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總裁文 > 婚途陌路:總裁不愛請離開

更新時間:2019-10-23 13:46:07

婚途陌路:總裁不愛請離開 連載中

婚途陌路:總裁不愛請離開

來源:微小寶 作者:夏七月 分類:總裁文 主角:郁時年寧溪

小說主人公是郁時年寧溪的小說叫《婚途陌路:總裁不愛請離開》,本小說的作者是夏七月創作的總裁豪門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他是她摯愛的男人,卻在婚禮當天,親手將她推入地獄。三年的牢獄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恨,就去報仇。”三年后,她浴血歸來。她說:郁時年,孩子不是你的。她說:郁時年,我不愛你了,再也不。后來,郁時年看...展開

本書標簽: 虐戀小說 女強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婚途陌路:不愛請離開 第13章 站住 免費試讀

那一夜。

她在產房里九死一生,如同是在鬼門關里走了一趟,就是那樣響亮的嬰兒啼哭聲將她給喚醒的。

她快步走了過去,推開門,就看見曲婉雪在掐孩子的大腿。

她瞳孔微縮。

這種情景讓她給看見了…

她剛準備推出去,曲婉雪已經轉頭看了過來。

她避無可避。

曲婉雪皺起了眉。

寧溪抬步向前,“少奶奶,讓我來哄他吧。”

曲婉雪打量著她的神色。

怯懦中還帶著意思坦然,似乎對于剛才縮看到的一切都沒什么反應。

“你剛才干什么去了?”

寧溪默默地握緊了手掌。

剛才她出去小花園,在別墅門口有監控,她知道自己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曲婉雪都會認真查證。

曲婉雪見她不說話,冷笑了一聲,“不會是干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去了吧?孩子哭了這么久,你就跟死了似的,別說你是睡著了!”

“我沒有,我是…”寧溪吞吐著,“我是去了一趟小花園,我…”

“你去小花園去干什么?”曲婉雪怒聲,“說!”

寧溪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曲婉雪被駭了一跳。

“你就這么跪了?”

寧溪低頭咬著牙,掩藏了眼里的某種神色。

她…如何不能跪呢。

從三年前,在寧菲菲的墓碑錢,她被那男人生生的踹彎了膝蓋跪在墓碑前兩個消失,她的膝蓋,就已經軟了。

有什么不能跪的呢。

只要能活。

“我腿軟。”寧溪的話細若蚊蠅。

曲婉雪冷冷的看著她:“你別以為你跪下了我就不問你了,說!你去小花園里去干什么事了?”

“我、我去看夜來香了。”

曲婉雪神色一滯,“夜來香?”

寧溪低著頭說:“這幾天白天的時候我照料小花園,夜來香應該就是這幾天里要開花了。”

“開花了沒有?”

“還沒有。”

曲婉雪打量著跪在地上哆嗦的農村女孩。

這樣害怕怯懦的模樣,不像是能裝出來的。

“好,等你的夜來香晚上開了花,送一盆到我的房間里去,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張嘴里是不是說的謊話!”

“我、我第一次住這么好的房子,過這么好的生活,”寧溪聲音更低了,“我、我不敢說謊,少奶奶您就是我的天。”

曲婉雪被恭維,內心很舒暢。

她一直都很滿足別人的奉承討好,當傭人跪在她腳下簌簌發抖的時候,她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滿足感。

她掃了一眼寧溪,“你能這么說,我…啊!”

曲婉雪手腕上一疼,狠狠地把手里的孩子給甩了出去。

她低頭一看,手腕上有兩排牙印。

她怒不可遏,“要翻天了!你敢咬我?”

睿睿被曲婉雪摔在地毯上,蜷縮著身子往床底下鉆,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寧溪看曲婉雪彎腰要去床下撈那孩子,急忙說:“少奶奶,找家庭醫生來看看您手上的傷吧,要不然會留疤的。”

這句話說到了曲婉雪的心里面。

她憑借的就是這一身膚白如玉的皮膚去勾郁時年的,如果真留了疤,她難以想象郁時年看她的時候眼神里會露出的厭惡情緒。

她往外走,對寧溪說:“你幫我把他給弄出來,等我回來好好教訓他!”

