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總裁文 > 邶先生,我要吃糖

更新時間:2019-11-08 14:32:58

邶先生,我要吃糖 已完結

邶先生,我要吃糖

來源:若初文學 作者:喵喵九十斤 分類:總裁文 主角:蘇淺

《邶先生,我要吃糖》是一本主角為蘇淺邶凜驍的現代言情總裁文,由作者喵喵九十斤創作。該書講述了:蘇淺被自己的白蓮花妹妹搶走了未婚夫,卻沒想到,竟會被邶凜驍,這個矜貴異常正在相親的男人看中。她的一切在他看來都是那么撩動他的心,他也決定她就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展開

本書標簽: 言情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邶先生,我要吃糖 第四章 婚禮鬧劇 免費試讀

“下面,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今天最美麗的新娘出場。”

眾人轉過頭去,蘇洛一襲抹胸式婚紗,在父親蘇明遠的牽伴下,緩緩走來。

她從剛剛就一直在尋找蘇淺的身影,在自己為她安排的位置上沒有看到蘇淺,蘇洛的心頭一陣不悅。

這個女人,居然還真的沒有來。

連她的婚禮都不來,這臉打的,是真讓人不爽。

然而,當她走到中央的時候,卻對上了蘇淺那一雙貓眼。

她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蘇洛的腳步一晃,險些踩到婚紗的裙擺。

坐在她身側的那個男人,不是邶凜驍嗎?

他所說的那個女伴…

居然是蘇淺!

不可能!

蘇洛的指甲掐進捧花的花托,視線死死的盯著蘇淺。

而她身側的蘇明遠,也注意到了蘇淺。

他的臉色一僵,目光中滿是難以置信。

蘇淺別過視線,轉頭看向邶凜驍。

從蘇洛的角度,蘇淺不知道是在和邶凜驍說些什么。

她的心頭瞬間涌竄起了無盡的嫉妒。

為了邀請邶凜驍出席她和楚漣的婚禮,他們不知道廢了多少的周章,在收到邶凜驍會出席他們的婚禮的時,蘇洛是充滿了得意的。

而現在,那個能夠讓這場婚禮成為寧城甚至全國震撼的婚禮的男人,正目光溫柔地看著蘇淺。

那個**!

她憑什么!

邶凜驍附耳對蘇淺說:“你那個妹妹,臉色很不好。”

蘇淺沒有回頭,只是微微地勾起了唇角。

她不用去看也能夠猜得出來,蘇洛臉上的表情此刻有多么的精彩。

她說:“如果在這之前她知道我認識你,一定會來和我親近。”

從而去接近邶凜驍。

蘇淺對蘇洛的慣用手法太過了解了,如果在咖啡店的時候,就被她發現了邶凜驍,這場婚禮,說不定都會辦不下去。

而蘇淺的話,卻叫邶凜驍感到不悅。

他擰了一下眉頭,道:“你當我是什么人?”

什么樣子的女人都能夠入得了我的眼?

蘇淺聽出邶凜驍聲音中的慍怒,撲哧笑了一聲。

“男人應該都很難抗拒她才是。”

“蘇淺。”

“我不說了還不行。”

蘇淺將視線放到舞臺上去。

此刻,蘇明遠已經將蘇洛的手交在了楚漣的手里。

臺上,蘇洛和楚漣并肩而立,任誰看了,都覺這是十分相配的一對璧人。

不得不說,蘇洛的定力真的很不錯。

明明都恨不得想要掐死自己了,此刻卻保持著她端莊優雅的笑容。

蘇淺的眸光清淡,視線不期與蘇洛的撞在一起。

盡管她掩藏的很好,蘇淺還是能夠察覺到她眼睛里面的怨毒。

儀式正在進行。

蘇淺卻有一些意興闌珊。

她自然是沒有辦法對這兩個人報以祝福的心情的。

她低頭把玩著裙擺上的鉆石,顆顆晶瑩璀璨,炫目的不得了。

“你很喜歡燕笙綿?”邶凜驍在她的耳邊輕聲。

“嗯,她的設計很完美。”蘇淺毫不掩藏自己對燕笙綿的崇拜。

“想拜她為師?”

“可以嗎?”

蘇淺轉頭,看住邶凜驍。

她的眸光晶亮,貓眼中充滿期許。

邶凜驍喉嚨發緊,眸光微沉。

“如果你想要的話。”邶凜驍說。

蘇淺一聽,瞬間樂了起來。

下一秒,已經里面卻滑過了一絲了然的光。

“邶先生,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在用這樣的方式套路我?”蘇淺曉得賊兮兮的。

“你也可以這樣認為。”邶凜驍輕笑,暗想自己大概真的是魔癥了。

居然連這種誘哄的方式都提出來了,真是越活越回去。

“是真的很誘人呢。”蘇淺是真的覺得,如果能夠拜燕笙綿為師,她可能什么條件都會答應。

而且,她也覺得,邶凜驍并不會傷害她。

邶凜驍瞧著蘇淺的表情,心情多云轉晴。

抬手捏了蘇淺的一縷發絲掖在耳后,沒有再說什么。

他們之間的互動,深深地刺灼了蘇洛的眼睛。

她的目光緊緊地落在蘇淺的身上。

“下面,請新郎新娘交換戒指。”司儀說。

花童將戒指送上,蘇洛回過神來,將手落到楚漣的掌心。

他們這才發現,蘇洛那精美的指甲不知何時已經斷了。

“洛洛,你怎么了?從剛剛開始就在走神。”楚漣握著蘇洛的手,小聲地問。

蘇洛淺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道:“漣,我沒事兒,快點兒給我帶上戒指吧。”

從剛剛開始,蘇洛的心中就很是不安。

她總覺得可能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卻是一道身影沖到了舞臺中央:“楚漣,你這個蛋!”

