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歷史 > 玄宗末戰

更新時間:2019-10-14 16:28:43

玄宗末戰 連載中

玄宗末戰

來源:奇熱聯盟 作者:杭州城市公子 分類:歷史 主角:陳鼎韓月儀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玄宗末戰》的小說,是作者杭州城市公子傾心創作的一本歷史軍事風格的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玄宗從周朝開始,暗中操縱整個天下,轉瞬到了二十世紀初,遭遇到了三千年來最大的變局。最強的江山宗貴胄陳鼎,受到命運的無情擺布,未婚妻慘死,被囚十年,等他恢復自由之身,更加殘酷的現實擺在面前。原本弱小的東...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玄宗末戰 第4章 馬匪來襲 免費試讀

陳鼎不免嚇了一跳,對于韓月儀,他的印象一直是喜歡模仿福爾摩斯,膽子很大,現在看來,何止是膽子大,簡直是無所畏懼,不知道是哪家的豪門培養出如此奇葩的大小姐。聽說是新近的豪門,蔣、宋、張等國內豪門之中,似乎沒有一個姓韓的?

韓月儀性格有點像男孩子,神經很粗,如此慘烈的場景,見得熟了,就自然忽視,突然聽到車廂的廁所之內,傳出呼吸聲,頓時警惕起來,拿著槍指著廁所門喝道:“出來!”

里面立時沒有了響聲,似乎被嚇住了。

韓月儀眉頭微蹙,大聲喝道:“再不出來,我就開槍了!”

廁所里面又響起一陣悉悉索索的響聲,仿佛里面的人極力往深處躲避。能夠聽懂人話,知道槍械的威脅,自然是人。韓月儀因此膽子巨肥,一把拉住廁所的門把,卻拉不開,原來已經在里面被鎖住了。

韓月儀大怒,又用能當大炮的手槍,對準門鎖,轟地一槍,不僅射穿了門鎖,甚至連地板都射穿了。

她猛然拉住門把手,把廁所門掀開,迅速把槍管伸進里面,暴喝道:“出來!”

沒有偷襲,韓月儀定定神,看到廁所深處,縮著一個形貌猥瑣的中年漢子,廁所空間不大,他個子矮小,就盡力往里面多。見到了槍管以后,嚇得兩眼發直,不足大聲求饒。

韓月儀不由得非常失望,便垂下了槍,這中年漢子明顯不是什么“兇手”一看就知道是運氣極好,在煞氣爆發的時候,正巧呆在廁所里面,以至于逃出了一條性命。

韓月儀淡淡地說道:“好了,我們是來救你的,現在你可以出來了。”

那中年漢子千恩萬謝,連滾帶爬地跑了出來,往車廂里面瞥了一眼,頓時臉色煞白,幾欲嘔吐,慌忙就往車門處逃竄,途經陳鼎身邊的時候—

突然陳鼎一把拎住中年漢子,低聲喝:“道具在哪里!”

韓月儀說道:“你弄錯了吧,他只是一個運氣極好的乘客罷了。”

陳鼎冷笑道:“你瞞不過我的,你身上有一股極淡的煞氣,不致命,顯然你和道具有過密切接觸,才會沾染從道具里面泄露的少許煞氣。”

韓月儀頓時大怒,叫道:“好啊,差點讓你哄騙了,還不快說實話!”

說完,就把可以當大炮的手槍抬了起來,敲敲中年漢子的腦殼,意思是不說實話,就一槍爆頭。

中年漢子哪有這個膽子,兩股戰戰,不足求饒,便把他所知道的事情說出來。這中年漢子是山東昌樂人,村民在土里挖出了一個上古遺址,有很多古物,便兩人一伙,一人攜帶古物,一人監視,乘坐津浦線去上海販賣,發點小財改善村民生活。

哪知在火車上的時候,另外一個攜帶古物的村民,開始發瘋咬人,身邊的乘客或者身體,慘不忍睹,或者發狂變成僵尸,胡亂咬人。乘警趕來查看情況,處理事端,結果最后也給變成僵尸的乘客給弄死了。中年漢子見識不妙,趁機逃到了廁所里面,那僵尸沒有智商,不知開門,所以躲過了一劫。

陳鼎眉頭大皺,原來不是玄裔作祟,居然只是幾個村民胡亂從土里刨出了上古的什么兇器,引發如此大的災難。

“那古物在哪里?”

陳鼎追,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莫過于回收古物,避免造成更大的事故。

中年漢子搖搖頭,表示不知道,他倒是逃得匆忙,哪管得住古物。

陳鼎眉頭大皺,就又:“那古物是怎么個樣子?”

中年漢子形容,那是一把很長的青銅勺子,只是頭比較尖。

陳鼎是玄宗出身,對于古物有所了解,一聽中年漢子的形容,就知道這是青銅匕。匕,不是匕首。其本意就是個人進餐用的小勺子,引申為食物,如死字從歹從匕,“歹”指“人亡”“匕”指裝殮時置入死者嘴里的“飯含”

青銅匕是上古時期貴族吃飯、入殮的器具,難道村民發掘了一個上古的大墓?而且為何在青銅匕中,蘊含有強大而邪惡的煞氣呢?

青銅匕體積不小,而且蘊含有強大的氣息,叫人蹊蹺的是,怎么會一下子在車廂里面消失了呢?

韓月儀疑惑地:“那作案兇器在哪里?難道被有人帶走了嗎?”

“不,應該還在此地。”

陳鼎擺擺手說道,“能夠承載如此強大煞氣的道具,即使煞氣釋放完畢以后,亦可能夠教玄裔感應到。我能夠察覺到那件道具的氣息,就在附近,不遠。我們找找看。”

陳鼎四下里搜尋,車廂里面血肉橫飛,雜物凌亂,堆滿了人類的肢體、臟器和尸體,還有鞋子、衣服、步槍、行李等諸多雜物,要想找一樣如同湯勺般大小的青銅匕,卻是有點困難。

突然不遠處咣當一聲,陳鼎和韓月儀不約而同地抬起頭,頓時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一具腦袋開花的尸體,這時候竟然直挺挺地立了起來,伸出雙手,不住地猛砸車廂玻璃窗,試圖往外闖。因為砸得很猛,手腕都折斷了,仍舊用力猛砸。

陳鼎瞟了一眼,頓時恍然大悟,說道:“原來如此,青銅匕卡在他腦袋里!”

原來,最初那個手持青銅匕的村民被煞氣侵染以后,化作了僵尸,追殺車廂里面的人,他手里拿著青銅匕,自然會用來做武器亂舞。一個人躲避不及,被僵尸硬生生地砸破了腦袋,青銅匕也卡在了顱骨里面。

對于如此邪門的上古道具,陳鼎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走上去,韓月儀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住。與此同時,一直被他們看住的中年男子,眼中冒出一絲狡猾的神情,發現無人管他,便躡手躡腳,轉身逃向車門。

陳鼎聚集起一團陽氣,噗通擊中僵尸,僵尸還要掙扎著,陳鼎疾步上前,正要壓制僵尸。倏然—

砰的一聲槍響,從外面傳來,頓時驚動了陳鼎和韓月儀。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