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歷史 >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更新時間:2019-10-18 15:35:20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連載中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來源:幻想書院 作者:棱角刺刀 分類:歷史 主角:林振馬雯月

精品小說《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由棱角刺刀傾心創作的一本歷史軍事風格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振馬雯月,書中主要講述了:1645年,清軍一路南下,明清兩軍血戰揚州,明軍敗北,前錦衣衛總兵梁茂在雁停山迫于形式跳入崖底,沒有想到落入前年古潭之中,而這個古潭竟然是后漢兵工廠,而后幸得一盜墓賊之女相救,而后兩人心底深愛著彼此,...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明末歲月之再起波瀾 第五章 月影之下 免費試讀

夢春之夜,花盛連連!

銀月朗照,星辰繁盛。

林振酒后頭暈目眩,也不忘安全,拿刀走出山洞,小心翼翼視察山洞周圍是否安全,一切處于靜態,看來清軍并無人搜索九霄山。

他再抬頭望遠端山巔,絲絲流云從銀月面前微微飄過。

黑幕籠罩下的九霄山,幽靜的山洞內,雖看不見洞外百花艷姿,但各種野花綻放,飄露馨香,不斷隨風傳入洞中。

夜深人靜,時過子時。

林振身上的酒氣慢慢解化,有一種恍然大悟與后知后覺的感覺。

林振的眼睛不由自主盯向如睡美人的她,似夢牽魂連,她的樣貌在林振眼眸里越來越清晰,但林振卻感覺越來越縹緲,心如夜色,幽暗又凄迷。

酒前看透一切的思緒,酒后清醒都已化零,他已把所有的情緒化作冷淡,凝視在她身上。

鍋中的竹筒蒸飯,早已熟透,只是不見馬雯月醒來。

墨夜幽靜,思緒情仇。

林振時不時看著打暈馬雯月的右手,感到無奈,不由自主的發出言語:“她一定是清廷的某位公主,我用她要挾清軍退軍會有用嗎?其實仔細一想,我朝廷腐敗昏庸,很多有權有勢的小人貪生怕死,清軍還未到,就想到逃跑或者投降,而南京許多守將,早已被瓦解軍心,這樣下去,想都不用想的問題,南京......是肯定保不住的;打暈你,我本是無心的,我的手,還是第一次打無辜的女人,不應該啊!”

夜意深冷,又起陣風。

林振猙獰的表情,坐在篝火處,加柴燒火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他擔心馬雯月著涼,將外衣脫下,蓋在馬雯月身上。

再加大火勢,為馬雯月保持體溫。

“哎!”

唉聲嘆氣中說明,林振于心不忍,火光不斷閃照著這位妙齡女子白皙又柔嫩的臉頰,映出她桃花盛開般之美顏。

微風輕送,吹動火光,也吹動她白色衣領與黑瑩發梢,讓洞內的環境,顯得更加撲朔迷離,她未被披掛蓋住的上肩,勾勒出豐腴橫聳的雙肩,讓她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又閃著充滿幻想的光澤,她如冰美的樣子,顯得是那樣的冷清,就像月下的霜露。

林振這才仔細看清馬雯月的樣子,柳葉細眉,淡紅雙唇,嬌柔美細的身姿讓林振不由自主進入了充滿幻想的世界。

剎那間。

火光不知為什么突然弱下,那種預感,似馬雯月的臉龐變得陰沉,林振清醒的意識到,自己愛慕的凝視已失態,他又回到殘酷的形勢中。

夜光如幕,籠罩在山洞周圍,似天與地已經連接起來,只有兩人的世界,顯得極為空闊。

好安靜啊!

這種沉默的世界,誰都不愿意輕易打破,因為戰亂與饑荒的生活,不會應那徹頭徹尾的陰暗。

人,總有感覺特別美好的一瞬間,雖然那一瞬間特短暫,但對于有些人來說,只要擁有那一瞬間,就能心滿意足。

錦衣衛不是天生的,林振也曾幻想過期望的美好生活,與馬雯月默默的呆在一起,只覺得可惜的是,她不曾醒來說說話,哪怕是被馬雯月罵一頓,林振此時也會覺得開心,所以,這個瞬間他覺得特別美,或許是林振酒醒后,人會軟弱無力,在凄美的環境中,有她在身旁,讓人著迷,讓人曖昧,讓人奢望,這樣的一瞬間,對于一個冷酷無情的錦衣衛來說,這個瞬間值得林振永遠銘記于心。

然而,馬雯月卻不醒,時間卻不知不覺的過去,也許相處的時光在她醒來后就會結束,所以林振很珍惜與她相處的每一秒。

走出洞口。

林振望著銀月思人生,就是默默期待夜的來臨會有好夢一場。

......

“喔......喔......喔......”

