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梔子公主

更新時間:2019-11-08 11:52:03

梔子公主 已完結

梔子公主

來源:落初文學 作者:吃魚大叔 分類:言情 主角:沈易先樂兒

主角叫沈易先樂兒的小說是《梔子公主》,本小說的作者是吃魚大叔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有時人的命運,好似風中飛羽,水中浮萍,任憑風吹雨打去,人世間幾度浮沉,半分不由己,歷盡塵劫,能保持當初一份純真的又有幾人呢?——愿讀過此書的人,在生活中永遠保持一顆童心!...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梔子公主 第十七章 種瓜得瓜 免費試讀

寒香宮

佛堂上香煙繚繞,大慈大悲南海菩薩的面容在其間忽隱忽現。

皇后的誦經聲不同于往日,木魚敲擊的篤,篤聲忽緊忽慢,柔嬤嬤還拿著鐃鈸時不時敲擊兩下。

一部佛經剛開始念誦時極其的慢,婉轉,悠長的長調,輕輕一聲鐃鈸的敲擊,叮,似有似無。

但卻真真切切,好似一屢死在異鄉的幽魂困在那黑暗的深淵之海,什么都看不到,哭泣,恐懼,憂慮,四處無所依靠,正陷入深深絕望之中,忽聽叮的一聲響。

那是什么?幽魂心中驚疑不定時,忽聽又一聲,那個聲音告訴那異鄉的幽魂,沒錯,跟我來,叮叮,又是兩聲,輕輕召喚,慢慢催促。

幽魂嘗試前去,木魚聲響,篤篤,一聲長調響起,婉約,溫柔,輕撫幽魂,讓它心安,告訴它你來就對了,幽魂一下打消了疑慮,又一聲長調呤誦,給它指示方向,瞧,前方是什么?

只見暖暖爐火,一一亮起,發紅搖曳的火苗讓幽魂覺得安心,溫暖,雀躍,這時誦經聲為它響起。

一道佛光劈開黑黑的迷霧,為那死在異鄉的幽魂搭了一道佛光之橋,指引他穿過那羅剎鬼地,冤怒之海。

從此任它鬼影憧憧,任它濁浪滔天,只要走在這佛光大道之上,別想傷這幽魂分毫,他有佛家六字真訣護佑,保護他回到故鄉,血親身邊!

誦經聲時而歡快,時而緩慢,時斷又時續,似在送那幽魂走在回鄉之路上。

那回鄉之路遠而艱難,但不管道路艱險幽長,佛光也一路護佑它回鄉。

小公主跪在母親身后,她不敢打斷母后誦經,雖然她早已跪的雙腿酸麻疼痛不已,失去知覺,卻不敢打攪母后,一直等那誦經聲重歸舒緩,她知道,快近尾聲了。

叮,一聲,這部佛經總算誦完。

誦經聲已畢,柔嬤嬤這才敢去扶公主站起,坐在一旁。

母后慢慢轉過身來,面無表情,落座后,“你可知,這是哪部佛經?”

“回母后,是《爐香贊》”公主不假思索道。

“你倒記的清楚。”母后端過柔嬤嬤送來的茶水喝了一口,又道:“可知我今日為何念誦此經文?”

公主看著母后漠然的表情,心中隱隱一痛,回答道:“我知道,是為了超度被父皇所殺的獨孤令顏!他今日頭七。”

“你那父皇盡造殺孽,輪回果報,它日,必墜那無間之獄…”

“母后”

公主聲嘶力竭的叫喊,硬生生打斷母后的話語,眼含淚花,泣聲道:“您就那么恨父皇嗎?”

柔嬤嬤連忙勸阻道:“殿下,不可以這樣子!”

皇后見女兒這么大反應,不禁苦笑道:“好,我們今日不提他,那你可知我今日叫你來是為什么?”

“莫非為了我從淑妃那兒換回那名宮女入畫?”

“不是,佛曰,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似這等大功德,我怎會阻止你!”

公主想了片刻,又道:“莫非為了我們捉弄淑妃,害她被皇太后差點打死?”

想到此,公主惴惴不安,卻沒想到母后又搖頭道:“那是她的果報,終有一日,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當初種下什么因,將來就得承受什么果!”

“那我真想不起什么了?”公主思來想去,沒有頭緒。

“哎,我今日叫你來,是想對你講,你已十六歲,二八年華,從今以后,你心中何所思,那你就快去做,莫要去等,去靠,只須記住緊要一句”

皇后說到這里頓了一下,看著乖巧,眼中還留有淚花的嬌女兒,嘆了口氣道:“明知不可為之事不可為!”

這幾句話在公主聽來似懂非懂,不太好理解,心中狐疑,母后今天說的話好奇怪,但說不上哪里不對。

皇后隨之拉住女兒的手仔細看來,看女兒如今出落得傾國傾城之貌,心下甚慰。

這些年在禪堂之中每日誦經禮佛,不知不覺之間,女兒身形已長大了。

想到這里,心中甚是慚愧,終日將自己埋藏在悲痛之中,借禮佛以慰藉,甚少關心過她,還未怎么陪伴,她已長大了!

只見皇后神情為之一黯,對自己女兒講:“從今而后,你不論遇到何種情形,不必慌張,不必害怕,始終保持一份平和的心態,昂首面對一切,不必委曲自己內心,委身于任何人,任何勢力!”

