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錦嬌

更新時間:2019-11-08 13:28:02

錦嬌 連載中

錦嬌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茗芷 分類:言情 主角:安錦云秦朔

完整版小說《錦嬌》由茗芷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安錦云秦朔,書中主要講述了:【重生甜文】囂張跋扈、惡名在外的三皇子妃安錦云薨逝啦,曾經被她欺負過的人紛紛喜大普奔。安錦云的魂魄在靈堂停留了六日,受盡各種辱罵奚落,心灰意冷準備投胎去。第七日的時候,一黑甲青年滿身寒霜,手染鮮血來到...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錦嬌 014 實在不像個聰明人 免費試讀

安錦云提前了半個時辰等在院子中,潤甫先生來的一刻不差,瞧見安錦云乖乖等著顯然是有些意外的。

本來說是叫潤甫先生住在伯府中方便教導的,只不過潤甫先生還有別的事,遂三日來一次。

安錦云上前行禮:“請先生安。”

潤甫先生年過四十,穿一身干凈的青藍長衫,頷首回禮。

兩人落座,潤甫先生身邊的小廝將先生的琴拿出來擺在對面。

“上次教的那首曲子六小姐可學會了?”

潤甫先生語氣平平,仔細辨別的話能聽出其中的隨性和敷衍

安錦云知道對方這句話只是例行公事,畢竟自己從來沒有叫對方滿意過。

她倒是想爭氣一次說自己會了,可是她根本不知道潤甫先生之前給她留的是哪首曲子。

“學生愚鈍,還請先生再教一遍。”

潤甫眼中露出嘲意:“六小姐若是不愿意學,某可以向伯爺…”

“學生愿意的,”安錦云連忙硬著頭皮搶道,努力放低姿態:“先生別生氣,煩請先生再彈一遍,這次學生一定能學會。”

亦書在后面暗暗吃驚,要知道按照安錦云以前的脾氣早就和人嗆起來了,哪里還會這般好言好語的道歉。

潤甫骨節分明的手指動了動,實在是不想在這個六小姐身上浪費時間。

這么多次了,對方一點尊師重道都不懂得也就算了,在他手下學了這么久琴藝還沒有他新收的小童高。

他緩緩嘆了口氣,嚴肅道:“我只彈一次,若是你還是什么都不會,某之后就不來了。”

紀家那邊后面再去交代,反正現在他是真的不想再教一個根本不想學的人了。

“先生請。”

潤甫雙手放在琴弦上,低沉舒暢的曲調從他手下緩緩流淌出來。

起調略有些沉郁頓挫,悶悶的壓在人的心上,周圍空氣好似不流通了一般,安錦云跟著曲子心上一沉。

隨著時間推移,潤甫先生指尖在琴弦上不斷翻飛,曲調愈來愈激昂,仿佛是沙場上的將士到了最后一刻的破釜沉舟。

安錦云仔細記著對面男子復雜的指法,暗中在自己的琴弦上虛按著。

原來潤甫先生上次給她留的曲子是《赤云飛煙》

安錦云心里有了底,這支曲子對她如今是簡單的了。

同時又暗暗吃驚于對面男子的琴技,她之前還自信自己學了對方十之八九,如今看來自己實在是太過自大,學了十之一二差不多。

“六小姐可看懂了?”潤甫停下手來就看到對面的小姑娘似乎在走神的樣子,淡漠出聲。

安錦云抿了抿唇,將手搭在琴弦上開始彈奏《赤云飛煙》

她故意彈錯了兩處,免得和自己之前差的太多引起潤甫先生的懷疑。

瑤琴只不過是略懂一些,能聽出個好壞罷了,潤甫先生卻是這方面的大家,安錦云水準如何他心里是再清楚不過的,一個人短短幾天就算進步也不可能像換個人似的。

安錦云的曲風比之潤甫先生很明顯帶著自己獨有的驕矜和稚嫩,沒有對方表現的那樣開闊。

潤甫邊聽著,臉上的神情愈來愈認真。

他的指尖輕輕跟著虛點,心里不斷琢磨著,看向對面的小姑娘。

確實是承襲了他的風格沒錯,但是方才彈得已經稱得上純熟了,而且那兩處錯誤很明顯是故意錯的,因為對方神情自若,很明顯游刃有余。

“請先生指點。”

潤甫看著安錦云那雙黑白分明,水潤通透的眸子,最終道:“彈得尚可,倒也沒有什么特別需要指導的地方。”

他將安錦云彈錯的兩處示范給對方看,接著沒有再提之前的事情開始了今日的課程。

安錦云暗暗松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混過去了。

劉媽媽都快氣死了,不斷地將手底下的丫鬟使喚過來使喚過去,弄得大家頗有怨言。

兩個小丫鬟在暖房中一邊給花培土一邊悄聲咬耳朵。

“劉媽媽今天是怎么了啊,我這胳膊都累得快抬不起來了。”

雙丫髻瞥了一眼那邊坐著閉目養神的劉媽媽,湊近圓臉丫鬟:“你還沒聽說嗎?昨日劉媽媽被六小姐叫去煙柳院,老夫人當著所有人的面下了她的面子,她心里不舒服拿咱們出氣呢!”

圓臉丫鬟抱怨道:“她本來就總是將事情推給我們做,自己卻躲在那兒偷懶,等到領賞的時候倒先湊上去了。”

“誰說不是呢,”雙丫髻撇了撇嘴:“真希望六小姐將她早點趕出府去。”

“六小姐才不管這些事呢,”圓臉丫鬟可惜的嘆了口氣:“我看六小姐也是個可憐的,娘親去的那樣早,聽說已故的大夫人性子溫柔,若是大夫人管家…”

“那邊兩個說什么呢?—”劉媽媽不知道什么時候睜開了眼睛,看向正在說話的兩個丫鬟。

她快步走過來,狠狠瞪著兩人,肥胖的身子上的肉隨著說話一抖一抖的:“快點干活!小心我將你們賣給人牙子去!”

兩個丫鬟連忙分開,將頭低下再不敢多言。

“劉媽媽,你在這兒呢。”

劉媽媽抬頭看向來人,臉上立刻帶了諂媚的笑:“木槿姑娘,什么事情您叫小丫頭過來跑一趟就是了,這地方悶得很。”

木槿頭上戴著時興的珠花,作態氣度就和常年干粗活的丫鬟不一樣。

她神色淡淡,顯然也不愿意親自來這樣的地方,想到四小姐交代給自己的事情,這才懶懶開口。

“四小姐有件事情要劉媽媽幫忙,若是辦好了,四小姐便讓二夫人給劉媽媽謀個別的好差事。”

劉媽媽眼前一亮:“給四小姐辦事那不是奴婢應該的么,奴婢不敢多求些什么。”

木槿蹙了眉心沒接茬,這劉媽媽實在不像個聰明人,對金錢和權利的渴求太大,太容易叫人抓住把柄了。

“劉媽媽隨我出來。”

兩人出了暖房說了幾句話,劉媽媽信誓旦旦拍了拍自己鼓囊囊的胸口,嘴里吐沫星子亂飛:“木槿姑娘回去后叫四小姐放心吧,老婆子這點事情還是辦的妥當!上次那件事情我看得分明,就是那六小姐故意給我老婆子使絆子!”

木槿點點頭,離開之后面無表情的拿帕子將臉上的口水擦了擦。

這劉媽媽說話像降雨一樣,六小姐被惦記上可得不了好。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