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耽美文 > 你還記得我嗎?

更新時間:2019-10-13 17:13:45

你還記得我嗎? 已完結

你還記得我嗎?

來源:袋鼠書城 作者:漫漫何其多 分類:耽美文 主角:海秀峰非

經典小說《你還記得我嗎?》是漫漫何其多所編寫的耽美同人風格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海秀峰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海秀有輕微社交障礙,轉校后,新的班主任老師為助其治療,將收發作業的任務交給了海秀,交流障礙的海秀磕磕絆絆的盡力去做,可惜總是記不清同學名字,發作業困難,有次無意中將“壞學生”峰非的卷子發錯了……...展開

本書標簽: 寵婚小說 重生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你還記得我嗎? 第八章 免費試讀

第八章

周六早晨,海秀推開姜喻曼房間的門,低聲道:“媽媽…”

“嗯?”姜喻曼飛快的打下一串字符,放下手頭工作,將筆記本合上笑著看向海秀,“怎么了?”

海秀抿了抿嘴唇,輕聲道:“我,我一會兒能出去一下嗎?”

姜喻曼大感意外,笑道:“當然可以,想去做什么?我陪著你?”

海秀搖頭,小聲道:“去同學家。”

姜喻曼這下更意外了,失笑道:“去同學家?哪個同學?”

“就…我的同桌。”海秀說著自己也笑了,“剛認識的同學…”

姜喻曼壓下心頭驚喜,語氣溫和:“新交的朋友?”

海秀輕輕的“嗯”了一聲,眼中有一點小興奮。

姜喻曼眼角多了些笑紋,笑著打趣道:“是女生嗎?”

海秀忙搖頭:“男…男生。”

姜喻曼一笑:“不錯,什么時候出去?媽媽送你吧。”姜喻曼說著要換衣服,海秀忙攔道:“不不,不用了,他來接我。”

姜喻曼詫異道:“接你?”

海秀點頭:“嗯,他說他家那邊不好走,怕我找不到。”

姜喻曼這下更好奇了,兩個男生在,還用一個接另一個?

姜喻曼上午本有點事要去公司一下的,聽到這話想了下道:“好,那我切點水果,一會兒人家來了讓他進來先吃點東西再走。”

海秀有點猶豫,這跟他之前和峰非約好的不一樣,說好的是峰非來了給他打電話,他下樓一起走,這樣…海秀想了下道:“我…我給他打電話,問問他吧。”

姜喻曼點頭:“應該的。”

海秀回自己房間,拿起手機想了下打了過去,電話很快就被接起了,電話那頭峰非聲音中帶著笑意:“等不及了?我馬上到了。”

海秀聽到峰非的聲音后不知為何臉紅了,他壓低聲音道:“我…我媽媽想請你,請你上來坐一下,行…行嗎?”

電話那頭峰非停頓了一秒,隨即輕松道:“當然行啊,怎么著…你原本不打算稍微招待一下我?”

同一時刻,海秀小區樓下,一輛剛駛進小區的車中峰非摘了墨鏡,飛快的轉向,一邊開車一邊和海秀講電話,“媽喜歡什么?”

電話那頭海秀顯然愣了,傻傻道:“喜歡我。”

峰非噗嗤一聲笑出來,他一心多用,在沿街店掃了一圈,眼中一亮,將車停靠在路邊,拿鑰匙下車關門,繼續道:“除了喜歡你呢?鮮花里面她最喜歡哪種?”

那邊海秀道:“白色繡球,你…你問這個做什么?”

“不做什么。”峰非輕聲一笑,“十分鐘后我就到了,先掛了啊。”

峰非對鮮花店的服務生道:“一束白色繡球花,包簡單點。”

十分鐘后,海秀家的門如期響起。

“哎呀。”姜喻曼看著峰非遞給她的花不過意道,“怎么這么客氣?還要花錢。”

“沒花錢,自己家里種的。”峰非笑容干凈,“以前就聽海秀說您喜歡繡球花,正好家里種了點,沒什么別的可送,就剪了點帶來,阿姨好。”

姜喻曼含笑看向海秀,對峰非笑著招呼道:“快坐,吃水果,海秀去給你同學拿點飲料,我去找個花瓶把花插上。”

姜喻曼給花裝瓶,海秀不可思議的看著峰非,道:“你,你怎么…”

“我怎么了?”峰非挑眉,壓低聲音道,“我還沒說你呢,也不提前跟我說,一會兒再跟你算賬。”峰非不知道還要上樓,根本就沒見姜喻曼的準備,沒帶就算了,他還是開車來的,要讓姜喻曼知道了必然不放心,剛才買過花后峰非就沒再開車,一路走過來的。

海秀還是反應不過來,詫異道:“花,花是…”

峰非做了個“噓”的手勢,示意他回來再說,峰非吃了兩塊火龍果,道:“作業做了嗎?”