狼嗷之聲,貫穿野外。

一隊尋找馬雯月的清軍逗留在九霄山廣闊的大壩上,他們漫無目的尋找,只覺得是被人玩得團團轉,身心疲憊不堪。

通紅黑幕的火把,燎光閃照,似遮住了清軍巡視的雙眼,從午至夜下來,都變得無精打采。

“駕......駕......駕......。”

此時,冷傾騎馬趕到九霄山。

站崗巡視的士兵見到冷傾,趕快上前牽馬。

帶隊統領即刻向冷傾稟告:“啟稟冷大人,我們還沒有找到小姐的蹤影,現在各處漆黑一片又狼嘯聲不斷,就這樣冒冒失失的進入山林,我們恐怕會遇上豺狼虎豹啊!”

冷傾觀望偌大的九霄山輪廓一番后,便問:“你們確定綁架小姐的人進入了九霄山嗎?”

“額......這......。”

冷傾皺眉頭一看統領,怒言:“干嘛吞吞吐吐?大聲說清楚。”

侍衛統領:“啟稟冷大人,我們一直追尋馬群的足跡而來,但再往前面走十公里左右已經不在是岑州的地盤了。”

冷傾也無可奈何:“這么說,綁架小姐的人已經離開了岑州,我們已盡心盡力了,為了回去少挨罵,我們在這里住一個晚上,明天回去吧。”

“是,冷大人。”

四處又安靜了一會。

突然。

幽靜的茂林中“咵呲”一聲。

蝙蝠騰空亂竄。

一道黑影突然從清軍頭頂閃出。

“咚”的一聲。

一名清軍騎兵被莫名而來的黑夜之腳踢下馬,只見武士刀揮刀一出,好幾名清軍騎兵被劈下馬。

“啊!快來人啊!有人帶小姐要逃走。”

倒地的清軍摸著傷痛處大聲呼喊。

東洋人快準狠的刀法,似一招夜幕突然而出的閃電,瞬間擊出,駕馬奔逃。

“駕駕駕......。”

東洋人騎著馬瞬間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冷傾從營地快速奔出,看見地上躺著的騎兵,大聲問:“發生了什么事?快說。”

“啟稟冷大人,剛才我看見一位東洋武士夾著小姐奪馬而去。”

冷傾疑惑不解:“東洋人?怎么又是東洋人了?不是說是明軍錦衣衛嗎?”

“屬下也不得而知。”

冷傾:“哎!真怕與一群在一起。”

冷傾來不及思索,迅速騰空,連步翻躍數十米,咬牙怒氣而追。

“駕......。”

久宮純一郎騎著駿馬越過彎道路口,急速駕奔。

一道破夜幕的身影快速而出,冷傾先翻越山坡,趕在久宮純一郎要經過的路口堵截,抓住山體上的大樹干,眸睹透過山體幽暗的光線一看,馬背上掛著一位女子,見那女子身上是馬雯月的衣物,這讓冷傾深信不疑。

久宮純一郎經過的時候,冷傾大力側跳,撲倒久宮純一郎,而馬卻急速奔遠,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久宮純一郎與冷傾都滾地起身,冷傾站起,二話不說,拔刀怒劈,以進攻招式揮武手中之刀。

久宮純一郎幽體轉身,他被迫拔出武士刀應戰。

久宮純一郎揮刀,眼神似目中無人,完全沒有睜開眼睛目視冷傾,言:“很好!這正是我想要的,沒有想到,一天時間,讓我遇上明清兩位侍衛高手。”

冷傾是遼東五大高手之一,以出刀猛而靈巧出名,擔任左侍郎侍衛總兵。

“看刀。”

冷傾彈地而起,騰空越近長刀所劈。

“鐺呲”一聲。

刀刀猛力碰撞,擦出的火花如飛石流星,閃過眼際。

“呀!”

冷傾連步揮刀,轉體橫刀所劈、擺身豎刀所砍,側身撇刀所刺,招招迫使久宮純一郎退步而防。

雙方彈地騰空,刀刀攻防連招,你來我往。

橫刀豎擋,撇刀側擋,再彈腿鞋底對鞋底,用力一踢,兩人退后數十米遠。

久宮純一郎睜大眼睛,腳麻木不堪,一絲血跡染紅褲,不過,他尚未發現。

冷傾不依不饒。

刀尖擦地,猛沖而上。

久宮純一郎也毫不示弱,舉刀平眼,對沖而上。

在距離大慨五米的位置上,冷傾突然魚躍龍門,翻身舞龍騰,只見刀尖上揮起草葉與塵土飛向久宮純一郎。

久宮純一郎猝不及防,護眼一檔,再望頭空之刀......

“呀!”

