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軍事 > 人性禁島

更新時間:2019-10-13 08:07:45

人性禁島 連載中

人性禁島

來源:快閱聯盟 作者:破禁果 分類:軍事 主角:追馬

主角叫追馬的小說叫《人性禁島》,本小說的作者是破禁果創作的熱血軍事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位云貴山區的七歲少年,在交界處的山林游玩時,遭遇走私駝隊的追砍。雖然保住性命,卻再也回不到祖國的懷抱。漂泊的歲月里,他生活艱險,幾經輾轉,最終流落到一個貧窮泥濘的小鎮。 為了忘卻那段血淚,躲避追殺,...展開

本書標簽: 虐戀小說 歷史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人性禁島 第九章 深夜襲人的猛獸 免費試讀

“溪水里有魚,我去捕捉幾條,吃上一頓熱的熟食。”大家聽完我的話,都微笑著點頭,看來都怕了吃生龜肉的滋味。扛柴回來的路上,為了不迷失方向,我就順著溪流向上走。

途中看到幾條青色鱒魚,在清澈的淺溪中逆流溯源。趁現在天色還沒有變黑,如果能抓幾條回來,大家就能飽著肚子睡覺,尤其是池春的身體挨餓不得。

沿著溪流,我來到剛才看見鱒魚的地方。這四五條呆頭呆腦的家伙,還在使勁搖著尾巴,想游回源頭。

前面是十米高的小瀑布,但它們卻不知道宿命的含義,天一黑它們又會被沖到下游,天亮后,又開始成群結隊的逆游,日復一日,不知道徒勞了多久。

為了防止它們調頭逃跑,我在下游溪流的狹窄處,碼起了很多石塊兒。水流照樣可以穿過,對那幾條鱒魚來說卻是死胡同。準備工作好了之后,我折了一根兩米多長的樹桿,輕手輕腳的來到鱒魚附近,對準其中最大的一條就掄了下去。

由于溪水較淺,木棍把魚一下打翻很容易。最大的鱒魚被擊中了,青黑的頭骨和脊背翻開了白皮,鰓里散出了血。我想它肚里控制平衡的魚鰾一定被我打破了,仰浮在水面上,順著水流下漂。

我不去管它,反正有壘起的石塊會攔截住。其它幾條受了驚嚇,掉轉尾巴就往下游跑,比起逆游速度,那是相當的快。

我又沿著溪流追趕過去,那幾條逃命的鱒魚發現突然冒出的石壘墻,更是急的亂竄亂撞,又反轉尾巴逆流回游,速度卻慢的可憐。

我掄起木棍又是狠打幾下,這幾條愚笨的家伙兒都和第一條一樣,翻著肚白擠到了石壘攔截的縫隙里。

這時天色已經黑了,我揀起它們往回走。這些鱒魚在水里看著不大,拎在手上卻厚實得很。我想今晚一定是上帝有意安排給我們的盛宴。

她們見我帶著很多大魚回來,都非常高興。這座島嶼白天很熱,晚上有時會很涼。我把池春靠近火堆,使她感到溫暖,伊涼和蘆雅也圍了過來。

我用匕首削干凈木條,截成四段,每段的一端都削出尖,用來穿魚燒烤。伊涼和蘆雅每人手里舉著只大魚翻烤,我拿兩只,一只是烤給池春的。

每個女人都在笑,但不說話。我就對她們說:“溪流很長,里面有很多魚可以吃,淡水也不再是問題。能否回到陸地先不管,至少我們現在活下去的可能很大。”

她們幾個都點著頭,相互看了對方一眼之后還是笑。看得出她們挺滿意現在的處境。魚很快就烤出了油,在火苗上滋滋鼓起泡。魚肉的香味彌漫在我們周圍,大家不自覺得發出咽口水的聲音。

伊涼和蘆雅開始用小手捏著木棍上的魚肉吃起來,倆個人邊吃邊看著對方笑,像倆個頑皮的孩子。告訴她們多烤一會兒,別吃壞肚子,她倆對我笑了笑,還是照樣的吃。

我也被她倆的饑餓吃相逗得笑了出來,那只很大很肥的鱒魚烤的差不多了,我遞給池春叫她慢點吃,小心燙到。

池春溫柔的看著我,接過烤魚,用**細長的手指捏下魚肉,小點小點的吃了起來。我把另一只烤熟的魚用匕首切開吃,因為魚太燙,我不能張開嘴巴咬,也不習慣像她們那樣翹起手指捏著吃。

我告訴她們,這個島上有很多蒿草,明天割一些,陽光夠足的話半天就曬干,晚上拿回來鋪墊,睡在上面舒服些。

烤魚很快被我們吃完,蘆雅和伊涼的小嘴吃的黑乎乎,像花貓一樣。她倆睡前說要去溪水里洗澡,身上確實太臟了。

我怕她們倆個有危險,就陪著一起去。出了洞口,月亮很大很圓,高高掛在島的上空,視線也可以。她倆就在洞口旁邊洗,走的太遠了會照顧不到池春。

蘆雅身上裹著的羊皮襖破舊而油亮,襯托出她白皙的脖頸。伊涼穿著棉衣和棉褲,由于她長的太快,而又沒有合適的衣服更換,四肢顯得格外修長。

我坐在溪邊的石頭上,密林槍就放在我腿上。如果有兇猛的野獸撲出來,我可以輕松的射殺它們,保護好這倆個柔弱的女孩。

開始,兩個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看了我一眼,又相互看了一眼,偷偷的發笑。我告訴她們不要猶豫,抓緊時間洗,我還不了解周圍的環境,是否潛伏著危機,以及多大的危機,現在都是未知數,不可以大意。