楚漣手上的戒指掉在地上,滾落下了舞臺。

“我打死你!”

楚漣已經被在了地上,男人一拳接著一拳砸在楚漣的臉上,場面陷入一片混亂。

“程煥知你瘋了!”楚漣滿口血水,抬手朝著程煥知揮舞了一拳。

“楚漣!你搞大我妹妹的肚子,現在還有臉結婚!”程煥知又是一拳砸在了楚漣的臉上,那個清雋的新郎,此刻已經面目全非。

終于,有人沖上來將程煥知拉開,蘇洛連忙去扶起了楚漣:“漣,你沒事吧?”

楚漣吐掉口中的血水,看住程煥知:“你剛才說什么?若若懷孕了?”

“楚漣!你特么不是個男人!”程煥知說著,就要沖過來再打楚漣。

而蘇洛卻已經擋在了楚漣的身前:“表哥,這一切一定是一個誤會,今天是我的婚禮,有什么事情,我們婚禮結束以后再說。”

“蘇洛!”程煥知看著眼前這個自己從小寵愛到大的表妹,滿臉寫著難以置信。

“你告訴我,你真的不知道若若的男朋友是楚漣嗎?”

“表哥…”蘇洛的臉色蒼白,臉上蓋著的粉底也無法遮擋住她的驚恐。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這么長時間了,到底為什么程煥知會知道。

余光瞥見蘇淺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蘇洛瞬間什么都明白了過來。

她直接提著婚紗的裙擺就往舞臺下走去:“是你!是你在表哥面前造謠的是不是!”

“造謠?”蘇淺輕扯了一下嘴角,眸光中閃過一絲輕蔑。

“你確定,我只是造謠?”

蘇淺站起身來,本就比蘇洛高出了半個頭,這會兒更是氣勢逼人。

“搶自己表妹加閨密的男朋友,逼得她遠走異國他鄉,你真的覺得,這件事情你不說,楚漣不說,若若不說,就是一個永遠的秘密?”

“在姨媽和表哥的面前裝乖巧,說什么因為若若突然出國,楚漣傷心欲絕,你長時間的陪伴,才讓他對你產生感情,讓他們接受你們在一起,蘇洛,你哪里來的臉面?”

“本來就是這樣的!”蘇洛著急的大喊。

“你是如何爬上楚漣的床,如何將若若逼走,蘇洛,你真的說的清楚嗎!”蘇淺的眸光陡然凌厲。

“姐姐,我才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能這樣說我…”蘇洛瞬間委屈了起來,伸手去握住蘇淺的手,眼淚撲簌簌地就往下掉落。

蘇淺的這一番話,打的不只是蘇洛一個人的臉,而是整個蘇家的臉。

而她也是蘇家的女兒,蘇洛不信她可以這般不顧蘇家的臉面。

而蘇淺卻只是輕笑了一聲,說道:“蘇洛,你傷害若若的時候,又有沒有想過她是你的妹妹!”

蘇洛哭得更加的兇了起來。

而蘇淺已經將手抽了回來。

楚漣跌跌撞撞地從舞臺上跑下來,看住蘇淺:“淺姐,你說若若…”

“不關你的事!”蘇淺根本不會給他一點兒好臉色。

這個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讓她惡心至極。

“孽障!”蘇明遠已經走了過來,抬手就要給蘇淺一個耳光。

“讓你來參加婚禮,你就要這么傷害洛洛嗎!”

他的手還沒有落下,就已經被人抓住了手腕。

邶凜驍冷著眸子,居高臨下地看住蘇明遠:“蘇先生想要對我的女人做什么?”

他的力道不輕,饒是蘇明遠,此刻都覺得自己的手腕快要被捏斷了。

而邶凜驍這話一出,卻是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眾人之前還沒有認出邶凜驍身側的女人是誰,這會兒才反應過來,這不就是蘇家那個被流放的大女兒嗎?

怎么會變成邶凜驍的女人?

蘇明遠滿肚子的怒火,在聽到邶凜驍的話以后,卻也是瞬間就澆滅了。

她下意識地朝著邶凜驍看過去,他渾身的氣壓冰冷,散發著一種駭人的氣息。

只是,他擋在自己身前的樣子,卻叫蘇淺整個心臟都仿佛停跳了一拍。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保護著自己。

而蘇洛此刻更加的恨透了蘇淺。

她哭得那叫一個梨花帶雨。

“姐姐,今天是我結婚,你怎么可以這樣傷害我?”

