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懸疑 > 詭案解密

更新時間:2019-10-19 15:45:00

詭案解密 連載中

詭案解密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毒孔丘 分類:懸疑 主角:趙小岳冷彤

主人公叫趙小岳冷彤的小說叫做《詭案解密》,它的作者是毒孔丘創作的懸疑推理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離奇詭異的尸體殺人案、震驚礦大的同花順鬼魂復仇案、轟動全省的強迫癥連環殺人案、網絡盛傳的貓臉老太太詭案、駭人聽聞的紅衣女鬼校園殺人案······ 一樁樁恐怖、離奇、詭異的案件,跌宕起伏的情節,絲絲入扣...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詭案解密 第十二章 尸體上的牌 免費試讀

馬局的辦公室里,邢隊繪聲繪色、口沫橫飛的給馬局吹噓一番,緊接著讓我們倆把整個偵破過程詳細說一下。

我剛才聽馬局叫冷彤的名字時,就感覺兩個人非常熟悉,也叫得非常親切,本想讓冷彤來說,但冷彤又垂下長長睫毛,一言不發了,我也只能給馬局匯報起來。

整個偵破的過程也確實非常精彩,幾乎是完全離不開一個個推理,最終以最快的速度偵破此案。

邢隊此時才哈哈笑著說道:“馬局,我從警年頭也不少了,類似這種高智商的大案,也見過幾起,不過,從案發到告破,僅僅用了兩天時間,而且五名犯罪分子全部落網的案子,還是第一次碰到!”

“了不起,這小趙真行啊!”馬局更是哈哈大笑起來:“這次要不是迅速破案的話,我都無法交代了,齊校長和市里都打了招呼,從上到下都非常重視,不僅僅是破獲此案,還連帶破獲一起倒賣人體器官的案子,功勞不小啊!”

我連忙說道:“馬局,其實我起到的作用并不大,都是···”

我一句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胳膊上被狠狠地掐了一把,不由得頓了一下。

“年輕人還很謙虛,更是難得了!”馬局笑得瞇起了眼睛,瞥了一眼邢隊,這才說道:“我知道小彤彤也幫了忙,這丫頭也行,但是老邢就這個樣了,這么多年了,我了解他,你們就別客氣了,今天時間晚了些,改天我給你們慶功!”

剛才那一把就是冷彤大美女掐的,我看了冷彤一眼,就像不是她掐的一樣,馬局都接過去了,我也不好再搶著說什么,只能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起來。

我們三個出了馬局辦公室,邢隊就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小小,彤彤,真行,這次我也要好好謝謝你們,馬局給你們慶功之后,我單獨請你們倆,接下來就交給我,你們都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下午來看看就行!”

我這才意識到已經是晚上七點了,我們是中午抓了這些人體販子的,把案子徹底弄清之后,也就這個時間了,笑著答應一聲。

我和冷彤并肩下了樓,這時候我才:“彤彤,你怎么不說呢?把功勞都推給我,這多不好意思啊?”

“我不愛出風頭。”冷彤淡淡地說了一句,緊接著說道:“況且最初也是你提出來的大是大非推理,你的作用也不小。”

其實我也不愛出風頭,要說功勞,我就不敢說了,我們心里都有數,我看了看冷彤大美女,忍不住又說道:“彤彤,我知道你在幫我,就連突破萬洪波心里防線,都是在你的幫助下完成的,你真厲害,還有一個細節,也是你提出來的。”

冷彤微微一愣,立即瞪著大眼睛:“你說什么細節?”

“就是李莞歷教授被尸體掐死,毫無掙扎的跡象。”我由衷地說道:“當時我們還都無法解釋,你就說可能是心里有鬼,這個細節我也一直記著,果然在萬洪波這里得到驗證,李莞歷教授不是個無神論者,早就擔心弄得尸體死無全尸,會遭報應,當時就是這個情況。”

“你還記著這個細節,很善于總結嗎,孺子可教!”冷彤大美女這次倒是有些動容,小嘴兒咧了一下,很快收了回去。

這時候已經來到一樓,大雷子不知道從哪里竄了出來,伸手攔住我們,哈哈笑著說道:“小小,冷丫頭,行啊?你們沒白吹吹噓噓的,說什么推理,還真破了案子啊!走,我請你們倆吃飯去!”

大雷子是興奮極了,說著話拉起我就走。

冷彤此時才插口說道:“用你請?不去!”

“你怎么不給面子啊?”大雷子和誰都不外,看冷彤不去就說道:“你不去我請小小,小小還跟我去呢!”

冷彤邊走邊說道:“他累了,要回家休息,也不去了,咱們走!”

這大美女的話像是有魔力一樣,我也不由自主地掙脫了大雷子的手,邁步跟了出去,留下大雷子一個人在大廳,瞪著環眼盯著我們倆,一臉茫然的樣子。

我出來之后才說道:“彤彤,那我請你好吧?”

