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耽美文 > 淺藍有白

更新時間:2019-10-12 22:31:16

淺藍有白 已完結

淺藍有白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花俏君 分類:耽美文 主角:古稀白尨古稀石藍

主角叫古稀白尨古稀石藍的小說是《淺藍有白》,它的作者是花俏君寫的一本耽美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古稀石藍出生在最后的古武世家中,她從小就被家族當成是特等隱衛來訓練,先天性失語癥加上被強行奪走快樂童年的陰影,她也就面癱了起來。在最后的古老文明保護下的人們,一旦失去了這個文明也就什么都不是了。人類啊...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淺藍有白 淺藍有白第二章 免費試讀

“你!”開始炸毛。

“古稀佰尨,住手!”老態沉重的話音悉數落下,字字飽含歷史的滄桑。身著無爪金龍深藍唐裝的老人布滿皺紋的臉上極其嚴肅,每條皺紋都是朝上在走,彰示著主人的威嚴。

“明明是他先…哼!”已經站了起來原本打算控告的人的聲音被突然搭在肩膀上的手給阻斷。

“爺爺不要生氣,白尨和石藍只是鬧著玩,沒有其他意思。”眸色微淺的眼眸中毫無波瀾,早就剪了短發的黑色發梢汗珠點點,濃眉、挺鼻、薄唇、紅潤的臉龐、深藍色緊身衣…這個男人充滿荷爾蒙的鬼斧之臉上一絲不茍,禁欲系三個字就寫在臉上。

“最好是這樣。你才從練功房回來,去換身衣服再去祠堂,白尨石藍先跟我來。”

“是!”古稀白尨回答道,說完還不忘回頭瞪一眼身后的古稀石藍—這個患有先天性失語癥卻集寵愛于一身的弟弟。

不過只是個漂亮點兒…好吧,非常漂亮的只會武功…說白了就是只會打架的弟弟嘛,哼!

一個暴力少年而已,干嘛這么愛護他啊?反正最討厭這個石藍了!

“…喂,剛才誰說的二少主是溫柔腹黑系的?”

“不知道,不是我。”

“進來跪下,行叩拜禮。”古稀老族長先入拜堂,行了跪禮與叩拜禮后,讓身后的兩個少年脫了鞋進來。

這祠堂打掃得凈凈,向來也只有族長自己和少主可進入,而少主是不可以碰祖先立牌的,于是給這偌大的祠堂打掃的人就只有八十有余的老族長。

祠堂陰陽相濟、虛實相生、方園相勝。環境四周群峰屏列,前有門戶把守,左右護衛,后有背山所倚的地貌。

門前廣場、戲臺、大門、圍墻、天井、享堂、拜堂、寢堂、輔助用房普通人都得打掃上幾個星期。

整個祠堂以“四點金”和“八間頭”為基本型制,正房及到座均為三開間,左右各一開廂房,中間圍合著天井。大門位于倒座的當心間,大門前面沒有院落。“八間頭”的廂用格扇封閉成一間廂房,連上下正房共有八個封閉開間。

祠堂兩山山墻是懸山房山墻,上身采用五花成造或前后通平做法,挑山山墻或隨屋坡形勢一直砌到各步檁下如硬山做法,懸山屋頂的山墻上部的屋檐是突出在墻外,處于懸空狀態。

粱架是抬梁式。

有廊廡供通行、遮陽、防雨、休息、游憩之用。

房屋所有門窗隔扇、橫披、支窗、簾架、單扇或雙扇棋盤門,實榻大門、木頂隔、隔斷,壁板、護墻板、木欄桿等皆有雙龍祥云雕花。

屋頂上正脊兩端有云狀屋頂吻裝飾。

在南方,四季常青,山明水秀,景色怡然,綠色掩映。祠堂便使用灰色、黑等色彩,白墻灰瓦,栗、黑、墨色的梁架柱,和周圍的環境對比,秀麗雅談,意蘊深遠,婉轉有情致。

臺基、大門或廳堂、山頭、屋脊等處有石雕、磚雕,木雕則用的鎏金技術。

祠堂大門前筑有一口半月形的水塘,祠堂的上下廳之間,有一天井。

這便是古稀氏祠堂,威嚴壯觀,承載著古稀氏七代的。

“爺爺,我來了。”古稀樽凰朝老族長彎了彎腰,便也脫了鞋入了拜堂。

“起—!一拜,叩—!再起—!二拜,叩—!…七拜,再起—!禮畢—!”雄渾而莊嚴的聲音響徹拜堂,沖入云霄,似那青龍劈開云層,在曙光照耀下終于位列仙班!

此時就連古稀白尨也忍不住心中一片蕩氣回腸。如同一個舉酒向天,一飲而盡,豪情萬丈。

“嗯—,不錯,若非事出變故你們三個都是族長之位的人選。”

“變故?”古稀白尨不禁問出聲,他們古稀氏向來代代,又有什么東西可以稱作為“變故”

古稀樽凰皺眉掃了一眼毛毛躁躁的古稀白尨,太不知輕重了。

但老族長這次并沒有訓斥古稀白尨,而是輕嘆了一口氣,“哎,家族早就衰落了,現在只是跟外面的富貴人家差不多。我這次叫你們來是想著送走你們,家族要恢復必得注入新血脈,你們是家族少主得扛起這個任務,送走你們后我繼續擔任族長之位,直到你們回來。”

“可是…”

老族長沒給古稀白尨反駁的機會,從墻上的一個暗箱里拿出三個顏色不同的精美雕花盒子。

“這三個盒子你們一人一個,算作家族的憑證物,出去了想家了就拿出來看看,聽見沒有。”

“是…”

古稀白尨接過手中的黑色蘭花木雕盒,又瞧了瞧自家大哥手里的暗紅色梅花木雕盒以及小弟的淡藍色薄荷花木雕盒,一瞬間竟有些開心。

這是爺爺在暗示自己是蘭花君子呢!

“好了,白尨和樽凰就先回去,石藍留下我有事跟你說。”

古稀白尨皺了皺鼻子,切,又是他石藍!

但在兄長眼皮下,還是不情不愿地跟自家大哥走了。

等兩個人已經走遠后,老族長才開口:“石藍啊,孩子啊,我知道這些年家族最對不起的就是你。三歲就將你送去習武,失語癥也是那時…雖說你是外族人但我們這些老家伙做得確實太過分了。當時在野薄荷林撿到你的時候,還是老頭子我提議訓練你作為家族暗衛,現在想想,真是冷血無情!哎—不過老頭子我如若當時不發話,現在可能見不到這么漂亮的丫頭咯,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吧,而且在這五年時間里家族也算是對得起你,所以丫頭啊,答應爺爺,保護好他們,好嗎?”

這個“他們”不用說也知道是誰,所以石藍點了點頭,眸中自有一片清亮的天地。

“嗯—是我古稀家的好孩子,你去寐姨那兒拿你要用到的東西,老爺子我就再陪陪列祖列宗咯。”

石藍走了,老族長“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眼眸中已是一片淚花,“列祖列宗啊,家族已經逃不過此難,我再次昧了良心將石藍這孩子綁在他們身邊,可是,這才能保全古稀的最后血脈啊…”

琉璃青瓦茅蒿生,蓬頭乞丐醉朦朦。曾經朱門多達貴,而今瀟瀟無一朋。庭院深深空漠靜,屋內蛛網幾亂橫。狗棍破碗嘆勢去,沮淚如今成乞翁。

但愿,這么做不會傷到那孩子。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