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天天小說下載網 > 小說庫 > 歷史 > 隔江猶唱后庭花

更新時間:2019-10-12 09:10:49

隔江猶唱后庭花 已完結

隔江猶唱后庭花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南思璇 分類:歷史 主角:蘇子衿顧清悠

主人公叫蘇子衿顧清悠的小說是《隔江猶唱后庭花》,它的作者是南思璇所編寫的古言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九月起身,弄了一塊濕布在扶蘇的額頭上搭著,正當她想要離開的時候,卻被他抓住“扶蘇?”“清悠。”扶蘇小聲的嘟囔道。“什么?”九月將耳朵貼近扶蘇的嘴。然后她聽見他說“清悠,不要走。”九月惡狠狠的將自己的手...展開

本書標簽: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精彩章節試讀:

隔江猶唱后庭花 隔江猶唱后庭花第 8 章 免費試讀

九月知道扶蘇的武功好,但是她沒要想到十六和紅衣竟然在他的面前顯得如此的弱小,如此的無力。

扶蘇騎著馬,帶著九月來到了醉仙樓的后門,這里是九月在上京最為熟悉的地方。

九月沒想到剛剛才逃離狼窩,現在眼前之人又將她帶了回去。

“到了。”扶蘇說話的聲音在九月的頭頂傳來。

“什么到了?”九月假裝不懂的樣子。

“女孩子大晚上的還是不要到處亂跑的好。”

九月轉頭“你在擔心我?”

九月有些欣喜的看著他,五官立體的臉上,她尤其喜歡那雙眸子,看著它她的心莫名的顫了一下。

九月轉過頭去,還是不要看他了,萬一自己把持不住。

“下來。”他的聲音有些清冷。

“不!你知不知道我為什么要出來?我才不回去,如果我回去了,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他愣了一下,語氣有點輕佻“你我本是萍水相逢,你之前幫了我,現在我幫了你。你我之間兩部相欠。”

九月不滿的冷哼一聲“怎么就兩不相欠了?你剛剛是幫了我,但是你現在將我送回此處,一切又是從新開始的樣子,你這幫還不如不幫。”

扶蘇懶得跟九月理論“下去。”

九月死死的抓住韁繩“我不!扶蘇!你可不可以…”

“唔唔唔…”九月的口鼻被扶蘇擋住。

“安靜!”

看著扶蘇認真的樣子,九月也知道出了事,便安靜下來。

見九月安靜下來,扶蘇也將手松了下來。

“扶蘇?”

“抓緊。”

九月還沒有晃過神,扶蘇便騎馬飛奔。一路出了城。

看著扶蘇緊張的樣子,九月也莫名的緊張了起來。這一次她好像真的惹麻煩了。

扶蘇停了下來前面已經沒有路了。

“下來。”扶蘇對著九月伸出了手。

九月順著他的手下來。

沒過多久,他們便被一群黑衣人圍住,九月看著他們一個個面露殺意,臉色慘白。

九月雖然胸懷大志但是她卻從來沒有看過這副場面,之前無論是她還是他師兄、師父,在谷中一直扮演的是一位醫者的身份。

治病救人是她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而殺戮…太過于骯臟。

九月渾身冰冷,唯一有著熱度的是被人緊握的那只手。

那個人源源不斷的傳輸著熱量給她,讓她在著冰冷中保留著一絲溫暖。

“別怕。”她聽見他說。

可是量他的武功再高,寡不敵眾,而且扶蘇還有著她這樣的一個累贅。

眼看著那刀要往扶蘇身上來,九月想也沒想擋上前去。

她的視線漸漸模糊,她看到了扶蘇那張痛心疾首的表情,還來不及想,便直接翻身滾了下去。

九月心想著扶蘇打架也不找一個好地方,偏偏在著半山腰上打,哎。

扶蘇心顫著,回想剛剛的場面。這一幕很熟悉,熟悉到讓他以為又回到了過去。

這一次他沒有猶豫直接跟著他滾了下去。

他撐起身子,往不遠處的白色身影走去。

看大她白色的衣裳被染上了莫名的紅色,扶蘇扶起她,她蒼白的臉。

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竟有些抖。現在已經是清晨,上山露水大,她的頭發沾濕在她潔凈的臉上。