公主心中欣喜,那個從前關心她,愛護她的母后在這一刻又回來了,于是她連忙撒嬌道:“謹尊母后訓!”

“好了,回去吧”皇后撫摸了下女兒臉寵,“別再亂惹事哦”

“嗯”公主連連點頭,隨后如小雀一般雀躍,開心的回去了。

柔嬤嬤似乎也看出哪里不對,卻又說不出來,眼見皇后轉回頭來,以一種少有的和藹面對她。

“你我相伴十數年,一路風霜刀劍,實屬不易,這是我一點心意,望你收下!”

見皇后從廂柜中取出一只箱子,交給她,柔嬤嬤一下跪在地上,說什么也不肯接。

“皇后,您這是怎么了,一出接一出,您可不能嚇老奴啊!”

柔嬤嬤說著話就眼淚就流了下來,雙眼泛紅,皇后當即心下不忍,連忙去攙扶,可柔嬤嬤并不起身,反而抓住皇后的手,又說道:“小姐,先允老奴提起這舊時稱呼!”

皇后乍聽這稱呼,倍覺親近,好似往日閨閣的日子如在昨天,歷歷在目,便連忙點頭應允。

“老奴我入你蘇家門已三四十年,我可是看的你長大,說句大不敬的話,老奴膝下無子,待你就當親女兒看啊!”

說出這話后,柔嬤嬤嚎啕大哭,皇后也百感交集,四十年來,眼看她青絲變白發,四十年來,壯健直板的腰身如今佝僂下來,四十年來,歲月如刀,在她臉上刻下了痕跡。

“我知你怎么也邁不過憲兒這道坎,可是,小姐,這日子總還得往前過呀,想想,還有樂兒啊!”

“你先起來”皇后往起扶她。

“我不起來,您這一出挨一出,莫不是…”

皇后打斷了她,解釋道:“我不會走絕路,佛也不允,我還有托于你”

“什么?”柔嬤嬤不可置信的望著她。

“唉,眼見大廈將傾,他,李建真與我蘇琴兒畢竟夫妻一場,我從今日起將閉關三月,為他在佛前誦經,好消減些他的罪業,也不枉他對我一場愛戀吧”

皇后深深的嘆了口氣,道出這番話語,一下讓柔嬤嬤陷入了困惑之中。

“什么大廈,什么罪業”

“你無須明白,也無須探究,那一箱珠寶首飾與我這檻內人,已無甚用處,倒不如給了你,將來也好未雨綢繆。”

柔嬤嬤打開箱蓋,只見一箱珠玉黃金,爍爍其華,登時。

又聽皇后道,“生前枉費心千萬,死后空持手一雙。悲歡離合朝朝鬧,壽夭窮通日日忙。休得爭強來斗勝,百年渾同戲文場。頃刻一聲鑼鼓歇,不知何處是家鄉”

“你去吧,門外自有人接引你,只求你一件事,它日,樂兒求到你門下,看在主仆一場情分上,收留則個”

言畢,皇后如老僧入定,木魚聲起,任柔嬤嬤百般哀求,也不睜眼,最后柔嬤嬤被人拖離,接引走了。

門被關上那一刻,皇后睜開了眼,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心道,樂兒,以后的路,恕母后不能陪你左右了,你要堅強啊!

齊王府

六月的天氣,燠熱異常,暑氣襲來,汗透衣衫,此時已金烏西沉,暮合四野。

然而齊王已在這廊下了一天,夫人幾次催促回屋以避暑氣,都置之不理,無法,只得在這廊下堆了好些冰塊,怕他中暑。

此時的齊王手拿著那封密信已讀了好多遍,還是不敢置信其中的內容。

齊王殿下,大軍將于十日后奉命到達駐地,宋家莊,五月以來,大雨連連,道路泥濘,河水暴漲,遲滯了行軍日程,還請責罰!

大軍昨日駐營時,主將,方雨桐,在林中打獵,遭人暗殺,卑職方雨諾將刺客拿獲,嚴刑拷問下,刺客供認,北衙鎮撫司下屬,金吾衛,受上司指使奉命刺殺我,我兄弟二人從未做過違法之事,還望殿下為我的大哥討個公道

副將:方雨諾

頓首百拜

泣血呈怨

這哪是針對你們,這分明是折我大將,損我羽翼,北衙鎮撫司受皇帝直接指使,數年來,韜光養晦,不問政事,牽鷹斗犬,只求當個糊涂王爺,安穩度日,如今真的成了奢望!

李建真,啊,您還是不放心我啊,非要我全家如二哥一般下場,您才放心啊,我可是你親弟弟呀!

也好,既然你不念及兄弟情誼,我也沒什么顧忌了。

傍晚,落日的余暉,照在那庭院中高大的梧桐樹上,一朵五角如人手掌狀的梧桐葉隨微風吹落,金色的夕陽灑在其上,仿佛沐在一片熔金之中。

在這熔金的光華中,浮現出一幕往事,“弟弟,將來大哥我若當了皇帝,就將這梧桐葉狀的齊地封予你,永不相奪”

說這話時,大哥不過十五歲,卻躊躇滿志。

當時十歲的他聽在耳中,十分受用,當即倒身下拜,口中連呼:“謝吾皇賜地之恩,吾皇,萬!”

隨后哥倆一齊捧腹大笑,笑聲回蕩在梧桐樹林上空,任大風吹過,言猶在耳!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