鞋子踢踢踏踏的聲音漸漸遠去。

寧溪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膝蓋疼,右臂也疼。

她揉了揉膝蓋,從地毯上爬起來,轉向床底下。

“小少爺,出來吧。”

床下是一片被籠罩的漆黑,那小孩子縮的很靠里,寧溪只能看見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

寧溪哄著:“出來,好么?她走了,不會有人傷害你了,現在天涼,你在床下會凍感冒的。”

她沒有哄過孩子。

即便是童童,也就在她的身邊度過滿月,就被送了出去。

現在面對這個和童童差不多大小的小男孩,寧溪的心里是一片從未有過的柔軟。

“你出來,我給你變個魔術好么?”寧溪從口袋里摸出來一個硬幣,放在手掌心上,“你看,硬幣。”

睿睿已經從床底下鉆出來了一點,慢慢的挪動著。

寧溪嘴角情不自禁向上勾,將硬幣握在掌心里,故弄玄虛的在眼前晃了兩下,口中念念有詞著,“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

啪。

寧溪雙手合十,拍了一下手掌,比起眼睛默念了一會兒,張開了手心。

兩只手掌心里,什么都沒有了。

小孩子好似是看到了什么驚異的事情,從里面猛地就探出頭來,一雙原本就黑亮的眼睛,因為驚訝更大了。

他的小手抓著寧溪粗糙的手,上下翻看著。

寧溪覺得心里很愉悅,“沒有啦。”

睿睿看向寧溪,搖著頭,心急的想要找到。

寧溪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他的頭發很柔軟,皮膚很細膩,寧溪都覺得自己粗糙的手會不會傷到他的皮膚…

“我再給你變出來。”

寧溪雙手在空氣中抓了一把。

“天靈靈地靈靈,給我一個硬幣吧!”

寧溪雙手在空中揮舞著,睿睿一雙眼睛也跟著滴溜溜的轉動著,舍不得放掉任何一個動作。

啪。

寧溪雙手合十,又一揚手,做出一個拋擲的動作來,手指向床上。

“硬幣跑到你的枕頭下面了。”

睿睿一聽,翻身上了床,一把拿起枕頭找來找去,卻是沒有找到。

寧溪走過來,蹲在床頭。

“你看,在這里。”

她指著床頭的另外一側。

睿睿一看見那亮晶晶的硬幣,一下抓住了硬幣捧在自己的手心里,高興的合不攏嘴。

他似乎很喜歡這個魔術,把硬幣塞到寧溪的手里,比出兩根手指。

寧溪看懂了他的意思,“你要兩個?”

睿睿重重的點頭。

“但是今天太晚了,”寧溪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過了十二點了,太上老君睡覺啦,我的魔術就不靈了,變不出來了。”

睿睿噘著小嘴,有點失望。

寧溪幫睿睿蓋上被子,“神仙也是要睡覺要起床上班的,我改天再來給你變魔術?”

睿睿點了點頭。

寧溪去一條毛巾,幫睿睿擦了擦臉上哭干的淚痕,等到睿睿閉上了眼睛,才關了燈。

她剛想要出去,睿睿的小手抓住了她的手指。

“好,我不走,我就在這里陪著你。”

寧溪蹲坐在地毯上,看著睿睿的睡顏。

他和郁時年長得很像。

五官之中,鼻子嘴巴最像。

她本應該厭惡他的,就如同厭惡恨郁時年一樣。

可是,她卻對這個才兩歲多的孩子沒有一點討厭。

從剛才看見曲婉雪私底下掐孩子的時候,她剛看到孩子翻身腰腹上的青紫掐痕,她只覺得心疼。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到孩子熟睡之后,寧溪才站了起來,輕輕跺了跺酸麻的腳,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

剛反手關上房門,她就看見了從樓梯上走上來的一道身影。

寧溪心跳猛地加快。

已經快凌晨一點了,能在這二樓的就只有三個人。

曲婉雪,睿睿,還有一個就是…郁時年。

郁時年喝了酒。

距離很遠,寧溪都能聞到他身上散發著濃郁的酒氣。

寧溪低著頭,在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點頭叫了一聲“少爺”便低著頭想要繼續向前走。

“站住。”

男人忽然開口。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