他將那些頭發,一根根拿下。

他將臉靠著九月的臉,想要給她冰冷的臉一絲溫暖。

他用他沙啞的聲音說著“清悠,別怕。你不會有事的。”其實他是手在抖。

他扶著九月往山下走,一路上跌跌撞撞他都自己受著,唯恐懷里的人送到一絲傷害。

李老伯是這里有名的木匠,本想著今天趕早想要進山將昨日沒有抬出來的木材,今日將它抬出來。

卻沒有想到自己剛到山門口,便看到兩人血淋淋的人向他走來。即便是他膽子大,也被嚇的不清。

仔細的看了才知道,是一對年輕的男女。

女的身著白衣,卻被鮮血染的紅,就像是畫上的幾顆鮮艷的梅花。女子臉色蒼白,不省人事。

倒是那男子傷的更嚴重一些渾身都是血,可是卻偏偏撐著意識,扶著那姑娘。

李老伯愣神的時候,扶蘇卻已經將一把刀,橫在他的脖子上。

“公子饒命啊。”

扶蘇抬眼看著他“救她!”

李老伯看了一眼他懷中的女子。

扶蘇對于他沒有回答他是的話,似乎很不滿意,他皺著眉,將刀有更靠近了他脖子幾分。

“嗯?”

“救!”李老伯脫口而出。

扶蘇得到了他的答復,兩眼一黑,便暈了過去。

當扶蘇醒來的時候,并沒有在自己的身邊看到九月的身影,便有些慌了神。

一旁的李老伯看著剛醒的他“公子你醒了啊。”

扶蘇看著眼前的人,再確認他對自己沒有惡意之后松了一口氣“是你救了我?”

老伯點了點頭。

“同我一起的那位女子呢?”扶蘇欲起身,卻被老伯攔住。

“公子,放心,那位姑娘沒事,只是手臂和腳部傷著了,都是外傷。我那婆娘在隔壁看著她呢。倒是公子你,你當初渾身是血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倒是把老夫我嚇得半死,衣服我已經幫你換了,一看公子便是有錢人家的少爺,我們也沒有什么好吃的,桌上有些吃食,還望公子不要嫌棄,食點好。”

扶蘇聽他這么說便不好在拒絕“多謝老伯,之前是我做的不對,往老伯諒解,他日定當重謝!”

老伯擺擺手“不用了,我們夫婦兩在這,便是不想受人打擾。要不是出了今天這件事…對了那姑娘可是你的心上人?”

扶蘇看著老人,卻不知到底應該說些什么。

老伯見他不說話,便以為他默認了,接著說道“那姑娘確實長得不錯,看你那么重視她,看來她在你心中的分量不低啊。哎,你不用害羞,想來之前,我和我家那婆娘啊…”老伯想到了他家里的那位,雙眼便彎了起來。

扶蘇不說話,只是安靜的笑著。似乎在聽,似乎思緒已經飄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在很多方面她們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但是卻又有所不同。

兩年過去了,很多人告訴扶蘇,她已經死了,就死在他的眼前,可是他不信。

他不相信她死了。她那么恨他,她怎么舍得死。

他了解她,她不是一個那么容易放下的人。

所以他在等,在等她回來。在等她回來找他復仇。

所以在看到九月那張臉的時候,他便知道她終究還是回來了,他就知道…就知道…

他始終不相信會有兩張長的一模一樣的臉,只是現在的她似乎已經不記得他們之間的事情了。

扶蘇皺起眉頭“我該怎么辦?”

猜你喜歡

  1. 職場小說
  2. 歷史小說
  3. 軍事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