓,只是在做戲!”

“什么?”蘇南音沒聽懂他這前沿不接后語的話。

傅子默也吝嗇解釋半個字,只冰冷漠然的收回視線,轉身,大步出門。

哐當,病房門,被他狠狠摔上。

傅子默這一走,直到蘇南音出院,也沒再出現過。

她一個人默默收拾好東西,從醫院出門。

“小南音…”有些熟悉的,不懷好意的聲音,忽然出現在身側。

蘇南音轉頭一看,果真是江哲言,她下意識的渾身發麻,急忙加快了腳步要走。

江哲言眼神一狠,抬手一揮,兩個人黑衣保鏢立即涌上,粗暴的將逃跑的蘇南音駕了回去。

“干什么,放開我!”蘇南音掙扎尖叫,引來得周圍路人紛紛注目。

江哲言不悅,一個眼神,保鏢忙伸手,粗魯捂住蘇南音的嘴巴,幾下將她塞進了一旁的轎車里。

轟鳴一聲后,車子飛速開走。

蘇南音被困在轎車后座里,纖瘦的身體戒備警惕的縮緊,明澈清亮的眸子死死瞪著江哲言,像是只被惹怒的貓兒,隨時準備著要露尖牙咬人。

江哲言被她這個靈動而勾人的眼神看得心里癢癢的,卻也還記得她上次的貞烈和潑辣,忍著沒直接上手,免得得不償失的反而被她用爪子撓一臉傷。

“放我下車!不然我就報警了!”

江哲言輕笑:“我帶我未婚妻走,警察管得了嗎?”

蘇南音皺眉,江家雖然比不上傅家,卻也權大勢大,完全可以在A市橫著走,局長見了他恐怕都要點頭哈腰。

“那你就不怕傅子默找你算賬嗎?”蘇南音只要搬出他,除了傅子默,她也再沒其他后臺。

江哲言笑得更加夸張:“我可愛的小南音,你怎么還是這么天真?要我說多少遍,傅子默,他已經把你賣給我了!你是死是活,他都不會管你了!”

蘇南音心臟刺痛,卑微無,還抱著一絲幻想。

“不…傅子默不會那樣對我,我要是死了,他一定不會放過你!”

上次她跳樓,傅子默的反應,明明就很在乎她。

這里面,說不定有什么誤會。

她要回去,找傅子默當面問個清楚。

“停車,我要回家!”蘇南音徒勞的扯拉著被鎖住的車門,掙扎不停。

江哲言冷眼旁觀的看著她,忽然勾起一個別有深意的笑容,竟然妥協說:“好啊,小南音,我親自送你回傅家。”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