奚夢琪也已經走了過來,摟住了蘇洛的肩膀。

她惡狠狠地瞪著蘇淺,卻礙于邶凜驍在護著她,沒有說什么。

程煥知卻突然笑出了聲來。

他看著奚夢琪和蘇洛,眼底盡是嘲諷:“還真的是母女,是不是別人的老公男朋友就那么好,讓你們那么愛搶。”

奚夢琪的臉色登時黑了下來:“程煥知!我是你姨媽!”

“你應該慶幸你是我的姨媽,不然,你以為我會放過你的寶貝女兒?”

“表哥…”蘇洛的身子晃了晃,如果不是奚夢琪扶著自己,她恐怕就要站不穩了。

“好啊!程煥知!你就是要我們蘇家難堪!”蘇明遠無法在邶凜驍那里發火,只能將怒火發泄在程煥知的身上。

而程煥知卻是一陣譏嘲:“讓你們蘇家難堪的是你的寶貝女兒蘇洛。”

“程煥知!”蘇明遠手臂一揚,作勢就要打程煥知。

“蘇明遠!你要對我的兒子做什么!”奚夢晴走了過來,將程煥知拉到了身后。

“姐…”

“啪!”

奚夢晴抬手就給了奚夢琪一記耳光,“你教育出來的好女兒!”

“姨媽…”蘇洛見母親挨打,更是哭得泣不成聲。

“你別叫我!我沒有你這樣的侄女!”奚夢晴狠狠地瞪了一眼蘇洛。

場面再次陷入到一片混亂當中。

眾人這才理清楚這其中的種種關系。

“早就聽說這奚家兩姐妹相差甚遠,姐姐嫁到了程家,那是享受了一世的榮華富貴,而這妹妹本來有一門挺好的親事,偏偏去給人當三兒。”

“上梁不正下梁歪,這蘇小姐原來也是個三兒。”

“真是夠亂的,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呢。”

“程家小姐不是早就出國了嗎?怎么還懷孕了?”

“之前聽聞程小姐在國外的時候被**了,精神不正常,一直在療養,現在看來…”

“還有這等事…”

“這蘇家真是作孽啊…”

眾人議論紛紛的聲音不斷落入耳中,讓蘇程兩家的臉色都十分的難看。

而此刻最茫然無措的人就是楚漣。

他看向程煥知:“若若真的懷了我的孩子?這是真的嗎?”

“楚漣!你不是人!”

婚禮自然是無法進行下去。

蘇淺沒有再繼續去管他們,而是跟著邶凜驍一起離開了。

坐進車里,蘇淺的臉色有一些蒼白。

的確是她,在婚禮開始之前給程煥知發了信息,告訴他程若若的孩子是楚漣的。

只是…

“我以為我應該很痛快的,”蘇淺低垂著腦袋,雙臂抱在一起,“可是,我這樣做好像更加地傷害了若若。”

邶凜驍坐在駕駛位上,伸手過去將蘇淺拉到自己懷中。

他的動作叫蘇淺一驚,抬頭對上他深海般的眸子。

“邶先生…”蘇淺輕聲叫了一聲,這男人…

“她會理解。”

邶凜驍抬手將蘇淺的額頭按在自己的肩上,這丫頭,心思到底還是太軟。

蘇淺深呼吸了一下,聲音喃喃:“邶先生,我想回家。”

邶凜驍偏頭,嘴唇若有似無地擦過蘇淺的發絲。

他拍了拍蘇淺的后背,讓她在副駕駛上坐好。

車子在碧海豪庭停下,蘇淺拉開車門便要下去。

“淺淺。”邶凜驍叫住蘇淺,快步走到她的跟前。

他直接將蘇淺攬進懷中,寬厚溫熱的胸膛讓蘇淺身子輕顫了一下。

她仰頭看住他,眼睛微紅。

“想哭便在我懷中哭。”

“我…”

蘇淺輕咬住嘴唇,眼睛瞬間模糊了起來。

原來,他都察覺到了自己的情緒啊。

蘇明遠朝著自己揮過來的手,其實是叫蘇淺無法不傷心的。

所謂血濃于水,她到底還是在心中將他當成是父親的。

只是,那一個沒有落下來的巴掌,卻徹徹底底將她心中僅剩的那一點兒親情給打散了。

蘇淺吸了吸鼻子,說:“我只是突然之間明白了,親情不屬于我。”

她年少時就被流放到了國外,這么多年是如何過來的,只有她自己最為清楚。

她早該明白,蘇家已經不再是她的家了。

可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卻還是擁有對親情的渴望。

只是現在,蘇淺已經明白,親情對她來說,已經徹底失去了。

明白了這個事實,蘇淺其實也沒有什么好哭的了。

她看住邶凜驍,說:“我才不會為不值得的人哭呢。”

她的眸光晶亮,帶著一層水汽,卻透著倔強。

邶凜驍的心登時就軟了下來。

他拍了拍蘇淺的后背,道:“上去吧。”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