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別樣情深井先生

更新時間:2019-10-23 17:11:20

別樣情深井先生 已完結

別樣情深井先生

來源:微閱云 作者:標姐 分類:言情 主角:慕斯井炎

主角是慕斯井炎的小說叫《別樣情深井先生》,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標姐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被渣男虐得體無完膚的慕斯,意外撿了個寶,還買一送二?是福是禍,不知道!別樣情深井先生,讓她享受到世間獨一無二的寵……膩死人,不償命;氣死人,嘿嘿,也不償命!...展開

本書標簽: 都市小說 寵婚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別樣情深井先生 第8章 他開車,她裝傻 免費試讀

慕斯正琢磨怎么開口對剛才的失禮道歉,這時井先生慢條斯理的聲音傳來:

“鐘點工都是自備鞋套。至于你,要么穿我的,要么光腳!”

“哦。”

慕斯輕輕應了一聲,哪敢穿他的?豈不是更失禮?

還是光腳吧!

看著她踩著肉色長筒襪忐忑不安的朝他走來,井先生已無力去計較她的見外,目光落在那雙美腿上…

嘿嘿,挺性感的嘛!

女人走過來恭敬拘謹的杵著,不敢坐下,垂著眸弱弱開口想道歉:

“井少,剛才我…”

“倒酒!”

井先生打斷,表示不吃這套。

慕斯認為他是要她用敬酒來道歉,不敢不從,但自己又不能喝酒,怎么辦?索性把吧臺上他剛打開的那瓶酒,連同兩只空酒杯都端過來,順便帶上旁邊的一瓶冰檸檬水…

只不過叫她倒兩杯酒而已,這女人愣是整了一大堆?井先生無可奈何的冷笑了下,嘆口氣搖搖頭。

慕斯小心翼翼的斟上一杯紅酒遞過去,井先生默默接過,抿了一小口,并沒命令她也喝,像是不再為難了?

稍稍松口氣,在他左邊的單人沙發上正襟危坐,很拘謹的察言觀色,愣是等他把一杯酒喝完,慕斯才敢開口進入主題:

“井少,我打聽到曹主任這兩天在臨市度假。如果帶上您的投資協議,我保證…”

“你是不是先應該跟我喝杯酒,再談公事?”

井先生再度打斷,真不是他存心發難,而是這女人太過刻板。

“哦對對,應該的!”慕斯只得這樣接話,弱弱解釋著,“但我滴酒不沾哦,能不能用冰水取代?”

井先生很不屑的冷笑,輕聲咕噥了句:

“滴酒不沾還能醉成那樣?”

想起五年前那晚,她醉美人睡美人的樣子,是如此能撩動男人的…

不知情的慕斯卻愣了下:

“啥?”

洞房那晚醒來后,她身邊只有溫柔的“好老公”所以這些年她壓根沒去懷疑那晚失了身,還一根筋的認為孩子DNA報告被人篡改。起初懷疑易蘇寒的疑似后宮搞的鬼,之后懷疑惡婆婆,現在懷疑易蘇寒本人。

“沒啥!”井先生隨口敷衍,掐滅煙頭煩躁道,“得得,你愛喝啥喝啥,自己倒!”

又特么被她完敗?唉,真不甘心。

傻姐姐卻憨憨的笑著:“不用客氣,我不渴。”

這么拘謹,連冰水都不沾?怕老子下藥么?

“可我很饑渴,怎么辦?”井先生重新點根煙,沖她陰笑。

“呃…”某姐姐神情尷尬,繼而眼珠子一轉,“那要么,我去廚房給您下點面條?”

“…”井先生嘴角噙著譏諷,冷冷斜視著她,不語。

傻姐姐被他犀利嘲諷的目光弄得更局促了,只得繼續裝傻,弱弱解釋:

“內個…我,我不太會做飯,只會下面條。”

不是沒廚藝,而是懶得那么麻煩。擔心他駁回,慕斯便拍著胸脯又補上一句。

“不過我下面很好吃的!”

也許她自己都沒察覺到自己這句話有多雷人…

畢竟這幾年她空守一個有名無實的婚姻,是真正禁欲系的代表。

可某位傳言中“老司機”卻不同!這不,男人秒接話,臉上的陰笑更甚:

“爺不吃你下面,通常都是別人吃我下面!”

語出驚人!

傻姐姐頓時臉漲得通紅,竟不由自主的想起劉毛毛對“短頻快”的解釋…

場面一度很是尷尬,慕斯不敢甩手走掉,更不可能和他就這么“開車”下去。眼珠子慌亂轉不停,只得裝傻裝到底,結結巴巴的圓回來:

“您,您經常給,給人下面條啊?是,是做給孩子吃嗎?”

“我下面只給女人吃!”

某闊少大言不慚,靠在沙發上昂起下顎冷冷蔑視著她。心想,老子看你還怎么裝傻?

這話一出,慕斯的豬肝臉都快埋進胸口,雙手緊緊攥著衣角,心間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

她敢肯定:這男人是骨灰級的老司機,銀河里流著的全是他腦子里的污水!

某“污先生”仍在那洋洋得意的挑釁,皮笑肉不笑的說著:

“慕小姐挑起這話題,莫非對我下面有興趣?”

被架到臺面上,慕斯不好再沉默,極致緊張讓她脫口而出了一句把腸子悔青的話:

“哦不不,我對短頻快沒興趣!”

說完就想撞墻…

“嗯??”

井先生狠狠吃了一驚,兩道似火光般犀利的目光朝她射過去。居然有女人敢說他“短頻快”那還得了?!

男人陰陰的站起身,帶著那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場一步步朝她走來,嚇得慕斯不寒而栗:

“哦不不,您誤會了!我,我是說周期短、投資回收快…”

解釋就是掩飾!

所以她語氣越來越弱,說到最后聲音小得連蚊子都聽不見,整個人在沙發上縮成一團。

“慕小姐剛才腦子里真是這樣想的嗎?”

井先生雙臂撐在單人沙發的扶手上,掛著一臉的陰笑,俯身盯著沙發上瑟瑟發抖的女人。

盡管他語氣溫柔又魅惑,可仍讓慕斯惶恐到不知所措,雙手遮在眼前怯生生的躲開他,語無倫次的回答著:

“是,是的…哦不,不是!”

不對,仍應該回答“是”

還是不對…

臥槽槽槽,她怎么落到這樣一個進退兩難的地步?

說是,就意味著她對商業上的“短頻快”沒興趣,投資就會崩。

說不是,那就意味著…

“你在質疑本人某方面的能力?”

井先生彎下腰,故作陰狠的一點點朝她逼近。

“我沒,沒有!”慕斯哭喪著臉,身體越縮越緊,“我真,真不是那個意思!我,我…”

“欲、擒、故、縱!”

井先生冷笑著揭穿,繼而直起腰高高在上的蔑視著她。

“哼,女人這招我見多了,慕小姐又何必故作矜持?”

說完傲慢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留身后的慕斯稍稍松口氣,皺著眉頭懊惱不已…

今兒個是怎么了?說話這么不注意?凈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直到那邊的井先生點根煙,朝她翻翻白眼,板著臉撂下一句:

“不過嘛,爺對你沒興趣!”

慕斯這才徹底放下心來,長長松了口氣,漲得通紅的豬肝臉也漸漸恢復白皙。

井先生看在眼里,卻不服氣了…

你幾個意思?

我井少哪點比不上易蘇寒?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