“傻大個請我不去,你請我就去了?”冷彤白了我一眼,這才說道:“回家好好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了。”

這大美女很快就攔了一輛出租車,一溜煙開走了。

我和大雷子幾乎是一樣的表情,有些茫然,但是這種事情發生在這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大美女的身上,也并不太奇怪。

這個離奇的大案這么快就破獲,而且冷彤還不要什么功勞,我可以說出盡了風頭,回到家還一陣陣的高興不已,睡了一宿舒服覺。

邢隊昨天說過,明天上午可以不用上班,早上我還睡了個懶覺,起來之后把這個案子的偵破經過詳細記錄在筆記本上,這也是我參與偵破的第一起離奇大案—尸體案。

直到感覺肚子有些餓了,我才站了起來,還沒穿好鞋,外面就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伴隨著大雷子甕聲甕氣的喊聲:“小小,起來沒有?快走,有人命案子了!”

我心里一震,這么快又有人命案子了?急忙答應了一聲,快速穿好鞋跑了出來:“雷哥,是哪里發生的命案?不會是醫大吧?”

“不是,那個案子你們不是推理出來了嗎?”大雷子撇著嘴上了車,一邊說道:“這次是發生在居民區的命案,邢隊說了,你和冷丫頭會推理,在接到報案之后,立即派我來接你,你小子行了,現在很牛,我都成了你的專職司機!”

我差點兒沒笑出聲來,知道大雷子是胡說的,邢隊不會那么說,但是經過前面一個案子之后,邢隊對我和冷彤非常看重,這一點倒是可以肯定的。

大雷子開車三繞兩繞的,來到北山區一片居民房附近停了下來,前面已經看到警車了,似乎也是剛剛趕到的樣子,正在一戶房門前拉起警戒線。

旁邊還站著一些居民,邢隊好像在詢問其中一個學生樣子的人。

我跟著大雷子走過來的時候,冷彤大美正從另一側進來,邊掃視著圍觀的人群,邊和我們倆匯合,來到邢隊身邊。

“死者是你們的同學?”邢隊問那個年紀在二十上下的男孩子:“哪個學校的?”

那學生的臉上明顯還有一絲驚慌之色,怯怯地說道:“嗯,我們都是礦大二年級學生。”

邢隊看我們過來,沖著我們點了點頭,臉上的神色有些難看,繼續:“你叫什么名字?是怎么進來的,為什么來這里?”

我們幾個對視了一眼,能理解邢隊臉色很難看的原因,死者又是一個學生,這種案子最讓人頭疼,學生們比較敏感,而且校園里傳播的速度也非常快,很快就能弄得滿城風雨,尤其是大學校園,里面都是天之驕子!

“我叫李霖,和梁棟是好朋友。”叫李霖的學生說道:“他家庭條件好,不住在學校,我們也經常在這里聚一下,我有這里的鑰匙,昨天我們約好中午一起吃飯,他一上午沒去,中午我才過來找他,沒想到就···”

邢隊略一沉吟,接著:“昨天你最后見到梁棟是什么時候?”

“昨天晚上九點多吧?”李霖摸了摸腦袋,有些不確定地說道:“反正我們五個人是一起喝了些酒,之后順路把梁棟送了回來,我們才回學校的。”

邢隊點了點頭,示意我們幾個跟著進來。

民房還算寬敞,距離礦大也不遠,有一個獨立的小院子,里屋門前地面上就有一灘噴濺型血跡,門鑰匙還插在門上。

進了里面的房間更是嗅到一陣血腥味兒,水泥地面上就有一道血痕,似乎是拖拽的痕跡,一直延伸到左面的臥室中。

左側臥室看到王法醫和助手小劉的身影,正在一張床前忙乎著,副隊長高鵬和老魏也在一旁,看起來我們來的并不晚。

進來我們才看到,床上呈大字型躺著一具男尸,床單是白色的,整張床幾乎都被鮮血染紅,尸體就躺在血泊之中,看起來觸目驚心!

被害者年紀不大,從剛才詢問的情況來看,也是一個學生,尸體是睜著眼睛的,臉上的神情似乎是痛苦,也似乎是驚恐。

尸體上身穿著藍色夾克衫,里面是黑色T恤,下面已經被褪了下來,褲子和鞋子一起被散亂地扔在一旁地面上。

走進一些才看到,尸體的下面血肉模糊一片,呈大字型的中間部位,有一張被血跡浸濕的牌—紅桃K。

王法醫看邢隊長也進來了,助手也都拍照完畢,這才回頭說道:“被害者為男性,年紀大約在二十左右,死亡時間大致在昨天晚上九點至十點之間。”

邢隊點了點頭,王法醫這才把那張牌拿了下來,兇手似乎是怕被鮮血沖走,還用透明膠布粘在上面。

牌下面的情況讓大家都吃了一驚,剛才就看到這張牌有些不對勁兒,此時才看清是哪里不對勁兒,這張牌是擋著尸體下身的,一片血肉模糊,被害者的**已經不見了!

我還看到被害者左側大腿內側,有一道扭曲的刀疤,約兩寸長短,明顯不是新傷,部位緊貼著腿內側,要不是此時這個大字形的姿勢,還真看不到。

王法醫皺著眉頭仔細看了看,這才讓小劉和一個警員幫忙,把尸體翻過去。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