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短篇 > 愛你情深已入骨

更新時間:2019-10-23 12:43:47

愛你情深已入骨 已完結

愛你情深已入骨

來源:公主書城 作者:二月瓶 分類:短篇 主角:歐陽御云熙

《愛你情深已入骨》是二月瓶最新寫的一本都市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歐陽御云熙,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結婚五年,他從來沒有碰過我。卻在提出離婚后,跟我夜夜纏綿。...展開

本書標簽: 言情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愛你情深已入骨 第二十章: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免費試讀

垂在身側的手掌暗暗攥緊,幽黑的眸光顫了顫,她絕望又聲嘶力竭的模樣生生刺疼了他的眼睛。極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緒,沈墨深上前伏在她耳邊,輕的說,“唐蘇宛,我沈墨深不是你說愛就能愛,說不愛就能不愛的人,想離開,你做夢。”

說完,他毫不留情的轉身就走,走到門口對著下人冷冷的吩咐,“給我好好看著她,要是她有半點閃失,我拿你們是問。”

唐蘇宛,你最大的錯,就是沒能一錯而終。

你想離開,我就是綁,也不會讓你如愿。

砰地一聲有什么東西在腳邊砸碎,是他們的結婚照,她從前最愛盯著看的結婚照,如今卻決絕摔在地上,支離破碎。

“沈墨深,我恨你,你一定不知道我現在有多恨你。”

沈墨深高大的背影頓了頓,但只一秒,他還是抬步向外走去。房間的門重重的關上,唐蘇宛聲嘶力竭的哭喊聲也一同被隔絕。

口袋里的手機像瘋了一樣震動,沈墨深卻不聞不問,自顧自撥開地上的碎玻璃,撿起那一張照片,他們倆的合照少得可憐,這張結婚照就是為數不多的一張。

指尖驀地的一疼,鮮血汩汩流出,沈墨深卻好像沒有知覺一般,捏緊手里的照片向外走去,血跡滴了一路,觸目驚心。

郊區莊園里,林蔚然聽著聽筒里一次一次傳來冰冷的聲音,氣憤地將手里的手機摔了出去,手機砸在墻上立刻四分五裂。

都是因為唐蘇宛,若不是她,墨深怎么會十幾天都不來看她,甚至連她的電話也不接。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林蔚然從衣服口袋里翻出一張名片,拿起桌上的座機打了過去,咬緊牙關,“五百萬就五百萬,東西盡快拿給我。”

濱海別墅里,日子一天一天的過著,唐蘇宛哭也哭了,鬧也鬧了,沈墨深卻依舊不為所動,她能活動的地方只有那一間主臥,他就差用一條鏈子將她綁起來。

日子平靜起來才最是可怕,誰也不知道下一場風暴到底有多大。

唐蘇宛定定看著窗外翻騰的海水,竟好像已經不屬于這個世界,手機短信提示音突然響起,突兀地打破了所有寂靜。

爸爸…向人下跪。

什么意思?

唐蘇宛來不及多想就抓起地上的手機,手指輕顫點開那一張照片,照片模糊得很,但鏡頭里的人她卻一眼就能認出來。

真的是爸爸。

還有…沈墨深。

眼淚斷了線似得啪嗒啪嗒砸在手機屏幕上,唐蘇宛緊緊捂上了嘴唇,嘴唇被她要的幾乎要潰爛,血腥沾滿唇齒間。

爸爸…為了她…向沈墨深下跪。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模糊的視線落在照片右下角,照片上的時間水印是林蔚然出車禍出院的第二天,一定是因為那一張報紙,她怎么這么傻,爸爸那么聰明的人怎么會被她那么輕易說謊糊弄過去呢?他一定是發現了什么,才會跑去求沈墨深的。

爸爸那么高傲的人,竟然為了她這么個不爭氣的女兒,向著自己的女婿下跪。

唐蘇宛,你怎么還敢活著,你怎么不!

唐蘇宛幾乎要將手里的手機捏碎,纖細的指骨泛出蒼白,瘦弱的肩膀瑟瑟顫抖,像風中飄搖的浮萍。嗓間好像有腥甜的氣味翻涌,她撫上胸口,左心房的位置似乎已經停止了跳動,有什么正在慢慢,燃成灰燼。

“少奶奶,晚餐準備好了”門被打開,新來的吳嫂端著餐盤擺在桌子上。

“我要見沈墨深”叫出他的名字,她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吳嫂先是一愣,隨后又立馬恢復,連忙應聲,“好好,我這就去告訴少爺。”

這么多天了,這個少奶奶還是第一跟她說話,她只見過少爺關心問候少奶奶,少奶奶卻從來對少爺只字不提,今天這是怎么了?

半小時后,沈墨深急匆匆趕回別墅,吳嫂說她要見他,他推了所有的會議,不管不顧就沖回了家。

“少爺,您回來了”傭人恭敬的接過他手里的外套。

“她呢?”

“少奶奶今日一直坐在窗前,晚飯也沒有吃。”

沈墨深輕輕推開主臥的門,一股淡淡的酒氣就撲面而來,他不禁眉頭微蹙。

她喝酒了?

答案是肯定的,唐蘇宛抱著膝蓋,歪著腦袋坐在落地窗前,目光迷惘沒有焦點。屋里的燈沒有打開,她蜷縮的身影在茫茫夜色中更顯渺小。

她的腳邊還歪歪扭扭的躺著一個酒瓶,紅色的液體一點一點的滴出,落在純白的地毯上,紅的妖冶,像是夜里盛開的彼岸花。

明明她離他這么近,為什么又看起來那么遠,沈墨深握著門把手的手指暗暗收緊,直至骨節泛白。就這么站了好久,他才抬步走進,從柜子里拿出一條毛毯,朝著她走去,“怎么不吃晚飯?”

“你知道,我是什么時候開始喜歡的嗎?”對他的問題充耳不聞,唐蘇宛卻是看著窗外浪花澎湃的大海,頭也沒回,平靜的出聲。

沈墨深拿著毛毯的手指輕顫一下,眼里泛起點點希冀,他張了張嘴,薄唇歙動,卻始終一個字也沒有說出口。

見他不語,唐蘇宛嘴角染起一抹苦笑。

她在想什么他怎么會知道?

他不會知道的!

“七歲,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唐蘇宛淡淡地說著,似乎是一件與她無關的事情,“那天我第一次到沈宅,結果因為貪玩不小心掉進了游泳池,我不敢告訴爺爺,只能一個人躲在花叢里偷偷哭。所有人都以為我跑丟了,他們甚至著急的報了警,卻只有你一個人找到了我。”

“那是你第一次背我,還一個勁兒沒好氣地說我麻煩,嫌我笨”她的嘴角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卻絲毫看不出一點開心。

很好笑,是吧?

在還根本不懂愛的時候,她就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一愛就是十多年,飛蛾撲火,也不過就如此!

“沈墨深,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可是現在…我只想忘了你。”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