倆個小姑娘很聽話,開始脫掉身上的衣物。我說:“衣服不要弄濕,等到白天有陽光的時候再洗,現在洗干凈身子就可以了。”

蘆雅解開了羊皮襖,細長**的背展露在我面前。她年紀還小,剛隆起不久,沒有圍胸之類的細軟衣物。下身只一條單薄的棉褲,殘破的褲腿已經變的很短,蓋不到膝下筆直的小腿。

伊涼也解開上衣,一條白色的圍胸布條緊裹著那對傲氣十足的**。雖然**挺拔高翹,但她的主人卻是我的未婚妻,傲氣對我找不到任何優越感。

蘆雅的棉褲已經脫了下來,圓潤的小**還沒長出成**人的撩人輪廓,在月光的輝映下,白皙而柔軟。

伊涼一手拿著棉襖和圍胸,一手在抬起的腳上拽下褲子。她比蘆雅大三歲,體態出落的很有女人味道。**飽滿充盈,輪廓柔軟清晰。

倆個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光著身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把手中的衣物放哪。“把衣服拿給我,不要亂放,蟲蛇之類的爬進去,蟄到就麻煩了。”我一邊用眼睛著四周的動靜,一邊盡量壓低了聲音對她們說。

我感覺自己又回到當年的叢林。倆個女孩踟躇著向我走來,腳丫在溪水里小心翼翼的踩著。其實,她倆經歷了我為池春清理傷口的一幕之后,少女的矜持收斂了很多。

伊涼走到我跟前,一條**潔白的,右手有點下意識的遮掩細長嫩軟的**。月光是朦朧的,她的肉體好似潔白膏脂凝成,陡沖上翹的小**上,一對肉紅**的**直逼我的眼睛。

我伸手接她遞過來的衣物,一股身體的氣息沖進我的嗅覺,是她散發出來的淡淡的尿騷。一個十六歲的女孩,正是生理發育活躍的階段,幾天來又跟我受盡艱苦,現在終于可以清洗一下羞私的難言之隱。

不知道為什么,那股淡淡的尿騷沖進了我的大腦,冥冥中驅撒了些我多年來的落寞和身處這座忘世之島的孤獨,是召喚男人的歸宿。

蘆雅也學著伊涼的樣子,把皮襖和棉褲遞給我,一只小手一會兒捂胸一會兒捂,左右兼顧著我投在她身上的視線。

我在接過她衣物的剎那,看了她眼睛一下,她立刻意識到自己不該這樣慌張,垂下了細長的胳膊,拉著伊涼往溪水中間走去。

蘆雅的媽媽當初告訴我,說女兒長得很像一個大姑娘。現在想想,心頭又涌起對蘆雅的憐憫。她微微鼓起的胸脯,**還保留著孩童的模樣,皎潔的月色下,小腹平坦細嫩,光禿禿的**上幾乎看不到毛發。

溪水嘩嘩的響起,倆個女孩正彎腰洗著長發,纖長柔軟的頸背弓出兩條弧線,兩個雪白的在水面上晃動著,一大一小極為美麗。

我還是不停的巡視四周,叢林里的猛獸在攻擊之前,都是極為寂靜和隱蔽的。我必須提前察覺到,將它們嚇跑。

否則,一但竄出撲到兩個女孩身邊,是來不及保護和射擊的。我記的自己一個隊友就是在叢林伏擊時,沒注意到后面,被竄出來的花豹咬斷肩膀的。雖然那只豹子最后被匕首刺死,但胳膊卻徹底殘廢。

伊涼和蘆雅已經開始蹲下洗了,她們的右手都伸到胯下的溪水里,從她們肩膀的聳動,我知道那是在清洗的器官,清洗的神態和動作是那么可愛和認真。

過了一會兒,倆個人把全身清洗潔凈后,開始向我走來。我把衣服塞給她們,掏出匕首斬斷身后兩片碩大的芭蕉葉子。池春現在無法行走,而且怕水。我就用葉子盛滿清澈的溪水,帶回去給她喝一些,或者洗洗臉。

看得出來,女孩都是愛干凈的,尤其是蘆雅和伊涼洗過之后,顯個格外高興,正圍著篝火用手梳理頭發。

池春喝一些,雙手捧著洗了洗臉,容顏煥發了許多,掛滿水滴的臉蛋嬌媚橫生,充斥著成**人的嫵媚。

橡皮筏足夠的大,平鋪在巖石上,可以使蘆雅和伊涼也睡在上面。池春對我招招手,示意我過去和她們擠在一起睡。

我搖了搖頭,池春會錯了意,以為是我不好意思擠著女人睡。又做著擁抱的手勢告訴我不要害羞。

我知道她是在關心我,我也是非常希望躺著柔軟的橡皮筏睡到天亮,可我知道那樣做很危險。

我對池春笑了笑,拍拍懷里抱著的密林槍,用手指了指洞外的黑夜,告訴她我必須守著篝火,坐著休息。萬一有危險沖進來,我能及時保護大家,你們放心的睡吧。

池春明白了我的意思,對我注視了一會,就躺了下去。

著篝火,注視著外面的黑夜。大腦中的思緒都斷開了。我現在沒了目的,不知道明天要遇到什么,也許我們會在島上住一輩子。

但是,現在我的職責就是保護三個女人和嬰兒的安全。如果沒有了她們,這里無疑將成為我靈魂的地獄。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