海秀點頭:“昨晚就做好了。”想著今天要去峰非家里玩,海秀早早將作業趕了出來。

“這么快?”峰非抬抬下巴,“帶上都帶上,我晚上抄。”

海秀蹙眉:“又抄…”

“嘖…”峰非無奈,“只抄語文,行了吧?”

這倒還行,但為免峰非真的做不完,海秀還是去將所有作業都打包帶好了。

“海秀呢?”姜喻曼將花處理好出來,歉然笑道,“這孩子,怎么讓你自己在這。”

峰非一笑:“沒事,他…他去收拾課本了,說晚上想一起復習。”峰非誠懇的看著姜喻曼,“可以嗎?我剛還問他呢,您能同意他在我們家過夜嗎?”

姜喻曼意外道:“過夜?”

“對啊,他還沒跟您說嗎?”峰非臉不紅心不跳,“去家里后一起吃午飯,午飯后打電動,晚上一起看會兒書,明早天氣好的話,可以打會兒球。”

峰非笑了下:“就怕您嫌耽誤他的學習時間了。”

“怎么會。”海秀若真的能跟同學一起這樣正常的交流玩鬧,耽誤再多學習時間都是值得的,姜喻曼求之不得,但還有些顧慮,“我們家海秀,從小有點內向,我就一直擔心他…也是我管他太嚴了,弄得他一直沒什么朋友,真是…”

峰非明白姜喻曼是怕自己知道海秀的病,道:“是有點內向,我偏外向,不過我們還挺投緣的。”

峰非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襯衫,搭配米色寬松休閑褲,腳上穿著擦的凈凈的滑板鞋,讓人覺得既溫暖又陽光,跟他說了一會兒話后姜喻曼對他好感倍增,想了下答應道:“好,你們倆玩的開心就行,就是太麻煩爸媽媽了。”

峰非心道他倆都不知道家里來人,還真麻煩不著,峰非面上如常:“您客氣了,說不上麻煩。”

說話間海秀出來了,峰非起身道:“收拾好了?”

海秀點頭,不等他說話峰非對姜喻曼道:“那阿姨我們先去了?”

姜喻曼滿口答應,笑道:“替我向你父母問好。”

姜喻曼看向海秀,溫柔:“去人家家里要懂事點,該叫人叫人,該問好問好,你看看峰非,跟人家學學。”

峰非笑低頭一笑,海秀低聲答應,姜喻曼還要給峰非父母帶東西,峰非忙道:“您別麻煩了,我倆做地鐵過去,拿太多東西也不方便。”

姜喻曼還有些不放心,又叮囑了海秀半日才放兩人下樓。

下樓后峰非輕輕松了一口氣,正要說什么時海秀突然道:“壞了!我…我忘了帶地鐵卡!”

“忘了就忘了。”峰非還以為什么事,“以為你要拖到最后才跟媽說呢,早上主動說的?”

海秀點頭:“我…我媽媽同意的。”

“看我這么可靠,當然同意。”出了小區后峰非拿過海秀的書包自己背上,“站在這別動,等幾分鐘我把車開過來。”

峰非家有些遠,峰非怕海秀無聊,等紅燈的時候將后座的包拿過來遞給海秀,道:“包里有我的平板,無聊自己玩兒會。”

海秀拿出平板,看著屏幕上兩人的合照震驚道:“這…這什么時候照的?”

屏幕里海秀趴在桌上睡著了,峰非在他身后壞笑著用手在他頭上比了個兔子頭,應該是在午間拍的,照片中光線溫和,兩人身后窗外的梧桐樹冠一片金黃,竟有點碩果累累的感覺。

“你那天中午睡著了。”前面車動了,峰非啟動車子,“怎么樣?我拍的不錯吧?”

海秀笑了下沒回答,打開網頁看平板。

峰非側過頭看他,看著他抱著自己書包低頭玩平板,車廂中靜謐,莫名有點歲月靜好的感覺。

“李…李白…”

峰非茫然:“啊?”

“李白在《夢游天姥吟留別》中,表現其…其蔑視權貴思想的詩句…”海秀找到高考題庫,認真的從第一頁開始問起,“是哪一句?”

峰非閉了閉眼,心里原先那點溫情徹底散去,只剩家國天下的悲壯和心系百姓的凄哀,他超了前面一輛車,面無表情:“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海秀欣喜道:“上次月考你錯了的,終于…終于記住了,下一題,杜甫,杜甫在…《登岳陽樓》中,由個人身世轉寫國事危難,感傷涕零的詩句是…”

峰非咬牙:“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涕泗兩個字怎么寫的?”

“三點水加一個弟弟的弟,一個一二三四的四!”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