冷傾舉刀騰空劈來。

久宮純一郎趕快橫刀一檔,只覺得雙手麻木不仁。

冷傾猛近,久宮純一郎快退。

只見雁翎刀一揮武。

“咚”的一聲。

久宮純一郎右腿抵住樹干,再借力跳起,左腿大力轉身踢,直接踢掉了冷傾手中之刀。

刀在空翻滾后插在地上約十米處,冷傾雙手握拳,怒目以對。

整棵樹木搖搖晃晃,無風卻“嘩嘩”響起,晃動搖出幽幽暗影,似搖墜青春起歌舞。

久宮純一郎抓住機會,快刀怒劈,轉守為攻。

冷傾借力,進入枝繁葉茂之地,快步跳退,低頭滾地躲避強有力的一劈,使出蝎子擺尾,踢中久宮純一郎持刀的手臂,再雙手撐地,大力使出龍虎翻身,再踢中久宮純一郎持刀的手掌,武士刀滾出十幾米,雙刀幾乎插在一起。

刀不在手,握拳出擊。

虎拳龍身,鷹爪展翅,如躍虎奔馳,似騰龍在空。

久宮純一郎雙**叉,現在以攻為守。

雙方拳頭如鐵錘,大力怒砸對方。

大打出手,十招攻守,步退步進,汗水似在火爐中奔流而出一般,幾乎是平手。

“駕......。”

遠處一群火光奔來。

久宮純一郎看見清軍大隊人馬追來,拳拳較勁的時候,突然使出一招佛影幻手,有力的手臂似一條光滑的泥鰍,冷傾未能握住,被久宮純一郎一拳重重的擊出,冷傾被擊中,連退數步。

“冷大人,你沒事吧?”

冷傾擦去嘴角溢流的血跡,眼睛緊盯久宮純一郎說:“我沒事,給我沖上去將他亂刀砍死......。”

“是,冷大人!”

見勢不妙,眼見久宮純一郎想拿回武士刀再而逃,冷傾拿起侍衛的刀,怒飛而出。

聽見刀飛嘯而來,久宮純一郎趕快倒地翻滾躲開。

“殺......。”

許多騎兵舉刀砍來之時,久宮純一郎倒地躲過揮怒的刀鋒,再彈地跳起,放出許多火焰飛鏢,再扔出一顆閃電流星彈,“嘭”的一聲,一股刺眼的強光與濃煙,棄武士刀,神秘而逃。

冷傾輕步上前,在倒下的騎兵身上取下一枚火焰飛鏢,嘴里念叨:“火焰飛鏢,我曾經聽說莽古請的也有人用這種飛鏢,難道他是莽古的人?這倒地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名騎兵拿著武士刀低頭向冷傾稟告:“啟稟冷大人,我們三人被飛鏢刺中而死,還有五人,這是剛才那位東洋人留下的武士刀。”

冷傾咬牙切齒:“哼!這件事情我不會就此了事,你們留下來照顧剩下的人,其他快去追那匹馬跑去的方向。”

“是,冷大人。”

......

岑州總兵府。

馬占鮑披著外衣走進抿聊房,一進屋就看見武士刀與火焰飛鏢,只覺得驚訝萬分,不可思議。

冷傾如實相告。

馬占鮑則是豪無頭緒:“什么?不是說是明軍綁走了小姐嗎?怎么又變成了東洋人?萬萬沒有想到是貝勒爺的人綁架了愛女,更沒有想到的是他還把你打傷了。”

冷傾:“請馬大人放心,冷傾并無大礙,只是小姐她......。”

馬占鮑奇怪的眼神盯著火焰飛鏢不放,念叨:“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冷傾:“請大人放心!相信東洋人在我大力攻擊之下也有所,我相信他并不會傷害小姐,如果我沒有估計錯,是莽古貝勒爺想要我手中的武學典籍。”

馬占鮑細細想來,右手撫摸胡須說道:“據我所知,莽古貝勒爭強好勝,喜歡南征北戰,又沉迷各種武學,說來,我已有好幾年未見到他了,現在江南戰亂,以莽古的性格,他必定不會袖手旁觀,如果他想要你手中的武學典籍,就麻煩你就送于貝勒爺好嗎?”

冷傾顯得心不甘情不愿,趕緊轉移話題:“這......,事情還未查清楚,豈能輕易想到事情發生在貝勒爺身上?”

馬占鮑左右徘徊后,言道:“你說的也有道理,就有勞你最近多花些時間,一定要給我查清楚,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冷傾:“是,大人,屬下一定會盡快救出小姐,并查明此事。”

馬占鮑搖頭晃腦:“哎!可憐我的女兒剛來江南就遇到這種事,看來我要在江南立足,難啊!”

......

夜幕之中,冷風陣陣。

幽暗的房間內,亮著一盞弱光紅燭。

漆黑的窗外,風聲突然加大。

久宮純一郎用紗布正在捆綁已經淤腫的手臂,這才發現腳下已經是血跡斑斑。

久宮純一郎不愿意承認丟掉武士刀一事,半閉著眼睛,冷語冰冰:“他的出手招式與遼東高手出招很相似,難道他是遼東高手?哎!我今天的損失還真可以,做了好人好事,一點好處也沒有撈到,還受了傷,到底是遼東高手厲害呢?還是錦衣衛要厲害呢?不過我聽說錦衣衛武藝高強,出手又心狠手辣,這就要讓我以后多加注意。”

清軍遼東高手與明軍錦衣衛最大的區別是,遼東高手是通過比武斗狠一決雌雄;而明軍錦衣衛則是通過執行艱巨的任務而生存,要知道錦衣衛完不成任務,只有死路一條。

謝謝點讀!

第五章完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